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司空見慣

◎文景

 我們把常見或視若無睹的事,稱做「司空見慣」,提到「司空見慣」這四個字,讓人想起這個典故的主角─唐代大詩人劉禹錫。「司空」就是古時掌管水利與工程的官,提到劉禹錫,讓人想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到尋常百姓家」。又如:「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旙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從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劉禹錫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人,與柳宗元係同榜進士,任監察御史。由於心高氣傲、放蕩不羈,在官場上受到排擠,也因此被貶為蘇州刺史。蘇州刺史罷任後,既無官箴之約束,飲酒作樂更是尋常事。某日,他到好友杜鴻漸家中飲酒,司空李紳也在座,主人便喚出家中歌伎唱歌助興,劉禹錫自辭官以來,很久沒有如此盡興,在喝得酩酊大醉中詩興大發,便寫下:「高髻雲鬟新樣妝,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蘇州刺史腸。」

 這首詩裡既描繪了歌伎外貌「高髻雲鬟」,又強調了歌伎唱的是一首名叫「春風」的歌,歌伎的歌聲媲美傳說中的杜韋娘。這種場景,對仕宧人家的杜鴻漸,或是仍在官場上位列「三有司」的司空李紳來講,飲宴時有歌伎唱歌助興,「渾閒事」是極為平常的,但是對落魄的前任蘇州刺史來說,卻是一件傷心斷腸的事。

 自古以來,才高氣傲者在官場上,大多是不得意的;這些有才華的人,打從心裡就瞧不起胸無點墨、只會逢迎拍馬的同僚,因此在官場上受到排擠更是尋常的事。不論是劉禹錫或是蘇東坡,乃至明永樂朝的解縉,皆是懷才遭忌,也因此留下不少詩文篇章,供後人懷念。劉禹錫並不因官場不得意而喪志,相反的,他寫了一首極為有名的詩,闡明自己的感慨,詩是〈元和十年,自郎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裡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長安玄都觀以桃花聞名,春天時,滿城老少赴玄都觀賞花,成為當時社會上最盛大的社交活動。劉禹錫也陪著眾多好友去看桃花,見到滿街上都是看花人潮,飄落的花瓣迎面拂來,薰人欲醉,可見玄都觀桃樹多麼茂盛。那些桃樹都是劉禹錫被貶離京後栽種的,多年後的今天樹已成蔭,自己終於又被皇帝召回京城,這番風景怎不令人感嘆?

 劉禹錫從桃花觀賞花歸來後,不久又因「譏刺時政」,再度被貶至播州,直到唐敬宗時再召回京城,於是又寫了一首〈再遊玄都觀〉詩:「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盡淨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世事、官場變幻無常,讓人感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