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緬甸戰役 日軍迂迴作戰奠勝基

◎温培基

 一、前言

 1942年1月,日軍企圖占領緬甸,切斷美英向中國提供戰略物資的交通線─滇緬公路,迫使中國屈服;並伺機進軍印度,促其脫離英聯邦,以保障東南亞地區日軍側翼安全。以下就戰前情勢、雙方作戰構想、作戰經過與檢討評析,分述如下:

 二、戰前情勢

 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在不到1個月的時間,日軍先後入侵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關島、香港、新加坡、印尼、所羅門群島,一直到中途島以西的廣大地區,並侵入緬甸,聲言將與希特勒會師中東。

 1941年12月23日,中英在重慶簽署《中英共同防禦滇緬公路協定》,中英軍事同盟形成,中國為支援英軍在滇緬抗擊日本並保衛中國西南大後方,組建了中國遠征軍。

 1942年1月1日,中、蘇、美、英等26個國家,在華盛頓簽署了共同反對法西斯侵略國家的聯合宣言,保證互相援助,不與敵國締結單獨停戰協定或和約,中國成為盟軍的一個戰區。

 三、雙方作戰構想

 日軍:擊滅緬甸英軍,占領緬甸。

 日軍以第15軍向毛淡棉附近之薩爾溫江支線進出,於完成作戰準備後,迅速以主力沿毛淡棉—北固道路前進,占領緬甸中部要地。另以第15軍第33師團及第55師團為主力,伺機奪取緬甸南部之航空基地,俾使在馬來西亞方面作戰部隊之側背獲得安全;嗣再攻擊仰光,紛碎中英聯合作戰據點。俟作戰告一段落後,再增加兵力,擊破中英聯軍,加強對中國及印度之壓迫。

 盟軍:英緬軍全力阻殲進犯日軍。

 中、英在緬甸部隊,以仰光至曼德勒鐵路為界,由鐵路以東至泰國邊境,為中國遠征軍防禦地區,鐵路以西,為英軍防地。中、英兩國軍隊,區分3路布防迎敵,計畫在平滿納至曼德勒地區,與日軍會戰,圍殲進犯日軍。

 四、作戰經過概要

 緬甸戰役概以邊境作戰—進攻坦沙里、緬南—仰光作戰、緬北—曼德勒作戰等3個階段(如附表)劃分,各階段作戰經過詳述如後:

 (一)邊境作戰—進攻坦沙里(1942年1月4日至2月4日)

 1942年1月4日,日軍第55師、第33師,由泰國分別向緬甸南部的土瓦和毛淡棉發動進攻,英軍曾企圖將日軍阻止在薩爾溫江、比林和錫當河地區,但未成功。

 1月19日,沖支隊占領土瓦,第55師團利用沖支隊之牽制效果,於22日占領可伽列。

 1月下旬,日軍在曼谷決定迅速進攻緬甸南部,占領薩爾溫江之要線,以準備爾後攻擊仰光之作戰。即以第55師團,步兵第112聯隊之一部,在主力之前,先由堪察拉布里方面,向土瓦方面作戰,以牽制敵軍;另以第55師團之主力,突破眉索脫附近之泰緬國境,占領毛淡棉;以第33師團主力,跟隨第55師團主力前進,向巴安方面前進。

 1月31日,日軍第55師團占領毛淡棉及其以南地區。

 2月4日,日軍第33師團占領巴安。

 (二)緬南—仰光作戰(2月5日至3月8日)

 2月11日,日軍第33師團突破英軍薩爾溫江及米鄰河防線,擊敗英印軍第17師。

 2月17日,日軍第15軍以攻下仰光為目的,派第33師團及第55師團通過比里江之線,擊滅當面之敵,於22日進入節東江河畔。

 3月6日,日軍第55師團突破錫當河防線,於北固附近擊退英軍第7裝甲旅。英緬軍總司令亞歷山大下令撤出仰光,英印軍撤往東吁。

 3月6日,應英國政府請求,中國組建遠征軍(轄第5、第6、第66軍,共10萬餘人)入緬作戰,第5軍先遣第200師抵達東吁接防。

 3月8日上午10時,步兵第215聯隊占領仰光。

 3月9日,日軍第15軍司令官進入仰光,完成緬甸南部之攻擊。日軍以該港為基地,實施海上補給,使盟軍產生合作空隙,緬甸南部之航空基地亦對爾後空中作戰創造有利態勢。

 (三)緬北—曼德勒作戰(3月9日至5月10日)

 3月9日,日軍占領仰光後,即兵分三路向北進攻,一路追擊撤退的英軍,侵入米內瓦,直趨卡原裡,占領仁安羌油田,截斷英軍退路;一路攻占同古,進逼曼德勒,圍殲中國遠征軍;一路由同古東進棠吉進攻臘戌,北進八莫、密支那,截斷中國遠征軍退路。

 3月11日,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奉命入緬指揮中國遠征軍。

 3月16日,中國遠征軍正式與日軍遭遇,發生激戰。迄17日,日軍沿伊洛瓦底江北上曼德勒,迫使英軍後撤。

 3月20日,日軍第55師團進攻東吁,遭中國遠征軍第5軍頑強抵抗。

 3月25日,日軍第56師團於仰光登陸,並增援東吁日軍。

 3月30日,日軍第56師團占領東吁,轉向東北進攻壘固。

 4月8日,日軍第55師團及仰光登陸的第18師團,持續向曼德勒發動攻勢。同時,日軍第33師團自仰光向仁安羌進攻。

 4月16日,日軍從側翼迂迴切斷英印軍退路。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馳援被圍於仁安羌的英緬軍,救出英軍7000餘人。同日,日軍攻占仁安羌。

 4月29日,日軍第56師團占領臘戌,切斷中國遠征軍退路。遠征軍第38師退往印度,另兩路撤回中國境內。

 4月30日,第18師團擊退盟軍,進出敏建江,迄5月1日渡河,該日下午6時20分,占領中部緬甸重鎮之曼德勒。

 5月1日,第15軍司令部進駐曼德勒指導作戰,以第56師團向怒江及密支那進攻,緊迫盟軍。

 5月8日,第55師團占領八莫及密支那;師團主力攻略畹町、芒市、龍陵。

5月10日晨間,日軍占領黱越。

 五、檢討與評析

 (一)周密計畫 擴張戰果

 日軍在發動邊境、緬南及緬北各階段之作戰,大本營均下達明確作戰指導,完成縝密作戰計畫,各師團發揮協同作戰效能並貫徹執行。在掌握空優下,日軍得以迅速擴張戰果。

 反之,盟軍計畫仍欠周嚴,缺乏後續作戰準備,對於日軍可能發動迂迴作戰缺乏警惕。當日軍於4月30日完成迂迴包圍,遠征軍下達撤退命令時,未明確律定各部撤退路線,也未完成協同行動計畫,以致第6軍大部由景東地區退入滇南,第66軍新28師、新29師在臘戍以南部分呈混亂狀態,在臘戌以北部分匆匆退回國內,第5軍第200師獨自向東北方撤退,新22師、第96師及第66軍新38師則相互掩護,向密支那方向撤退。

 (二)掌握戰局 包圍殲敵

 4月28日,日軍已掌握戰局,在曼德勒方向按兵不動,而向臘戍、八莫、密支那急進,徹底切斷中國遠征軍退回國內的交通線。中國遠征軍在4月下旬的撤兵關鍵時刻,卻將大部分兵力屯駐於曼德勒附近,進退不定,自動放棄了向緬北地區轉移的寶貴時間。

 而盟軍在西線的英軍瓦解後,決心執行曼德勒會戰,尚有10日調整部署,開創機勢。惟盟軍過早放棄東線,集中主力於曼德勒突出部,欲行內線作戰,惟未能迫使日軍分離,各個擊滅,反使日軍完成戰略包圍之勢。

 (三)戰場指揮 影響盟軍部署

 盟軍指揮官在戰略指導及作戰指揮上,均發生明顯錯誤。史迪威將軍始終強調進攻,卻未能掌握緬甸戰場實際情況,造成盟軍與中國軍隊分割使用,為彌補英軍防禦間隙,形成盟軍防禦上形成「處處防守,處處薄弱」,機動打擊部隊亦無法適時投入作戰,發揮效能。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