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古井情深

◎李月治

 二姊傳來一張她家門前菜園的照片,一片綠油油的菜園旁邊,一口古井靜靜躺在那兒。

 霎時,湧上一股思鄉之情,古井是我童年最熟悉的景象。小時候三合院十幾戶人家共用一口古井,從請工人來開鑿水井,工程啟動前,先要有一番祭拜儀式,祈求鑿井順利,到完工使用,許許多多的故事圍繞著那口古井上演。

 晨曦破曉,媽媽起床灑掃庭除,倒掉前一天水缸裏剩下的水用來洗碗、澆菜,清洗好水缸,然後再去古井挑兩大桶水來注滿水缸。接著,三合院的婆婆媽媽們紛紛在古井旁以石頭砌成的洗衣台洗衣,大夥兒總會閒聊家常,然後再出門上工。男人們往往不拘小節,端著臉盆大剌剌地在水井邊刷牙、漱洗。近午時分,女人們端著自家採摘的青菜在古井旁清洗,準備午餐。最熱鬧的是年節,家家戶戶在水井旁殺雞宰鴨,洋溢濃濃的節日氣氛。全村的八卦瑣事,哪家小孩金榜題名,哪家婆媳爭吵,悲歡離合都在這裡口耳相傳,古井就是一個村莊的縮影。

 古井供應著三合院人家源源不絕的泉水,生之命脈,和村人有著根深柢固的連結。村民們對古井充滿感情,逢年過節時家家戶戶都要祭拜「水井公」,以示尊敬。

 古井冬暖夏涼,在冷颼颼的冬天,女人們趕早去井邊洗地瓜、切地瓜,準備煮地瓜粥,井水一直是溫暖的。有人說,水井公最疼媳婦,不捨媳婦凍傷。炎夏時井水沁涼,在沒有冰箱的年代,打一桶井水,把夏季的荔枝、西瓜等水果或啤酒浸泡在井水裏,如同冰鎮過,吃起來冰涼爽口。我的成長過程圍繞著那口古井,點點滴滴都是美好的生活回憶。

 現今鄉下老家早已沒人再使用古井了,古井口被覆蓋著,以免發生危險。每次回到故鄉,一定會至舊時的三合院老家憑弔一番,老家已成廢墟,古井靜靜地躺在那兒,斑駁的牆面,井蓋布滿灰塵,井台上長了石苔,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每每讓我百感交集,泫然欲泣。那口古井記錄著我二十幾年生活的足跡,而今,只能在滄桑的廢墟裡尋覓童年的記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