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自拍成癮的男人

◎偌堯

 這個女人超過三十五歲、已婚、有小孩,而且一直被同桌痞子沒營養的偶像劇話題逗得吱吱笑。「就算頗有姿色又如何?」男人沒好氣在心底咕噥,抬高下巴和西餐廳高檔的裝潢自拍。

 說話時他低頭看了看手錶,明顯不耐煩的動作,「下次有機會再聊」,女人沒把這刻意的魯莽放心上,畢竟他曾是新聞話題人物,如果按照計畫走,應該早不在國內了,能相識也算緣分一場。

他們沒想到,後面的發展出乎意料,或者至少不是女人所謀算的。那場午餐會後,她突然大病一場,住院期間,男人無預警地出現在各種病毒潛伏的急診室。

 之後,他們常常聊天,填滿彼此的Line畫面,「半夜還能跟我哈啦,婚姻一定有狀況」,男人觀察她的作息,時不時撩一撩,「妳想和我說什麼都可以」。

 一天夜裡,男人Send語音訊息唱給女人聽,九○年代的流行樂曲、播音員般磁性的嗓音、老派的浪漫情節,他們之間有了化學變化,男人開始每天6點和女人道早安,23點說晚安,6點到23點,節奏不能被打亂,這是規矩。

 當然,還要讓自己的臉如彈跳式廣告不斷出現在女人面前,辦公室開會、電視台錄影、部會見外賓、率團拚外交、吃異國料理……男人的生活忙碌緊湊,但他總能擠出空檔和她分享大小事,每天每天,用無數張不同場景的自拍。

 西裝筆挺,領帶搭著同色系的格紋方巾,還有特殊意義的別針與義大利雕花皮鞋,他用盡心思展現品味。在這個年代,會包裝比什麼都重要。只不過,除了男人倔傲的那張臉,女人從未收過他與任何人的合照,彷彿男人總是孤軍奮戰著,等等!為何連他倆同框工作的紀念性畫面也沒出現在他的社群網站?「那是自我宣傳的園地」,男人的原則不為誰改變。

 傻女人,幾歲都一樣,指頭動一動,他就懂她的心思,「略施小計,這些女人馬上昏頭。」在男人內心的小劇場,舞台上聚光燈只圈住他,也只能有他,「我的心沒給過任何人。」來來去去不知多少絕色花旦,她或她還有她,再如何明眸皓齒、媚眼生嬌,淪為配角的下場都比只跑過場的處境好。

 男人斷訊個半天,女人還不悶得發慌,「我是不是對你一點都不重要?」這次,他只花了兩個月。

 「我不喜歡妳這樣。」他乏了,當女人要求承諾,男人不是患失憶症,就是忙得不見蹤影。拜託!征服獵物的過程是一種享受,束手就擒的投降者有什麼樂趣可言。想著想著,他笑著給自己和旅館的房間自拍,這次裝潢走的可是高雅素白的希臘風呢!

 「親愛的,這是我在首爾住的地方。」Line那頭的女孩,足足比他小了十三歲。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