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強化嚇阻態勢 北約重整兩棲戰力(下)

◎蔡馥宇(譯)

(接上文)

 集中化兩棲特遣隊的驗證

 2018年6月20至21日間,北約盟軍多國陸軍、海軍與陸戰隊的將領齊聚挪威史塔萬格,以半年前諾斯伍德研討會中推演出的「集中化兩棲特遣隊」指管架構,建立模擬兵力,再透過兵推方式,驗證其在面對能力相近的周邊競爭對手,進行大規模傳統武裝衝突時,是否有足夠能力達成北約組織之任務。

 兵推演習想定設於2019年中,假想敵軍(紅軍)入侵位於挪威與冰島之間的虛構島嶼國家「奧斯特羅夫」,北約最高統帥隨即下令,包括20餘艘兩棲作戰艦艇在內的北約兵力前往北大西洋,並且組成兩棲作戰特遣部隊,同時針對3個目標發起登陸作戰,收復「奧斯特羅夫」。

 整個兩棲作戰特遣隊分成2個部分,由美國海軍中將負責指揮的登陸特遣隊(ATF),以及由美國陸戰隊中將指揮的登陸部隊(CLF),2位中將帶領的指參人員都是由跨國人員組織。但由於登陸作戰必須分散同時進行,整個登陸特遣隊與登陸部隊又分為4個支隊:美國支隊(美國登陸艦搭配美國陸戰隊)、英國荷蘭支隊(英國登陸艦搭配荷蘭陸戰隊)、西葡義支隊(西葡登陸艦搭配葡義陸戰隊),與法國支隊(法國登陸艦搭配法國陸戰隊)。

 史塔萬格兵推觀察與建議

 透過為期2天的兵推,與會指參人員獲得許多對於未來北約兩棲作戰特遣部隊指管概念與建構的想法、觀察與建議。

 首先,這次兵推所驗證的主要目標,「集中化兩棲特遣隊」,將能有效促進北約負責指揮水面艦隊「聯盟部隊海上組成部隊指揮官」(CFMCC),與兩棲特遣隊之間的任務分工,以及彼此之間的指管效能。因為CFMCC面對大規模衝突時,他必須監督大型兩棲作戰,以及在遼闊的北大西洋上指揮海上作戰行動,同時指揮其他兵力保護兩棲特遣部隊。因此,與會指參人員建議,明確畫分CFMCC與兩棲特遣隊指揮官的責任與權限,確保在北約執行大規模兩棲作戰行動時,不會因上層指管權責劃分不清,而導致戰役失敗。

 其次,「集中化兩棲特遣隊」能夠增強整體指管能力,尤其是在大規模跨國兩棲作戰時更能發揮效用。在此次兵推時,其能夠有效分配資源,尤其是在多個兩棲登陸支隊,分別對不同目標發動攻擊的複雜作戰行動下,更是如此,當然必須強調的是,「集中化兩棲特遣隊」並不適合所有情況,但其確實成為有效的選項之一。因此,北約應在未來的演習中,進一步對「集中化兩棲特遣隊」進行測試,尤其是利用大規模實兵演習進行驗證。

 在此同時,「集中化兩棲特遣隊」架構需要足夠數量、有效率且熟悉跨國聯盟行動與兩棲作戰專業經驗的指參人員。因此,北約應先行透過各種方式預先安排,或培養足夠能力的指參人員,以在必要組成「集中化兩棲特遣隊」時,擁有足夠的跨國人才予以支持。

 再者,當前北約組織如欲建立1支兵力足夠的「集中化兩棲特遣隊」,其勢必不能只仰賴美國或法國等國,勢必得納入其他擁有兩棲艦艇,或具兩棲作戰能力的陸軍/陸戰隊官兵,為保持跨國聯盟戰力的靈活彈性,勢必加強整體部隊的作業互通能力,並且以類似史塔萬格兵推的方式,以國家為單位編組「兩棲特遣支隊」運用。

 除此之外,由於當前北約是這2年才開始對於兩棲登陸特遣隊與登陸部隊的指管體系進行探討,在史塔萬格兵推時,就有部分參與的指參人員之間,因對於這些新出現的概念與既定北約準則的落差感到不適應,甚至出現誤解的情況。因此,未來在北約對於新指管體系探討與研究逐漸告一段落後,應加強對於麾下軍官的教育與培訓,除聯合水面作戰、兩棲作戰外,還需增加包括制空與火力整合等部分,方能讓指參人員了解未來方向。

 最後,則是將相關成果透過北約領袖峰會與相關倡議的宣布,進一步刻劃在北約未來政治戰略格外上,進而增進北約未來建立兩棲特遣部隊戰力的政治效益與動力。

 結語

 北約會員國其實擁有相當龐大的兩棲作戰能力,但這些戰力至今仍是一個未被妥善利用的資產,但從2017年以來,美國與歐洲的兩棲作戰指參人員們成功說服北約,將兩棲作戰視為未來北約面對大規模衝突時的一個新藥方,並且透過兵力規劃與整建,以及多場研討會與兵推活動,確立本身指管體系之不足,進而發展出「集中化兩棲特遣隊」,此一新的「暫時解決方案」,尋求進一步有效發揮現有兩棲戰力的大部分潛力。

 當前在所有北約國家中,駐歐美軍陸戰隊的遠征作戰支隊,具備最多突破潛在敵軍建構「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防線的戰力,但除了美軍之外,歐洲其他國家編組的兩棲作戰支隊,也能執行類似與較低強度的作戰行動,如威嚇、登岸突擊、或者擔任大規模兩棲作戰中的助攻角色,進攻防守較弱的敵軍目標。而北約當前尋求建立的,就是融合這些兩棲作戰元素,進而打造更能有效保護其集體安全體系的戰力。

 北約當前推動的一連串研討會、兵棋推演,讓其得以推演出兩棲作戰部隊的新指管架構概念與理論,下一步就是透過實際指參演習,以及實兵演習作為實地驗證,進而創建或改良整個指管體系不足,或多餘的部分。

 關鍵在於,北約終究不是單一國家,而是多個國家建立的集體安全體系,強化北約聯盟兩棲作戰與其指管體系,這類創新與建立新概念的計畫,無疑需要透過聯盟整體規劃,動員國家資源與軍事驗證等種種深具政治承諾性質的作為,方能有效推動。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