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請你看路好嗎

◎偌堯

 風很強,雨像水壓不足的蓮蓬頭忽大忽小,兩手一上一下抓緊傘柄與傘把,逆著風,我將頭縮進傾斜歪扭的傘面後方,導致才沒走幾步就與他迎面撞上。

 人與人在平行世界中交集的機率有多高?我沒仔細查過數據,只知道套掛在手腕上半透明紅白塑膠背心袋裡的雞腿便當,因為這一摔飯菜全都餵了地板,左半邊臀腿好巧不巧跌坐水窪中,狼狽不堪的我,一手撐起身體一手握住已倒翻成雞毛撢子態樣的傘骨,滿肚子怒氣正想爆粗口,一句渾厚男聲憑空打斷我的思緒:「對不起。」

 話才到嘴邊,硬生生吞回去,這魯莽的討厭鬼還挺識相,竟讓我氣消了一半,終於與他四目相對。

 「嗯,你要賠我一個便當。」下意識就脫口而出的要求沒道理,四周氛圍卻有微妙變化,「哈,好啊!」他帶著笑伸手,我怯怯地覆上掌心,輕輕一握讓距離又近了點,「我先幫妳把傘救回來,再補償妳一隻雞腿,好不好?」這下有趣了,我變成鬧脾氣被哄乖的孩子,高招!

 明知作用不大,我仍低頭拍了拍溼透的牛仔褲,「你每次這樣哄女生都有效嗎?」他先是一臉詫異停下手邊動作,很快又恢復鎮定,「妳知道這種行為通常叫吃醋嗎?」慘,被殺球,遇上高手,「一般人會就此住嘴?」他聽完露出饒富興味的表情,將那把可憐的傘束好,敲一下我的頭,「可見妳不是一般人。」

 大膽狂徒,竟敢敲本小姐的頭,才想發作,已往前移動的他,轉過身向我招招手,「快點跟上啊!不然雞腿沒了。」

 「那麼有自信人人吃這套?」聽話加快腳步,我沒好氣的問。「男女相處很複雜嗎?」他沒等我回答又繼續說,「太多試探會失去初心,最簡單純粹的一刻。」

 我頓了頓,「真假要如何分辨?畢竟那只是一瞬間。」彷彿這不是難題,「既然只是一瞬間,妳幹嘛在意真假,何不享受過程?」又來了,那種透視人心的眼神。

 「提得起一定放得下?」我不相信事事美好,繼續找碴。「這個問題不會有『正確解答』,人生本來就酸甜苦辣,『享受』不一定是開心的,可能是難過啊!」踏入便當店前,他忽然認真了起來,「沒有衝動,人生就少了樂趣,我可能做錯很多決定,導致現在的痛苦,再困難也要承擔,這是必須的過程。」

 拿到雞腿便當了,這話題應該再談下去嗎?他看出我的猶豫,「人會回想起某個點、某個時間,懊惱當時如果不要怎樣就好了,但妳無法重來啦!」

 偶然的相遇,是沒有預期的,就像我今天又在雨中撞到人,但這次的對象是大樓警衛,「小姐,請妳走路看路,好嗎?」同個位置,同樣天氣,不同反應,不會是他。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