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背後施壓 香港永無寧日

 香港社會因反對港府提出簡稱「逃犯條例」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從6月中旬擴大示威,迄今已延燒到難以收拾的局面。由於該法容許港府引渡犯罪嫌疑人至大陸受審,各界除擔憂將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獨立司法管轄地位,還可能成為中共壓制不同政見的工具;雖然港府6月15日宣布無限期暫緩修法,但抗爭已擴大為「撤回『送中』惡法、撤銷對抗議民眾檢控、撤回對示威的暴動定調、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等5大訴求。

 爭議未止下,8月31日在港鐵太子站,再度爆發港警無差別血腥攻擊市民的事件。儘管警方依舊睜眼說瞎話,表示警察進入地鐵是為追捕示威者,「執法」屬「適當武力」;然各媒體均現場直擊港警衝進車站後,對車廂乘客未經詢問、不分青紅皂白,即以警棍及胡椒噴霧猛烈暴打,這些包括婦女、孩童的民眾並非示威者,更無防護裝備,只能抱成一團跪求警察停手,事後連救護人員也被警察阻擋在車站外,油麻地地鐵站甚至有醫護人員被警察喝令「面壁站立不得擅動」。這些駭人聽聞的暴力事件竟發生在香港,根本不是「執法」,只能以「血腥攻擊」來形容港警的行為。繼「721元朗黑警事件」後,這起事件更完全粉碎民眾對港警與港府的信任。

 執行治安法律、維持公共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是警察的基本職責,也是各國民眾對警察的期待與認識,法治社會的警察更必須遵守相關法令執勤;香港警務處號稱是亞洲首個實施現代警察制度的警務部門,過去擁有良好形象,曾幾何時,港警卻淪為現今的「有牌流氓」!

 6月示威活動以來,確實有稱為「武勇派」的民眾,以激烈手段表達抗爭訴求,但港警的壓制並非受到譴責的原因。真正的問題在於,港警多次面對有心人士蓄意挑起衝突、襲擊和平示威民眾,選擇性不執法;或是以應付武裝暴徒的方式與程度,攻擊手無寸鐵的遊行市民,造成民眾無法彌補的身體、心理傷害,還蓄意冒充抗議民眾,製造更大混亂。

 倘若港警依《警隊條例》,只能服從長官,但向示威民眾要害直射塑膠彈、布袋彈,又無差別、無輕重攻擊民眾,阻礙醫護人員,實難再以抗爭事件的「代罪羔羊」開脫罪責。如同柏林圍牆倒塌後,曾有邊境警衛因當年射殺試圖逃向西德的東德人民而遭起訴,儘管警衛以依法遵從上級命令抗辯,卻被認為是以極端不正義與不合乎比例原則的手段執法,是受過教育的人不會做出的行為,最終被判殺人罪。蓄意違法的警察,真正難逃的是良心,只是港警也曾表示「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港警的囂張,必來自港府強硬態度的授意,港府自是情勢持續惡化的最大禍首。

 諷刺的是,特首8月24日才說「大家都累了,對話找出路」,言猶在耳,29日晚間,港警卻大規模搜捕反對派人士,企圖遏制後續即將來到的示威活動,更有消息指出,港府已鎖定約4千名「激進派分子」。顯然,港府始終沒有展開對話、弭平社會裂痕的誠意,在中共堅持不得退讓的壓力下,港府想必也缺乏承認錯誤、協商訴求的勇氣,更遑論有化解民怨的智慧。這便是香港3個月來,從「反送中」大遊行,到最近的「跨界別罷工集會」,幾乎每天都有大型抗議行動的主因。

 港民不會不清楚,抗爭行動對香港帶來了全面衝擊,長此以往將對社會發展造成難以挽回的傷害;但港民更信仰的是「現在不講,以後恐無機會再發聲」,以及「堅持才有希望」的理念。為了港民的人身安全,我們不願見到標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和理非」示威,逐漸因抗爭卻得不到具體回應,演變成每回都由催淚瓦斯與汽油彈齊飛收場;我們更憂慮的是,香港民眾與政府、與警方,還有不同立場群體間的決裂鴻溝,將會是未來香港最難撫平的一道傷口。

 在港府已無力化解的情況下,追根究柢,風波能否平息,還是得看中共。只不過到目前,在明來暗去施壓港府、下指導棋,以及動輒調兵入港、動員武警演練的恫嚇外,中共沒有做任何有助香港緩和情勢、安撫廣大示威群眾的事;甚至「中央政法委」還發文暗示,即將擴大鎮壓。我們除期盼國際社會能給予港民必要支持,嚇阻中共與港府過激蠢動外,我們還要剴切呼籲國際社會,香港風暴絕非一城一隅之禍,而是中共侵蝕自由民主的試驗,是攸關世界穩定、必須提高警覺的重要問題。因此,守護香港,就是在守護我們的未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