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盛夏蟬鳴撩心

◎龍青

 蟬是從夏至以後開始鳴叫的,還是更早的時候就喧鬧了。

午夜閃電鳴雷,陣雨交替,明月在黎明將至的時候出現,我是隨著這一輪明月醒來,早早地起床準備早餐,一個人的日子幾乎馬虎過去,今天卻莫名其妙地想要精緻。

 那是多少年前的一個夏日,我們在某個釀葡萄酒的村莊過夜,如同黑塞說的一樣,「假日或夜晚時,玩波西卡球,與和善的村民啜飲農人自釀的葡萄酒,吃麵包,談天說地,我度過了溫暖、寧靜、肅穆的傍晚,日子充滿了夏日的芳香、哀傷、孤寂、哲思與童稚」。有時候,你只有遠離城市,才能尋回自己的好時光。「人生苦短,我們卻費盡思量,無所不用其極地醜化生命,讓生命更為複雜。僅有的好時光,僅有的溫暖夏日與夏夜,我們當盡情享受」,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那個村莊,不知道你是否也這樣想,中規中矩的生活已經讓人心生厭倦,一個人怎麼可以按部就班地活在指針下面呢?

 當黑塞閱覽中國的傳奇故事,他感覺似曾相識,就像他的身體裡面住著一個東方人的靈魂一樣,他無法遏制自己的好奇心,在《孤獨者之歌》中這樣寫道,「所幸,正如大部分的小孩子一樣,在我上學以前,我即學到了生活中最珍貴、最不可或缺的東西——它們是蘋果樹、雨水與陽光、河川與森林、蜜蜂與甲蟲、牧羊神以及我祖父藏室裡的神像所教導予我的。」大自然的歌謠在我們耳畔回響,彷彿召喚我們再次赤足踏進那些清澈的溪流,在水波中我聽得見自己的歡聲尖叫。

 但遺忘的夏日俯拾皆是,我在眾多書籍裡聽到別人的嘆息,感慨盛夏不再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已經認定朝九晚五的生活牢不可破,每天必須隨著商業的輪盤打轉,人的一生變成勞動的一生,而我們並沒有從中享受到勞動的快樂。人不是機器,卻在與機器爭搶最後的工作,不然,我們就被機器淘汰,成為無用的人類。我們既不能與頭上的天空共存,也無法與腳下的大地共存,天空與大地曾經給與我們安慰,如今我們卻不再奢求,四季分明令人視若無睹,所有的快樂是隨著人群大聲喧嘩,而不是獨自喃喃自語。

 我們無法像少年的黑塞那樣,「只消在夜裡躺在床上閉起眼睛,讓我自己消失在我面前那彩色圈圈的繽紛世界裡——那麼,幸福與神祕之光便會重新燒起來,我的世界將會變得充滿了希望與意義」,希望與意義在無數人的販賣中變得愈加廉價,以前,一根白糖冰棒都能給與我們更大的希望與意義,如今,珍饈佳餚也都索然無味。我聽著蟬聲逐漸聒噪,鳥雀飛來飛去,只要有一天的精緻享受,我就能夠回味整個夏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