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由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探討全民國防

我國始終堅持的全民國防與國防自主方針,是正確且非常重要的前瞻性政策 。圖為第一次波灣戰爭英軍裝甲部隊。(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我國始終堅持的全民國防與國防自主方針,是正確且非常重要的前瞻性政策 。圖為第一次波灣戰爭英軍裝甲部隊。(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鄒文豐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突然出兵攻打科威特,震驚全球,儘管主要戰鬥在24小時內即陸續結束,整個科威特則在2日內宣告淪陷。然自聯合國成立後,國際社會早已不再坐視與接受主權國家遭併吞消失的事件發生,因此經過各國介入斡旋協商未果,導致後續於1991年1月17日,以美、英等國為首的多國部隊,依聯合國安理會第678號決議案為最後通牒,發動「沙漠風暴行動」,也就是「第一次波灣戰爭」。

 雖然波灣戰爭成功達成驅逐伊軍,達成協助科威特復國的主要目的,但事後回顧,伊拉克在入侵行動前,並非無跡可尋,如兵力調動頻繁、外交調停未見成效等,惟科國方面始終認為伊拉克不會貿然發起攻勢,結果措手不及而遭致國土淪亡。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謹以此對中東地區,乃至於國際情勢產生深遠影響的重大事件回顧,探討對我國全民國防的啟示。

 入侵經過

 科威特位於西亞阿拉伯半島東北部沿岸,南與沙烏地阿拉伯接壤,西面及北面與伊拉克相鄰,並與伊朗隔波斯灣相望。國土地勢西高東低,西部有萊亞哈丘陵與西南部杜卜迪伯高平原,東北部為沖積平原及沙漠平原,無常年有水的河流、湖泊,仰賴地下水,全境雖均為沙漠,然石油及天然氣儲量豐富,是重要經濟支柱。科國為君主制國家,人口近4百萬,實行義務兵役制,現役部隊維持在2萬人左右,境內基礎設施建設完善。

 1980年代,伊朗與伊拉克進行長達8年的「兩伊戰爭」,期間伊拉克先後向科威特借入超過140億美元的戰爭貸款,但在戰事結束後,伊拉克的財政狀況既不足以還債,又認為在「兩伊戰爭」中成功阻止伊朗染指科國,要求免除債務卻為科國拒絕,致使兩國關係陷入緊張。復伊拉克不滿科國原油產量長期超過OPEC配額,壓制原油價格調升,使伊拉克無法藉拉高油價獲利償債,更被伊拉克視為侵略行為,同時科國在與伊拉克有產權爭議的魯邁拉油田大舉增產,遭伊拉克指控須予賠償,成為入侵科威特的導火線。

 伊拉克於攻勢展開當日凌晨2時,以7個師近10萬名兵力、350輛戰車,在特戰部隊與武裝直升機協同下,兵分多路向科威特市及周邊機場發起突襲,由直升機搭載的突擊隊率先進入科威特市區,開放主要道路掩護地面部隊推進,伊拉克空軍同時派遣多架戰轟機分別攻擊與壓制科國部分重要目標及空軍基地,建立空中優勢。在科威特方面,戰鬥開始時僅有1個戰車營在科威特市外圍試圖遲滯伊軍行動,科國南部的裝甲旅則迅速向沙烏地阿拉伯境內撤退,而儘管科國空軍冒險緊急升空,仍有部分戰機遭擊落或被俘,但多數科國戰機都在起飛向伊軍進行攻擊後,飛往沙國或巴林,試圖保存戰力。

 伊軍裝甲部隊進入科威特市後,隨即與特戰部隊會合,進攻科國皇家住所代斯曼宮,科國皇家衛隊及警察、殘存部隊雖設法擊退多次攻擊,然宮殿最終仍在伊拉克海軍陸戰隊增援後被攻陷,科國皇室親王戰死,至8月3日,科國境內僅餘少數守軍在據點內負隅頑抗,阿里·薩利姆空軍基地於當天傍晚為伊軍占領後,象徵科威特戰事結束。

 政軍檢討

 綜觀當時這場科威特戰役之所以迅速結束,主要原因並非科國軍力貧弱,而在於國防未能自主,更嚴重的是缺乏憂患意識與抗敵意志。事實上,伊軍並未如想像中的強大,由於財政窘迫,入侵伊軍大多處於油料與彈藥不足的情形,只有位於攻勢矛頭的部隊有充足配額,而科國擁有1萬6千地面部隊,以及5千名海、空兵力,只因遭受奇襲陷入混亂,未能及時反應,阻擋迅速深入的伊拉克軍隊,其實凡是能堅守陣地的科威特部隊,多數均能與伊軍周旋,但首都淪陷後,因為失去和上級的指揮聯繫,也缺乏橫向連結的應變計畫,才陸續向伊軍投降。

 究其遠因,乃是科威特自1961年獨立後,在國防事務方面長期依靠北約各盟國提供直接支援與保護,儘管基於財力雄厚,所裝備的各式武器與周邊國家相較並不算弱,但在心理上卻未能正視所處的軍事安全環境,認為一旦情勢有變,北約國家一定會伸出援手,故在建軍備戰的計畫作為上,既不重視因應突發狀況的演練,也難有堅定抗敵的決心,即使戰前北約已提出伊拉克大軍異常集結的預警情資,卻未能引起科國足夠的關注,是以伊拉克斷定西方國家不會介入,北約盟國又難以即時採取必要嚇阻手段的情況下,入侵戰爭爆發,並造成科國部隊潰散。後來科國軍隊雖在沙國境內完成集結,以及與聯軍共同抗敵,卻不能改變短暫亡國的歷史。

 全民國防的啟示

 伊拉克占領科威特初期,直到伊軍真正封鎖科國與沙國邊境之前,總計有超過40萬科威特公民逃往沙國尋求庇護,隨伊拉克開始實行的恐怖高壓統治,包括對社會及經濟資源的大規模掠奪,與殘暴肅清不服從伊拉克所建魁儡政權的異議分子,引發科國各地人民紛紛組織武裝抵抗運動,抗敵精神獲得展現,只是這些抗暴行動幾乎都沒有周密完整規劃,參與的科國人民更沒有獲得足夠的軍事訓練,對上久經「兩伊戰爭」中城鎮戰與反游擊戰磨練的伊軍部隊,只能以慘重傷亡收場,使得科國淪亡期間,民眾的犧牲竟較軍隊為高。

 由此可知,我國始終堅持的全民國防與國防自主方針,乃是正確且非常重要的前瞻性政策,其出發點即是國家安全絕不能假手他人,或完全仰賴外援,而必須具備獨立作戰、自力抗敵的能力。一方面雖然持續對外籌獲各式先進裝備,但對重要武器、載具,仍保有高度的研發、產製能量;另一方面,則以凝聚全民共識、堅定保國意志為主軸,建立專業性常備打擊部隊與可有效支援作戰的動員守備部隊、民防及物資供應體系等,以期憑藉己力確保國家安全無虞,並能為各種突發事態預作完善因應準備。

 結語

 科威特戰事揭開當年「第一次波灣戰爭」的序幕,即使終能在國際社會的協助下復國,卻付出高昂且沉痛的代價,而給予世人啟發的是,國家安全的責任必須由全民共同承擔,不可寄託於他人之上。在我國國防安全威脅日益沉重的今日,回顧他國過往經驗,更能彰顯全民國防的意義與價值。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博士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