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感謝大自然

◎琹涵

 小時候,我總有太多的時間無所事事,於是我仰望天空,看白雲的悠然來去。自己也欣賞青草、綠樹和繁花,大自然蘊藏著許多奧妙,它多麼美好。

 雨天的時候我聽雨,那像音樂一樣的節奏和聲響,多麼迷人。我並不知道,那就叫做「天籟」。

 我更不知道的是,當我長大,我將會捲入忙碌的工作之中,在匆忙的來去裡,我再也沒有時間和心情去望天、觀雲,甚至聽雨了。

 原來,人世間一切的相遇都有緣分的存在。緣來緣去,卻未必是掌握在我們的手裡。

 回想小時候的閒散自在,其實是有父母的庇護,紅塵不到,是非不到,讓我們更能保持一己的天真,更能在大自然裡四處優閒的遨遊了。

 我們並不知道,這樣的無所事事,其實是有意義的。

 很久很久以後,我們或許在職場上因為壓力過大而身心俱疲,或許由於備受挫敗的打擊,幾乎一蹶不振,這時候,我們都可以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懷抱裡,得到許多的安慰和鼓舞,並且汲取力量重新出發。美麗和諧的大自然以它的生生不息,給了我們無言之教和無可計數的啟發。

 有一天,我讀王維的詩〈山中即事〉:「寂寞掩柴扉,蒼茫對落暉。鶴巢松樹徧,人訪蓽門稀。嫩竹含新粉,紅蓮落故衣。渡頭燈火起,處處採菱歸。」我在寂靜冷清裡,掩上了自家的柴門,山野曠遠無際,只有我獨自對著落日的餘暉。但見白鶴四處在松樹上築巢,卻很少有訪客到我的山居來。新生的嫩竹表皮帶有一層白粉,而紅蓮凋謝,花瓣正逐漸飄零。這時渡口上早已點起了燈火,原來是採菱姑娘的船兒回來了。

 秋日的山村寂靜,我們也感染了詩人恬淡的心境,多麼美好的一首詩,充滿了清新溫柔的韻致。

 原來,大自然是我們人生的導師,童年時因為稚幼而不理解,長大以後唯有深深感激。

 儘管我們無法再重回年少,卻感謝曾經與大自然有過如此親近的接觸。它像另一個父母,以不同的方式守護了我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