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極權監控適得其反 難擋民主洪流

 據國外數據研究公司報告指出,全世界每千人平均分配到的監視器排行,前10名城市依序為重慶、深圳、上海、天津、濟南、倫敦、武漢、廣州、北京與亞特蘭大。中國大陸有8個大城榜上有名,這不僅是中共的另一項「紅色奇蹟」,更代表中共對大陸人民的監控,已達無以復加的地步。

 依這份報告統計,大陸目前約有2億部監視器,受到最嚴密監控的重慶,囊括其中260萬部,平均每千名重慶市民正被168部攝影機監視;第2名的深圳也不遑多讓,每千人的數目是159部。預估到2022年,大陸監視器數量將達6億2千萬部,等於約每2人就「共享」1部監視器。

 我們其實無意著墨這些數據的討論,畢竟在中共高壓統治、嚴密監管政策下,這些遍布街頭巷尾的攝影鏡頭與器材,本來就是沒有最多,只會更多。值得探討的,在於大陸人民對政府、對社會、對治安的信任感卻呈反比下降?

 當然也有論者認為,西方國家城市也同樣裝有很多監視器,就如一起進榜的英國倫敦與美國亞特蘭大,且這些監控影像也確實有助於維護治安、追查犯罪。在民主國家,裝設攝影機,並不是為了防範人民走上街頭抗議,也不是為了追捕異議分子,更不是為了監控特定族群,也不會用來刻意讓違反社會秩序者出糗,達到譁眾取寵目的。民主國家為了維護治安所採取的必要作為,須有法律依據,也須受到法律規範。關鍵在於人權,也就是對自由、隱私與人格的根本尊重。

 中共的「用心」與做法卻截然不同。中共宣稱,廣設即時影像監視器,搭配人臉辨識系統,完成「社會治理智慧化」及「治安防控數位化」建設,是為管控「疆獨」、「藏獨」等「社會潛藏風險」,可能危害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姑且不論這些每年數以萬計的官民衝突事件,本就是中共貪腐統治、無良治國造成的結果,單就中共不斷加強社會控制力度,群體抗爭事件卻不減反增;可見中共在面臨社會矛盾加劇、經濟成長下滑,以及各地不利政治情勢隱然欲動的情況下,為嚴防群眾運動吞噬共黨政權,使用這麼多的科技監控手段,目的都只是為了控制人民,但中共對問題的本質始終視而不見。

 在香港追求民主、法治抗爭運動如火如荼進行之際,也有兩件相關事件值得注意。其一是中共海關官員要求從香港進入大陸的旅客,必須受檢刪除一切與示威活動相關的影像,且一旦存有類似照片、影片者,還會遭到強行拍照、按壓指紋,並具結不再參加相關集會;其二是香港預於8月24日在觀塘發起「燃點香港,全民覺醒」遊行,主要訴求之一,即是喚起港民關注當地成為「智能燈柱」試行區的規劃。這些燈柱連結人臉辨識系統,可記錄市民的生物特徵與行蹤,很可能被用來追查參與示威活動的民眾。

 從中共在大陸的所作所為,以及急於將香港「普通化」的表現,可以理解港民的擔心絕非毫無道理。且中共並用傳統與科技手段,既為控制人民行動,又想全面封堵訊息,簡直完整呈現教科書裡所說的極權政府。法學上有「毒樹果」理論,主張透過非法手段取得的證據,也必定受到污染。用以論證中共對人民變本加厲、無孔不入的監管舉措,正是因為動機的扭曲與手段的極端,導致中共無論裝設多少攝影機,絕對與保障人權無關,又遑論能讓人民安全有感?

 回顧這幾年,中共先是以「金盾」築起大陸網路虛擬世界的高牆,後續又用「綠壩」封鎖資訊知識世界的道路,接著透過網路監管、社會監視與信用數據,構成包覆大陸現實社會的天羅地網,中共總以為身居高牆之後,就能穩當地活在自己想像的烏托邦世界,卻不知民主自由潮流,其實具備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

 《論語.為政篇》有云:「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這是提醒為政者,不可只想拿嚴刑峻法治理社稷,必須以仁德教育百姓。恰似呼籲北京當局,即使用盡所有手段監控、蒙蔽人民,只為圖私利,即使耗盡全部代價,也終將失敗。不如盡早放棄專制、採行民主,人民自然安居樂業,社會安和樂利,許多矛盾才能迎刃而解。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