:::

副刊

學會遺忘

◎姜宛伶

 深夜十點,步履蹣跚地來到打卡機前,將考勤卡放入深不見底的漆黑空隙,「嗶!」的一聲響起結束超時工作的疲倦一天,趕上最後一班夜車,回家吃頓遲來的晚餐、洗澡、睡覺,等著明早回到現實再面對一成不變的生活。

 清晨起床出門、打卡上班,下班回家、睡覺……日子像按表操課般,枯燥又乏味,規畫好的行程奪去生活大部分,人生像失去許多齒輪,變得不知該如何轉動的生活,只好裝上社會給與的齒輪,以相同的方式轉動。失去的那些齒輪曾在生命裡閃爍,在現實的逼迫下被自己親手扯下,日子一久便忘了它們,記不住也不願想起,就怕耀眼得無法直視的齒輪快速轉動,將脆弱的心靈捲入輾碎。

 原來成長只不過是一條不斷學習「遺忘」的過程:孩童時,嚮往著充實又閃耀的青春,但背後是斤斤計較的成績,在成績這怪物面前,我們衝刺讀書卻忘了童心。青春期時,憧憬著跨過十八歲的禁忌線後會迎來自由奔放的生活,但面對的是成人世界、人生的十字路口,為了金錢、為了穩定的工作,我們學會成熟卻忘記夢想。大學時,期許能成為獨立的自我,但現實是擺在眼前的競爭,再經歷一段學習的歷程後,學會自立自強,卻忘了初衷、忘了理想。

 「你現在過得好嗎?」許久不見的好友那穿越時空的問候比早晨的鬧鐘聲還要刺耳,即使我們曾經一起描繪未來的藍圖。也許在漫漫人生中將自己無數次割捨的是自己,選擇遺忘的也是自己,為了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為了保護害怕被嘲笑的自己。

 刺眼的陽光穿透窗戶,放肆地灑了進來,刺耳的鬧鐘聲將我從避難所拖出。起床化妝打理完成後,再看著鏡中得體的自己,感覺好陌生。隨後轉動門把,喃喃自語地說著:「我出門了。」

 今早的陽光仍然刺眼,公車總是擁擠,高跟鞋敲打著地面的聲音依舊惱人。從住家到公司,是一段走入社會的經歷,也是一段學習「遺忘」的心路歷程。

 又來到打卡機前,將考勤卡放入深不見底的漆黑空隙,「嗶!」的一聲響起,生活的齒輪再度轉動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