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濃霧罩田野

◎蔡明裕

 晨曦漸漸地把天上僅存的幾顆星星趕走了,濃濃的白霧也把小鎮緩緩藏了起來。我打開後院的竹門,往四周望去,只有幾戶鄰居的燈光在霧中閃爍,好像春蠶脫繭般的掙扎,四周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陣陣的青草土味撲向鼻間,那是大地傳出的信息,因為它也被濃霧征服了。

 雞啼聲不斷地在各處響起,我知道農夫們早已起床趕著牛車駛向田裡,可是屋前通往田裡的沙土路上也是一片白茫茫,突然一聲「哞!」,老牛的叫聲劃破了寧靜的清晨,牛車輪伴著輕快的蹄聲,農夫謹慎駕駛著牛車,往白茫茫的田野前進。

 母親吩咐把竹籠打開,放雞群出來活動,我在四周撒了許多稻穗,並發出「咕咕咕」的叫聲催促牠們來啄食,那些羽翼豐滿的雞群卻只是徘徊伸展翅膀,有的踩過稻穗也未啄食,大概濃霧也把牠們的眼睛蒙住了。

 街尾製作豆腐的人家,每天清晨總會挑著竹擔沿街叫賣,當我聽到叫賣聲,便拿著磁盤朝他走去,我憑著聲音認出對方的名字,互相問候後,才找到豆腐擔光顧。

 當雞啼聲逐漸消失後,晨曦也漸漸明亮了,陽光把濃霧趕走,萬物又明朗呈現了。後院樹上的鳥兒正愉悅歡唱著,牠們以為才剛天亮,樹葉和草叢上的露珠圓滾滾的,那都是濃霧的結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