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馬鳴風蕭蕭

◎蔡富澧

 「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杜甫的千古名句,生動寫出了千軍萬馬軍容壯闊的盛唐氣象,那是從軍報國建功立業的好時代,即使騷人墨客也莫不紛紛請纓前往邊塞,縱使不能博得功名,也能盡覽邊關風月,寫出曠世詩篇,那真是軍人春風得意的時代呀!

 期末考完的隔天,我花了一天的時間把兩個班級的試卷改完,下午的時候帶著試卷回到學校,準備到辦公室登錄成績。一進校門,遠遠的就看到操場上整齊排列著一個一個身著白色長袖上衣、墨綠長褲,頭戴大盤帽的學生部隊,托著槍安安靜靜地站著。

 每年的校慶,總是陸軍官校的大日子。以前官校校慶,先總統蔣公都是親自主持的,因為他是陸軍官校創校第一任校長,是他把陸軍官校第一期四百九十九位學生接進來,讓他們接受軍事教育,經常對他們講話,帶著他們二次東征,北伐、剿匪、抗戰,這是中華民國建軍史上無法磨滅的歷史,也是黃埔子弟的驕傲。

 到了民國六十年代後期我們學生時代,蔣公雖然不在了,但經國先生還是親自主持校慶典禮。從我們進預校起,到官校四年級畢業,每年的六月十六日,我們都要在學校大操場接受校閱。每年為了校慶,我們從寒假(兩個禮拜)收假後,便開始按身高編連,每天早晚練習踢正步,隨著日子的接近,練習時間也愈來愈長,變成練習半天、整天,甚至連晚上都要練習。

 除了各連單獨練習,還要全營(全期)、全學指部練習,學指部和專指部一起練習,到了預演時則加入中正預校、海軍官校、空軍官校、政戰學校的閱兵連,這些集中練習都包含了「閱兵式」和「分列式」兩部分,閱兵時,七、八十個連排成一個大大的講話隊形,配上莊嚴鮮明的校旗、營旗、連旗,一個個學生持著黝黑步槍以及閃著寒光的刺刀,壯盛的軍容、浩大的場面,配合「怒潮澎湃,黨旗飛舞」那高亢的校歌,那種「馬鳴風蕭蕭」的雄壯氣勢,不知感動了多少人。當時的氛圍與鍛鍊,造就了我們爾後軍旅生涯堅定不移的志節。

 登錄完成績,再出來時,學生部隊的練習已經結束。我繞到校史館前,往北面看去,一座座黃牆紅瓦的營房依舊,古樸的司令台依舊,只是當年營房旁邊的大樹至少都長高了一倍。春去秋來,白駒過隙,彷彿就只是一眨眼的光景,我們畢業至今已經將近四十個年頭,世上新人換舊人,黃埔的浪潮仍然一波波往未來的彼端前進,每一波浪潮也都掩映先期學長用鮮血熱情寫下的歷史波光。

 望著美麗如昔的黃埔校園,四十年後的我,油然想起陸游的詩句:「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