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伊朗擊落美無人機5點啟示

美國海軍的MQ-4C「崔萊頓」(Triton)是「全球鷹」的略微修改版,大多用於非軍事任務的巡航。(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美國海軍的MQ-4C「崔萊頓」(Triton)是「全球鷹」的略微修改版,大多用於非軍事任務的巡航。(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魏光志

 伊朗日前在荷莫茲海峽附近以防空飛彈擊落1架美國「全球鷹」(Global Hawk)無人機,對於長航程無人機的支持者而言,可以看成一項警訊。此事件間接透露以無人機擔任戰爭主要工具的時代還未到來,因為目前可用於軍事目的的各種無人飛行載具,在和裝備精良的對手戰鬥時,生存的能力仍舊很有限。

 早年無人機在美國軍隊開始流行,是因為美軍通常面對缺乏空軍或防空系統的對手,出動無人機就可占盡優勢。這導致一些軍武專家高估無人機在現代戰爭中的效用。目前,隨著美國國防戰略從關注非正規部隊(如IS)逐漸轉向大國競爭,如果僅部署無人機系統,想藉此贏過對手,那麼科技和戰略發展的關聯性就會脫節。

 另一方面,AI和相關技術的最新進展,有可能提高自動化或長航程的自動化系統性能,無論它們是在空中、海底還是在地表上運行。但相對地,新的AI技術也可被對手用於反制無人機的武器之上。從伊朗擊落美國最先進「全球鷹」無人機的實例,可以推論出5點應用自動化系統的觀念啟發,讓自動化系統的支持者們進一步反思發展軍事科技的得失。

 無人機對應防空系統的挑戰

 首先,無人機基本上沒有防禦能力,美國的「全球鷹」於20多年前發展時,是對未來的模擬戰區內,面對各種假想對手的威脅時,推估構思出來的,當年這些對手的軍武實力還不成氣候。由於「全球鷹」機身比其他無人機更大、操作成本更高,因此被設計成可偵測和干擾敵方雷射導引飛彈。但是,在有限機艙空間,已經擠進3000磅的搭載裝備,如果想再加上其他功能,內部空間明顯不足。

 其次,世界上一些軍事力量較小的國家正透過各種途徑,獲得強大的防空裝備,像這次伊朗「革命衛隊」(IRGC)用來擊落「全球鷹」的武器,就是1枚由其自行研發的Khordad 3防空飛彈。Khordad 3是一款可由公路移動的車載型防空系統,2014年首次亮相,是「雷電」(Raad)防空系統最新衍生型。配備功率強大的相位陣列雷達,可以同時接戰4個目標,共可發射8枚飛彈,作戰半徑在50至75公里,能攔截高達25至30公里空中目標,射程為80公里,比任何美國軍用機升限多出2萬餘公尺。像伊朗這樣被歐美孤立的國家竟然可以發展出此款系統,說明先進防空技術在全球擴散的現象。另外,中共從2018年開始測試俄製S-400防空系統,還有土耳其也將進行試射防空飛彈,它們的性能都比伊朗強得多,還可對200哩範圍內任何非匿蹤飛機構成威脅。

 美軍官員證實,海軍的MQ-4C「崔萊頓」(Triton)無人機在波斯灣霍爾姆茲海峽附近的「國際空域」被擊落。「崔萊頓」是「全球鷹」的略微修改版,多用於非軍事任務的巡航,但是伊朗「革命衛隊」宣稱該架無人機為軍用的RQ-4「全球鷹」。儘管面臨歐美制裁和經濟壓力,伊朗近年在其國防科技仍舊取得重大突破,在生產軍事裝備和武器方面實現自給自足。伊朗稱,軍事力量僅用於防禦目的,不會對其他國家構成任何威脅,讓美國對伊朗的「偵察」手段顯得牽強。

 無人機與載人機相輔相成

 第3點要考慮的是,載人飛機的續航力雖然較差,但某些性能仍然不是目前的無人機可以相比。例如:「全球鷹」雖然可以比任何載人飛機飛得更高,也曾保持34小時的連續航行紀錄。然而,被它取代的載人U-2S高空偵察機,在飛行速度、升限高度、有效載重、機身防護和推進動力等方面都比「全球鷹」優越,這也是美國聯合作戰準則中,仍將U-2S列入保留裝備的原因。

 就算已製造了數十架「全球鷹」,美國空軍仍然需要繼續操作U-2S,因為目前的自動化技術對無人機的性能還有太多限制,包括在惡劣天氣下飛行可能會影響任務的達成率。至於像F-35這樣的第5代載人戰鬥機,已經比無人機更能安全地穿透「有爭議」的空域,而且偵察能力也愈來愈多樣化。

 在敏感空域 猶如移動緩慢飛靶

  第4點,當前人工智能技術還無法增加飛行器速度和機動能力。在美國軍事學術研究界,近年關於「藉自動演算法驅動的人工智能,如何改善蒐集和處理情報的無人機性能」這個範疇,已經有很多論文評述。然而,像「全球鷹」這樣價值1億多美元的軍用無人機,最重要的指標性功能,就是長時間滯留在空中巡航的機動性和飛行速度。

 事實上,「全球鷹」在今年6月間連續3次顯示,「敵人不是唯一的問題」。因為有近1/5的美軍無人機隊礙於裝備故障而折損。對此,人工智能儘管可能有助於防止無人機在任務中墜毀,但是在「有爭議」的空域中(臨近假想敵國領空邊界的航路),還是無法擺脫容易被對手防空系統追蹤的事實,雖然其具有適度的機動飛行能力,飛行速度卻比新款波音737慢了200浬,在防空系統日趨精良的對手領空附近,它就像是1個移動緩慢的飛靶。

 對此,正確解決方案,應該是將各種資料鏈路網路化偵察所獲得的情報,匯成多樣化組合,即時提供給己方的戰略決策者參考。不算科技強權的伊朗軍事力量,都能擊落美國高科技無人機時,前述策略是合理的,尤其美國不應當過分依賴無人機來執行其作戰計畫。

  混合部署 形成情報收集網

 第5點是學術和輿論的綜合評估,美國空軍的「科學顧問委員會」曾在2016年做出結論:找出低地軌道衛星和各種機載系統的混合部署方法,包括使用部分AI技術的F-35戰鬥機,可以達成立體化空間內最全面、最具彈性的部署形態。這項研究也曾在《國防消息》網站上報導,以各種情報收集單元串聯成的「系統家族」戰區戰略部署,將可能對偵察中共等對手國家的「區域拒止」任務,形成有效的情報收集網路。

 以上這些軍事理論都沒有否定未來無人機的作戰潛力,特別是當無人機一旦具有更靈活的空氣動力性能,配備先進的任務軟體,還可以讓機載人工智能裝備透過任務同步學習,無人機的價值又會被美國軍方肯定。畢竟裝備發展的高度「自動化」和「智能化」已經是一種普遍的趨勢,尤其是美軍,將來會把它們頻繁用於非傳統安全的「人道救援」任務。雖然無人機當下的性能仍有限制,但就算是「全球鷹」這樣昂貴的裝備,也讓美國必須繼續冒著高風險成本操作,因為時間和經驗會告訴無人機的使用者,在大國博弈的時代可以做出什麼貢獻,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如何贏得軍事上的優勢。

 由於無人機的應用也跨足到民用範疇,此事件之後,歐美的軍事智庫地位跟著水漲船高,開始向「全球鷹」提供技術支援的各家國防系統廠商,和提供替代解決策略的系統公司,分別獲得研究資金,這些維持美國和盟國無人機先進技術的關鍵單位,今後將會更倚重諮詢者的專業評估,例如「國際電子與電機協會」(IEEE),加大產、官、學之間的聯繫,發揮更多的功能。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