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北約廣泛汲取經驗 強化網路戰力(中)

◎黃文啟(譯)

(接上文)

 北約落實網路空間軍事運用

 2016年北約部長級會議,將網路空間列為作戰領域後,已先後核定網路空間路線圖、成立網路作戰中心(CYOC),在2個戰略司令部新編幕僚單位,就網路空間行動的軍事願景與戰略達成共識。然面對包含聯盟範圍龐大、網路領域仍顯不夠成熟,以及各國網路戰力與經驗差異過大等挑戰。

 北約雖將網路防護列為集體防衛核心任務,然多數官方文件仍將強化各國網路防護列為正式目標,且強調提升民間與政府網路基礎建設,與進一步強化軍事網路防護戰力的必要性。同時,雖然北約和各會員國的國家戰略強調,建立公共和民間部門網路能力的重要性,但卻僅有不到半數會員國,針對強化網路防護能力提出具體策略,此種情況對於需要所有會員國全面提升防護力的網路空間而言,可謂一大警訊。

 想要改變現況,需要整個北約組織進行徹底的文化變革,同時修正政策、流程、能力、訓練、教育、演習及計畫作為等面向。因此,北約欲在未來網路空間取得成功,必須界定網路空間作戰運用的具體職掌、執行提升專業能力之訓練與演習、以及培養必要的網路人力。

 一、各國網路戰能力落差大

 為確保網路空間安全,北約組織必須建立預防網路攻擊、抵禦惡意攻擊及在攻擊發生後,恢復運作的能力。面對從篡改網頁、阻礙行動到造成生命財產損失的種種網路攻擊行為,欲將網路空間融入北約軍事行動,需要配套戰略與野戰計畫作為,以及遂行聯合作戰的網路部隊指揮管制。此一戰略目的,必須以有效建立和維持網路空間狀況覺知為基礎,包含掌握北約網路運作狀態,到潛在敵對網路活動預警情資等面向。

 北約遂行網路空間行動和防護所需遂行之職掌仍待釐清,但界定必須掌握狀況的戰場空間就是一大難題,因為除了在傳統軍事概念了解敵、我軍活動外,還必須律定明確的名詞、概念和專用術語,以及資訊交換的通用標準。在網路安全領域,狀況掌握往往置重點於了解自身網路的運作是否正常。但對於北約而言,現行由各會員國負責自己的網路,但某個網路遭到攻擊卻可能擴散到其他網路,各國與北約的網路根本無法明確切割。因此,北約的問題在於能否掌握其他成員國網路,尤其是在遂行作戰任務時。北約組織必須維持所有成員國共同的最低網路安全標準及行為,以利掌握聯盟整體網路安全狀態。

 策擬網路作戰計畫附件及增編最高統帥部網路戰幕僚,雖為網路空間軍事應用的重要步驟,但還不足讓網路戰完全融入聯盟作戰計畫作為程序。想要徹底融合網路戰,必須針對北約組織進行廣泛性教育,使所有人都能充分了解網路空間軍事行動,同時藉由演訓,培養直覺反應。但由於北約成員國網路戰能力落差甚大,加上各國不同的保密措施,使此項目標甚難達成。

 在北約龐大的作戰相關準則與政策體系(含網路安全防護政策)中,並未包含網路戰納入聯合作戰的指導文件。用於律定野戰與戰略層級軍事計畫作為的「整體作戰計畫指導準則」(COPD),也僅在2013年修訂版中,概略提及網路防護。此一作戰計畫作為準則的彈性,未來仍可稍事修訂,即將網路作戰納入其內容。目前北約已開始檢討中、遠程網路作戰所需戰力,但由於各國對於網路戰力的高度保密,恐仍須相當努力才能真正了解實際可用戰力。在此種充滿不確定性的條件下,北約作戰計畫人員仍須在不完全了解可用戰力的情況下,先行完成網路戰計畫作為。此種情況雖與北約負責統籌指管的其他領域相似,但由於各國不願提供網路攻擊戰力的相關細節,因此,仍將持續造成計畫作為、執行和戰果評估方面的窒礙。

 二、推動多層次網路戰演習

 北約在2018年10至11月,於挪威舉行「三叉戟結合」(TRIDENT JUNCTURE)演習。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表示,此項演習驗證了聯盟的陸、海、空及網路空間戰力。然而,公開報導內容卻未提及網路戰力對其他領域的影響。同年稍後所舉行的北約主要網路演習「網路奮鬥」(Cyber Endeavor),也看不出與「三叉戟結合」演習有任何關連。由此可知,未來若欲解決從戰術到戰略層級,包含網路防護至聯盟作戰整合網路戰等議題,必須推動多層次的各種演習。

 由於網路戰演習,不論仿真度到專業技術及作業程序等方面,均極具複雜性,因此,可概分為戰略/政策、作戰整合、技術運用演習等3個層次。戰略/政策層次,主要由高層政軍領袖舉行之議題兵推或沙盤推演,其目的在於確認各種挑戰、培養戰略/野戰層級官兵對網路戰的熟悉度、提供準則、政策與計畫指導等決策參考。2018年「網路聯盟」(Cyber Coalition)演習,就是此種演習的例證,由過程及結果顯示,北約在戰略層級網路戰兵推上,已有初步成果。

 網路戰與聯合作戰結合的第一步,就是了解網路編裝調整與其對作戰計畫,以及傳統武力所造成之影響;其次,再將其融入高司幕僚作業環節。就此方面而言,網路戰有部分類似目前的效益性計畫作為,但如分層授權等項目則有所差異。釐清這些相關細節對於網路空間軍事應用極為重要,因此,推動作戰整合網路兵推,有助於精進聯戰計畫作為及執行程序,並使各參幕僚更有效將網路空間行動納入計畫、執行與評估項目。

 網路戰術應用推演,則比上述2個層級直接,主要在於涉及科技和具體的戰術行動步驟;因此,戰術層級網路演習主要都是針對網路攻防,以及整合電戰載台與實體攻擊等行為,或研析網路威脅預警徵候等。此一層級的演習,必須結合所有成員國既有技術、知識和能力,執行頻率與效果對整體演習及訓練亦具有重大影響。

 三、補足專業人才缺口 

 北約「通信資訊局」雖然在葡萄牙成立專業網路資訊學校,且在北約國防學院、聯戰學院及塔林「共同網路防衛卓越中心」開設新的班隊,培養必要網路及資訊人才,但仍無法滿足需求。國際網路認證組織ISC指出,2018年全球網路安全專業人才的缺口約為300萬人,足證網路專業人力的需求程度。但除了招募這些專業人才外,北約還必須教育政軍高層,以利下達正確的戰略決策。此外,北約組織尚須透過既有輪調制度,要求各國派遣合格網路戰人員至聯盟作戰中心,以及聯盟網路戰中心任職,以因應當前迫切之作戰需求。

 專業人才培養方面,北約應參考美國防部的「網路人力架構」(DoD Cyber Workforce Framework),在必要人才區隔為「網路空間資訊專技」、「網路安全」、「網路效應」及「網路情報」等類別,透過類似美國「國防數位服務」等創新作法,吸引並培養具專業能力之技術人力,方能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必要的網路戰人才。(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