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動員產官學資源 打擊假訊息(下)

◎李華強(譯)

(接上文)

 美國情報組織與主要科技公司,應在自發性基礎下,合作配置其分析員,俾達到更細緻的情資分享境界。如此將重建「聯合跨部會特遣部隊」架構、納入私人企業分析員,並確立公、私情資分享機制。私人企業的威脅情資分析員,以及政府的全方位情資分析員,應是推行此舉的首要之務;或在預劃時段內,由政府與科技業採自願性、一對一形式的分析員交流。目標係形成能迅速反應外國影響活動威脅的動能,並在適當分類階層,建立可分享威脅導向技能與專才的持久對話管道。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應協調私人企業,指派一跨部會代表組織,建立並資助更小型、更前瞻的情資分享單位,俾在自發基礎下,整合公、私業界的分析員。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下轄的情資融合小組,係非機密性試行單位,並做為更高層級跨部會機構的試金石;透過公、私業界的分析員交流,營造非機密層級的持續交流管道,俾於數位戰場上對抗外國惡意活動的威脅。

 面對假訊息不姑息

 對於當前的假訊息戰爭,決策者應採納反恐哲學,持續施壓以創造一種「不姑息」的作業環境。這種持續施壓態勢,與美軍網路司令部2018年3月揭櫫願景的「戰術摩擦」概念類同。決策者應採納該構想,並「持續接戰」,俾「對敵強加戰略成本,迫其轉移資源採取守勢或降低攻擊。」自2014年起,整個反恐決策圈大致採行這種「先行防衛」思維,並在實務上以此為基本架構,顯著降低IS在敘利亞占領地達過去的1%。截至目前為止,在網路領域實踐此構想的前例,尤其是破獲社群媒體內容方面,當屬美國於2016年發動的「好評交響曲行動」,旨在擾亂IS在線上宣傳活動,即因恐怖分子藉由轉換平台,利用其內容而降低成效。

 政府和科技公司戮力以赴,仍須施加更大壓力,遏制恐怖分子濫用社群媒體平台的企圖,並有賴社群媒體公司持續招募分析與檢視人力。透過轉移反恐技巧和專才,通常是好的開始;然鑑於假訊息對民主體制造成的廣泛影響,一套更積極主動的對策確屬必要。

 美國應掌握先機,模擬敵決策流程,據此重設網際空間的嚇阻要件,包括發展先發制人的技術、從事擾亂攻勢行動等。美國防部2018年9月「國防網路安全戰略」,以及網路司令部2018年秋季行動,鎖定俄羅斯籍人士,以嚇阻其散播假訊息,就是目標明確的作法。透過授權國防部「先行防衛,在發起處擾亂或中止惡意網路活動,包括武裝衝突層級以下活動」,美國得以重新界定成功嚇阻的條件。川普政府修訂的第20號《總統政策指導》,同樣提供可行機制,藉此減少外國影響活動的潛在支持者。美國政府另可稍加改良相關措施,強化前述作為之效果,如政府應與網際網路服務商合作,重新思考攻擊者進出網路的管道等,就是易於著手的例子;至於私人企業,科技公司應傳承戮力反恐的積極態度,更主動針對外國影響活動,優先排程和資源分配等作為。

 針對更主動積極的作法,存在若干明顯問題,如溝通不良導致盟邦齟齬、惡化網路衝突至實體領域等。施加更大壓力,就須以折衝協調予以舒緩。具體來說,美國應審慎避免從事攻勢「影響」行動。

 然而,相較於上述作為的效能優劣,更重要的是相關惡意活動對美國自由體制所造成之危害。美國擁有凌駕於專制政權的不對稱優勢:真相。儘管謊言、假訊息,以及影響活動都對藉由權勢和恐懼,而統治人民的獨裁者有利,但如美國等自由社會,依賴真相貼近民心,據此對抗貪腐與暴政。某些政權必須宣揚假象以求生存,如北韓誇口的「和諧」社會,或中共對內強調「秩序至上」,仰賴欺騙以穩固政權;反觀民主社會,大眾得以知曉真相、積弊及大小事務,造就真相為對抗高壓統治的有力武器。民主國家不該忘卻武器強大優勢;只要真相當道,民主必能贏得勝利。

 行政部門應擴大其網路安全戰略與美軍網路司令部職權,採取迅速、攻勢網路行動,俾降低外敵影響力;另致力於說服民主盟邦、取經各國最佳實務,乃至於鬆綁規範從事攻勢網路手段等經驗,充實網路司令部效能。無論如何,擴張權限做法,或能改善從事外國攻勢影響行動的指導現況。

 加強交流 善用盟邦優勢

 施壓型戰略,有賴大體上仍待開發的助益優勢:美國的民主盟邦。北約盟邦對反恐戰的貢獻,不僅提升情資蒐整效果,更有助於阿富汗境內持久自由作戰行動。在最密集時期,位於阿富汗的國際安全支援部隊,成員來自全球51國,許多國家都曾主掌區域指揮部的戰場;北約於布魯塞爾總部,成立專責情資分享的恐怖主義情資小組。如今,美國與其他36國,都出兵支援阿富汗境內堅定支援作戰行動,對抗恐怖分子威脅。

 歷來北約盟邦多次成為假訊息事件的受害者,如2007年愛沙尼亞、2016年英國、2017年法國與德國等,都可供美國借鏡,並強化對抗此威脅的訴求。美國暨其民主夥伴,對政府體制和價值的共同投資,諸如媒體自由、開放社會與法治等,則為深具潛力的持續施壓或技術抗敵形式網路行動,提供驗證成效的類似環境。基於對俄國「互聯網研究機構」的「譯者計畫」,以及親俄的烏克蘭駭客團體「網路金雕」等做出大規模調查行動,美國確實對潛在敵人將如何與西方體制為敵有所警惕;法國亦針對2017年總統大選和有關馬克宏「洩密事件」記取經驗教訓,德國則擴大其法律架構,先期納入可能的攻勢網路措施。汲取盟邦的應對訣竅、重新規劃未來揪出類似敵人的積極作法,將是美國下一步落實的正確方向。

 美國應說服民主盟邦並交流合作,吸收其對抗外國影響活動,以及鬆綁其攻勢網路行動限制的經驗;另運用相同的遊說機制來建立正式管道,提供美軍網路司令部相關情資,並分享結果與行動建議。

 結語

 資訊作戰是一日千里的新興科技,用於干擾與摧毀社群媒體公司和政府面臨的威脅。未來衝突勢將提升假訊息活動的效果、造成不實資訊真假難辨,並鎖定特定選民族群,俾大規模操弄選情。

 反恐經驗可茲借鏡,但並非萬靈丹。美國反恐戰略的關鍵要素,防阻恐怖組織掌控領土、自根據地打擊恐怖分子、剪除敵戰鬥有生力量,構想殊值參考,但無法全盤套用在複雜的數位假訊息戰場。此外,對抗假訊息之戰,高度取決於人性操弄濫用和顛覆破壞的敏感性。民主之敵,志在攻擊社會大眾對整個體制的信心;綜合以上經驗,美國政府務須動員社會多方資源,據以克敵制敵,另有賴科技、政治、法律與經濟各界群策群力,堅守對民主體制的信念,方能確保在數位資訊戰場上制敵勝敵。(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