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失戀不痛

◎徐夢陽

 滿地破碎的玻璃桌椅四分五裂,就像一段挽不回的感情,破鏡難圓。那是多年前在租賃處見識到隔壁室友的窘境,彷如一場強震震碎了原本幸福的人生。

 我仔細察看周遭有沒有血跡,生怕一場悲劇傷心又傷人。

 「失戀不痛」,我對著蜷縮在床邊的鄰友說。但他卻像個木頭人,靜靜地呆滯在屬於他的時空。我悄悄地拿掃把想幫忙,卻只聽見背後一句「不要管我」。我強調至少要把玻璃碎片清掃乾淨,免得旁人誤踩受傷。他沉默不語,只是轉過頭去。我清理妥善,確認沒有玻璃碎片後,才對他說:「自己好好保重。」

 我理解失戀的人無法聽勸,因為心裡的疼痛暫時無法消除,至於來龍去脈追究也已枉然。當晚,我多買了一個便當掛在他的房門上,在室外對他說:「要記得吃,吃飽了才能振作。」我待了許久,才聽見他開門後說了聲「謝謝」。

 後來,他搬離那個傷心的居所,沒有當面道別,只是放在門縫下的那封長信訴說失戀的痛苦與對我的感激。他表示,若沒有那個溫熱的便當,或許輕生的念頭就會滋長。我默默把信收好,因為自己也曾經歷失戀,才能感同身受。

 失戀真的不痛,因為已經疼到無法言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