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等夏天過後

◎楊崢

 黏膩的季節伴著眼淚很是難受,一波一波的高溫怎樣都甩不掉積在肺裡的憂鬱。

 咳兩個月了,醫生檢查不出病因,勸她日子要過得輕鬆些。她何嘗不知道,但就是辦不到。一份工作做了十五年,每天八點上班五點下班,那時高中畢業剛考上,家人認為是鐵飯碗,開開心心地在親戚間傳了一陣子。

 五年後,利用假日去拿了一張文憑,生活又歸於平淡。

 重複的、單調性的工作,她不知道自己和電子工廠的女工有什麼兩樣。

 大她一歲的小哥哥,小孩都要上國中了,她還是小姑獨處。

 剛報到的那兩年,真的有許多大哥大姐來關心有沒有男朋友,這個要介紹侄子,那個要介紹外甥,連科長都來問問要不要跟他兒子吃飯。

 她並不孤僻,相親飯也吃了幾次,但是緣分都太淺。

 進修的時候,也有談得來的同學,但幾乎都已經身邊有人。走著走著,一群人就變成一個人。

 哥哥嫂嫂一對一對地搬出去,家裡剩小哥哥一家和她陪著父母,原本四樓透天厝擠滿人,現在偶爾會聽見回音。

 然後連小哥哥也要搬出去了。

 「離麗卿上班的地方真的有點遠,小孩國中也打算要讀那附近的學校,所以我想平常就在附近住,假日再回來。」

 小嫂嫂是很好相處的人,平常姑嫂兩個人還會相約去做光療指甲。

 然後,就只剩她一個人陪著父母。

 每天的晚餐桌上,靜默地吃飯,母親還學不會減少菜量,總是讓她隔天帶便當。

 她總是倒進廚餘桶,帶著空便當盒回家。

 辦公室的冰箱太多東西,沒有冰便當的位置,到了中午,尤其是夏天,總是餿了。而她也到了連喝水都會長肉的年紀了,少一餐,剛剛好。

 看似歲月靜好的日子,卻怎麼都不適合她。

 這天她坐在中午的便利商店,點了一杯檸檬風味的西西里咖啡,舒服地吹著冷氣,偶爾咳一陣,想著要Line一下小嫂嫂這週末是不是該約一約去做指甲。

 突然,一個氣急敗壞的男子闖破了安靜的空氣。

 「請問可以繳過期的電費嗎?」那個穿著軍服的男人這樣問。

 店員說:「iBon可以繳即期的,過期的可能要到電力公司喔!」

 滿頭大汗的男人臉都脹紅了,顯得焦慮。「請問您知道有其他方法嗎?我剛調到這附近,不知道電力公司在哪裡,我父親剛剛打電話說家裡電費沒繳被停電了,天氣炎熱,我怕老人家會受不了。」男人嘰嘰咕咕地講了一堆,彷彿要解釋自己的焦急其來有自。

 不知道是哪根神經作祟,她站起來向男子招手,告訴他還有許多APP可以使用代繳過期電費。一陣手忙腳亂地處理好後,男人千恩萬謝地說一定要請她吃頓飯。

 她把手機裡原本打好要傳給小嫂嫂的文字刪掉,打開行事曆,掛上新的行程。

 看來夏天應該就要過去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