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生活惟好靜

◎琹涵

 在安靜的時刻,你都做些什麼呢?

 我喜歡那安靜的時刻,安寧靜謐的氛圍也如詩一般美好,我和自己相處,可以更融洽無間,不見任何干擾。

 我可以做一個最純粹的自己,多麼自在快樂。不必人云亦云,不必委曲求全,更不必壓抑心志去討好他人,我安恬自在,只做自己,那是多麼愜意!

 尤其在逐漸走到人生暮年的此刻,在我的眼中,世間的繁華已然落盡,名利如浮雲散去,我的周遭一片寬朗寧靜,更宜於沉思默想。

 我記起往日曾經讀過王維的〈酬張少府〉,即使只是一首酬答的詩,卻也頗富禪理;更由於出自殷殷情意,也就感人至深了。

 詩是這麼寫的:「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已到人生暮年的我只喜歡靜坐,千萬種事情也都不再縈繞於心。細想來,自己也無良方佳策,只好回到舊時的山林。我住在這裡,真有無限愜意,松風吹開了我的衣帶,山中的明月照著我在彈琴。如果你要問我窮困通達的道理,就請聽聽正從浦口深處,傳來漁人的歌聲吧!

 詩人寫山居生活,山林景色,描繪得如此深遠的意境,多麼讓人心生嚮往。或許面對人生,我們也該試著以這般豁達的眼光來看待。

 在安靜的時刻,我看到了清晨陽光的柔和與美麗,讓我們的世界更為繽紛明亮。無須害怕,昨夜的黑暗與冷寂都成為過去了。就算曾經是個噩夢,畢竟早已遠去,再也無法威脅你了。

 在安靜的時刻,我聽見鳥聲的婉轉鳴唱,有如樂曲一般的迷人,想來也唯有「天籟」足以形容,那是對一日初始的歡呼與歌詠嗎?

  在安靜的時刻,我見到遠處的天邊,有一朵雲優閒地向我飄來,但願自己也能成為那樣的一朵雲,自由自在,不被忙碌所綑綁。

 在安靜的時刻,我看著一朵花緩緩綻放,是不是我的微笑也能像花開一般燦然呢?

 在安靜的時刻,我讀一本心愛的詩集。讀著讀著,真心希望我這一生所有的努力,也能成為雋永的一行詩,將來就寫在我的墓誌銘上,成為一生的註解。簡單卻深刻,雋永而有味,多麼美好。

 當我遠離紅塵,我也要選在這樣一個安靜的時刻裡,獨自默默地走開。請不必為我哀傷流淚,別離從來都是生命的禮物。如果允許,我將攜著王維的詩篇,化為千風,風中有我對你無盡的祝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