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暑熱來讀詩

◎文景

 地球暖化,氣溫上升,已成全球各國關注的焦點,尤其是今年夏季,各地氣溫屢創新高,歐洲許多原本不需吹冷氣的國家,氣溫竟逾攝氏四十五、六度,這樣的溽暑,別說是人,就連花鳥蟲魚都受不了。既然春夏秋冬四季循環是天地運行的規律,在炎炎夏日裡,吹冷氣、吃冰品的同時,不妨讀些古詩詞,與古人一同消暑。

 北宋詩人王令留下兩首與苦熱有關的詩:〈暑旱苦熱〉中寫道:「清風無力屠得熱,落日著翅飛上山;人固已懼江海竭,天豈不惜河漢乾。崑崙之高有積雪,蓬萊之遠常遺寒;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遊其間」。另一首〈暑熱思風〉寫下: 「坐將赤熱憂天下,安得清風借我曹;力倦雨來無歲旱,吹盡雲去放天高。」從這兩首詩中,可以看出王令是非常怕熱的人,他恨不得把崑崙山上的積雪「提回來」,他更想把蓬萊仙山的寒氣「帶到世間」,他擔心太陽曬乾了江海裡的水,更希望太陽早早西落。在〈暑熱思風〉中,他盼望「吹盡雲去放天高」,讓秋高氣爽的時節早早來臨。

 南宋詩人楊萬里也有好幾首關於夏天的詩,例如他在〈閑居初夏午睡起〉詩中,就寫道:「松陰一架半弓苔,偶欲看書又懶開;戲掬清泉灑蕉葉,兒童誤認雨聲來。」想看書又懶得把書頁翻開的慵懶心情,透過文字徹底表露夏天不似春天般讓人神清氣爽;不想看書就掬一捧水來澆芭蕉葉,灑水的聲音讓兒童誤以為下雨了,這種渴盼老天下一場雨的心願,把炎夏的酷熱和消暑的心境綰繫在一起,即使一千多年後的今天,我們讀來仍能「心意相通」。

 當然,宋代大詩人、詞家蘇東坡在炎夏時也會寫些消暑詩詞,我們來讀一首既有趣味又能消暑的「迴文體」〈菩薩蠻〉:「柳庭風靜人眠晝,晝眠人靜風庭柳。香汗薄衫涼,涼衫薄汗香。手紅冰碗藕,藕碗冰紅手;郎笑藕絲長,長絲藕笑郎。」夏日炎炎正好眠,炎夏午後,太陽照在垂楊柳上,連風都沒有了,俏佳人端著一碗冰涼的藕盞,遞給情人,情人看到長長的藕絲,嘲笑佳人切藕時太急,藕連著絲就端出來待客。

 藕是夏季應景的食材,炎炎夏日誰不想要喝一碗冰涼的藕湯?湯裡的藕既有著「刀斬不斷情絲」的寓意,又能消暑解渴,這樣的夏日有佳人相伴,即使天氣再熱,喝著佳人端來盛滿冰過的甜藕,暑熱也消去大半了。

 蘇東坡以迴文體寫了「吃冰藕消暑」的詞,讓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明白一千年前的古人是如何消暑、避暑;今天的我們,氣溫再高都不怕,因為我們有冷氣可吹,渴了有珍珠奶茶及各種口味的飲品、冰棒、冰淇淋,這樣的暑天即使讀書,也比王令、楊萬里、蘇東坡幸福千百倍。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