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澳洲輪型裝甲載具發展計畫

澳洲陸軍的輪型裝甲戰鬥載具LAND 400計畫,第2階段已由德國「拳師」(Boxer)裝甲車得標。(取自澳洲國防部)
澳洲陸軍的輪型裝甲戰鬥載具LAND 400計畫,第2階段已由德國「拳師」(Boxer)裝甲車得標。(取自澳洲國防部)

◎陳軒泰

 澳洲陸軍的輪型裝甲戰鬥載具聯合計畫,本質在於重塑陸軍作戰編制,以便於陸軍維持更佳的戰備力量,當局目前專心研究一個可以兼顧高度機動化、防護力和數位化的地面部隊。它以澳洲學者科爾曼(Ben Coleman)在2018年發表的區分3階段的LAND 400計畫為核心:從積極定義「新式編制」為起點,解決澳洲陸軍LAND 400計畫中連動的一些關鍵問題,取代現有的裝甲戰鬥載具(AFV),第2階段已由德國「拳師」(Boxer)裝甲車得標,總價33億美元的225輛訂單(包含零件、彈藥)。

 符合未來戰場環境需要

 根據科爾曼的研究,當局已了解LAND 400不僅是取代陸軍逐漸陳舊的輕型裝甲車(ASLAV)和M113裝甲運兵車(APC)而已,因為裝甲戰鬥載具(AFV)更適合當前和符合未來的戰場環境需要,實際上,必須先規劃出澳洲陸軍的新式結構,還得能在未來30年內進行實戰部署。當局除了選擇、製造和維持多達700餘輛AFV的預編部隊和相關成本,澳洲陸軍重新考慮擬定的LAND 400計畫,是否符合最初的高部署彈性目的也十分重要,之前的新裝甲載具計畫稱為「貝爾謝巴」(Plan Beersheba)。

 「貝爾謝巴」計畫於2011年啟動,目的是將澳洲陸軍現編3個不同的機械化裝步旅(機械化、摩托化和輕型步兵),重新編成3個類似規模的「聯合武裝多功能作戰旅」(MCB),每個旅由2個標準步兵營(SIB)擔任攻擊主力,轄下附屬1個裝甲騎兵團(ACR),擁有裝甲騎兵載具,配合砲兵、通信兵,戰鬥工兵和作戰支援部隊等常備的勤務支援部隊。

 這次重新編組的學理基礎,是對整個20世紀陸軍兵科戰備的分析,以及澳洲陸軍在低強度和高強度作戰行動中,實施聯合戰備的經驗總結。當局有36個月的準備期,以便讓各新編旅能循環完成戰備編制,意即:1個旅在準備編成,另1個旅準備接替,第3個旅在戰備循環後隨即編成,方不致於產生戰力縫隙和銜接問題。

 澳洲陸軍觀察到最近北約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低強度戰鬥經驗,已經明白即使在低威脅的環境中,叛亂分子和恐怖主義者可以使用簡易輕型武器,對缺乏機動性的聯合國正規部隊構成嚴重威脅。更重要的是,部署具有裝甲防護載具的澳洲部隊,可在任何衝突情況下,將人員傷亡減少到最低,同時,有更佳裝甲防護力的AFV和主力戰車協同作戰,將對擔任進攻行動的MCB增加防護、火力掩護和機動性,一舉數得。

 適應低強度戰場 具部署彈性

 澳洲陸軍重新啟動LAND 400就是為了提供這種能力,它概分為4個階段:1、計畫內容定義;2、戰鬥偵察車輛(CRV)的採購;3、獲得新步兵戰鬥載具(IFV);4、後勤支援和人員訓練。

 然而,正如科爾曼的研究指出,澳洲陸軍更有可能被要求採用低強度的戰鬥場域情景,作為LAND 400計畫的參考依據。例如,新的裝甲戰鬥載具需要更高程度的戰略部署彈性,而不是北約盟國在阿富汗或伊拉克,所執行的高強度維和或維穩行動。這個癥結就是當局在2017年改變「貝爾謝巴」計畫的原因,對於彈性部署的部隊結構提出了重大挑戰,認為新計畫不僅可行,而且對大多數的MCB部署作業都有效,如果澳洲日後被要求彈性部署MCB,仍然可以保持可靠的高強度戰備。

 這些變化證明了最初「貝爾謝巴」計畫之下的部隊結構:2個標準步兵營,由裝甲騎兵團(ACR)所轄的裝甲運兵車(APC)中隊,和戰鬥勤務支援營的防護機動載具排,改編成2個不同的步兵營,分成1個機械化營和1個摩步化營,ACR因此重組了轄內的1個裝甲和2個偵察中隊。雖然這種新編組會減少訓練需求,並且簡化機械化和摩步化戰鬥群的指揮和管制機能,但是如果它被要求進行低強度或高強度的作戰行動時,可能會對MCB擔任常備戰鬥群(RBG)麾下的某1個摩步營,形成戰場戰略和部署彈性的間接問題。

 如果常備戰鬥群(RBG)是該旅的機械化營,並且被部署到低強度地區,裝甲載具戰略部署彈性,就可能受限編制施展不開。由於LAND 400計畫的AFV重量頗大,無論是戰略部署或者戰術機動,都必須考量戰區內是否有合適的運輸公路,以支撐載具的重量。反之,如果RBG是該旅的摩步營,就一定需要被部署到主要的戰區,它的戰力也會受到減少常規步兵的限制影響。

 以上這種推論,也可能影響澳大利亞國防軍(ADF)兩棲戰備群(ARG)的地面作戰單元(GCE)制定「標準化操作概念」(CONOPS)的企圖,它在理論上就是RBG。這次重新編組,尚且不能論定2個不同的專業步兵營,將如何與陸軍航空兵的直升機一起用於空中機動和空中突擊行動。

 因此,在「貝爾謝巴」計畫下,最初所希望的部署彈性受到重組的影響,但考慮替代部隊尚不為遲,即以一種能夠為低強度戰場提供更大戰略和部署彈性的摩托化偵察營(MRB)擔綱,同時仍然保持較高端的摩步化戰鬥力,以便在主要作戰行動中採取決定性的攻擊行動。

 澳洲陸軍在LAND 400第3階段時採購多達450輛步兵戰鬥車(IFV),不久前才有來自歐洲、美國和南韓的廠商參與4次投標,這意味著澳洲陸軍還有時間考慮替代的編制,它可以提供顯著的戰鬥力,同時提高戰略部署的彈性。藉由2個旅轄步兵營的標準化,可以實現這種重組,每個步兵營配備由澳大利亞皇家運輸部(RACT)提供的PMV補足編制,並且提升機械化步兵單位戰力。這將為摩步營提供防護的機動性,使它能夠彈性部署成為空中突擊步兵,還可以用於更大規模的戰略和作戰部署。

 遵循北約組織模式建軍

  由於澳洲裝甲兵團遵循北約組織(NATO)的模式建軍,將會採用在LAND 400第2階段獲得的德製Boxer CRV偵察載具,同時要求2個機械化中隊的IFV數量要明顯少於目前在第3階段設想的450輛。作為1個機械化的摩步營,其IFV具有顯著的火力,不需要在常規步兵排中設置機動支援隊(MST),這將有助於減少在新編制下裝步旅所需的步兵數量。每個機械化中隊應該有14輛IFV,每個裝甲團有28輛,3個機動旅有84輛。

 考慮到培訓、磨損和維護週期所需的額外IFV數量,以及潛在的迫擊砲車、後勤車和兩棲戰鬥車,澳洲陸軍大約新購200輛IFV就可以達到新編制的戰備能力。這還不到第3階段設想數量的一半,預計資金100至150億美元。

 一般預料,澳洲國防部和陸軍的Land 400第3階段會在多家廠商中,採購出最符合新編制需求,與合理的後勤操作成本的系列載具;不但確保澳軍能具備維持高水準戰備與彈性部署能力,同時也保留澳軍在高強度作戰行動中,仍有發動決定性攻擊行動的戰力。

(作者為陸軍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