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群眾陳抗 中共維穩情勢嚴峻

◎黃秋龍

 香港6月9日以來,發生上百萬民眾遊行示威反對香港特區政府亟欲修定通過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條例草案》(亦稱《逃犯條例》),主要係因港人憂心香港特區政府,難以拒絕中共依《逃犯條例》對香港發出的移交請求,或被引渡到大陸可能受到非人道待遇、不公正審判之風險。事實上,自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6月28日大陸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陽羅街,亦曾發生連續1週萬人抗議遊行,反對當地政府在未經廣泛社會諮詢下,決定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當地官員雖宣稱:「群眾不同意,項目不開工」,卻未言明正式「撤回」建廠計畫。抗議遊行不僅以「還我青山綠水,拒絕垃圾污染」為訴求,參與階層多元;且數度發生警民暴力衝突。該起武漢群眾陳抗事件(大陸稱為「群體性事件」),因逢香港「反送中」運動,雖兩者並無直接關聯,卻易於激發共鳴,甚至在全大陸引發模仿效應,更令中共維穩部門高度戒慎。

 垃圾發電衍生投機事業 引反感

 近年來,受到大陸經濟社會發展之影響,發展中地區對供電需求上升,除利用潔淨能源供電外,如何藉由垃圾焚燒發電,也成為政策選項,同時用以減緩垃圾掩埋場不敷使用之窘境。然而,中共黨國體制長期以來,對於公共政策與社會治理之決策過程,缺乏透明度與社會參與管道;甚至,相關開發項目涉及貪腐,或黑惡勢力把持之問題。

 大陸應用垃圾發電,被認為是城市廢棄物「變廢為寶」的最優「循環經濟」解決方案。但這個看似美好繁榮的「循環經濟」外衣下,不僅充滿各種假象與騙局,且似乎亦係任何一個產業都擺脫不了的命運。垃圾焚燒發電廠,經歷約10年的黃金時期,圍繞垃圾發電的爭議也愈演愈烈。披著「循環經濟」外衣的垃圾堆場,一方面被質疑惡意套取國家垃圾處理補貼資金;另方面,也不斷因環保問題被屢次推向輿論風口浪尖。其中的內在矛盾關係,更成為群抗事件層出不窮的決定性因素。

 檢視其內在矛盾關係,首先,因近年環保行業由冷至熱,不斷增長的垃圾量和掩埋場日趨飽和,垃圾焚燒發電境遇也隨即改變。相對於動輒上億,蜂擁而上的風力發電和光電發電項目,垃圾發電具更小的經濟規模;與傳統的生質能發電相比,垃圾發電原料收集更穩定,且技術實現了市場化。在高額垃圾補貼誘惑下,從業者只要保障原料充足,就掌控穩定收益,這使得愈來愈多投資者,投入垃圾處理補貼和售電帶來的暴利機遇。

 一般來說,投標垃圾發電都會有准入門檻,投標企業必須有運營500噸/日處理量的垃圾發電廠才能投標,雖對競標公司具有規範作用,但招標文件中,卻隱含不少「貓膩」(內情)。例如,當符合資質的企業有6家,若未具資質的企業也想參與投標,政府在招標時,會註明「允許聯合投標」,然後暗中要求具備資質的企業進行夾帶,得標後,聯合投標企業會享有「乾股」坐享收益。並以此業績,到其他地方光明正大「跑馬圈地」(大肆掠奪資源)。甚至,招標公司對專家具有選擇權,不僅「不合作」專家下一次不會被續聘,甚至,專家需根據政府制定的招標文件評分。

 其次,在經營上,垃圾發電收入主要來源於上網電價和垃圾處理補貼。垃圾補貼決定垃圾發電廠的收支平衡,補貼高,投資回報週期相對短。然而,決定垃圾發電項目盈利能力和項目所在地有很大關係。一般來說,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垃圾資源充足,垃圾熱值較高,加上政府資金充裕,垃圾發電廠滿負載運行,盈利狀況都很好。但愈走向「內地」,愈面臨垃圾處理量不足,電價補貼低等困境。隨著這些矛盾關係,垃圾發電更容易衍生投機事業,注定引起群眾反感。

 群眾事件相互擴溢 影響廣

 固然,中共為此推動幹部問責制,卻未必能貼近社會需求,從而引發群眾陳抗事件。就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群抗事件公開可查資料而言,即包括:廣東省雲浮市郁南縣南江口鎮民堂村群抗、湖北省仙桃市群抗、仙桃市委書記馮雲喬,因領導不力,工作失職,成為首位被問責而免職之地方「一把手」、湖北省潛江市群抗(群眾持雨傘抗議)。其等所衍生的負作用,不僅是經濟成長放緩,甚至伴隨政治不安定、社會不安全等全面性的國家安全問題。

 正如同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8月6日針對當前香港情勢舉行記者會,發言人楊光所指出的:「持續近2個月的遊行示威活動,特別是暴力衝擊行徑,對香港經濟民生也已造成嚴重影響。根據特區政府資料,香港今年前半年各項經濟指標,除個別行業外,全面下跌。香港第2季生產總值較去年同期僅實質增長0.6%,經濟面臨明顯下行壓力。已有18個國家和地區因當前情況而對香港發出旅遊安全提醒。零售業、旅遊業首當其衝,商戶銷售額和酒店入住率大幅下跌。更嚴重的是,香港當前事態已嚴重打擊國際投資者信心。他們已公開表達對香港營商環境的深切憂慮。有國際評級機構發出預警,持續的遊行示威活動和暴力衝擊事件,使香港經濟活動無法正常進行,香港的評級可能受到影響。」

 由此可見,即使香港地區群眾陳抗事件,其所影響層面既涉及經濟、社會發展領域,也易衍生成全面而整體性的國家安全問題。最直接的例證,就是近年來的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問題,隨時都可能從區域性質,引發成全面而整體性的國安問題。

 結語

 由於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抗議垃圾焚燒發電廠遊行,發生在「反送中」之後,不僅整起事件從起因、過程與政府處理態度,都與「反送中」頗為相似;而且都是經濟持續開放,政治與輿論卻相對緊縮的「經右政左」矛盾現象。然兩者動向與可能擴溢影響,必令中共持以高度戒慎。中共因此強化網路監管與輿論導向同步工作,相關訊息目前僅能在外媒和大陸網路上流傳。當地居民表示,此次抗議是自發行動,恰逢香港局勢動盪期間,中共官方鎮壓力度較大,擔心武漢與香港居民相互交流,於是從各地調派警力、屏蔽手機訊號、攔阻示威圖片傳播,並毆打、逮捕示威者。顯然,此亦能解釋中共對香港自由民主運動,不僅向來採取嚴厲措施的原由,又嘗試隔絕香港與大陸間的訊息傳遞,透過官媒網路輿論,百般「詆毀」香港自由民主運動,無非為「防範化解內外部重大風險」,不容群眾事件產生相互擴溢效應。可見,群眾陳抗事件始終是中共的國安層次問題。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