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土耳其軍購S-400 北約抗俄現破口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呂學仁

  土耳其不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夥伴反對,堅持從俄羅斯引進S-400防空飛彈系統,成為北約1949年成立以來,俄製軍備首度進駐北約成員國,不僅讓美國決定將土耳其踢出F-35匿蹤戰鬥機開發計畫作為懲罰,也令北約的抗俄防線出現缺口。

 位處歐亞要衝 兵家必爭之地

 土耳其位居歐、亞大陸交界,三面環海,東北部與高加索諸國接壤,西北部與東歐相連,東部及東南部與中東敘利亞、伊拉克與伊朗等國為鄰。由於位處歐亞大陸戰略要衝,土耳其海峽(又稱黑海海峽)同時也是連接黑海與地中海的要道,戰略地位極為重要,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

 正因為土國地緣政治關鍵,因此得以在1952年獲准加入北約,成為北約成員中唯一的穆斯林國家,更是北約圍堵共產國家向地中海擴張的重要國,包括保加利亞、羅馬尼亞與俄羅斯等國船艦要通過土耳其海峽,都先取得土國許可。為圍堵俄羅斯與伊朗軍事威脅,美國為首的北約成員國皆與土耳其保持密切軍事合作關係,並在其境內部署飛彈防禦系統。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成千上萬敘國難民透過各種管道逃往歐盟國家,動亂不止的敘利亞也成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大本營,美軍駐紮土耳其軍事基地對IS發動空襲,土耳其也成為西方國家處理敘利亞難民危機的主要管道,戰略地位有增無減。

 土耳其態度反覆 令美國不安

 長期以來,土耳其外交政策在大國之間遊走,利用大國間矛盾謀取利益。2015年一架俄空軍Su-24攻擊機在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處,遭到土耳其F-16戰機擊落,土俄雙邊一度陷入低潮,但沒多久就冰釋。2016年7月,土耳其軍方政變失敗,期間,莫斯科曾給予艾爾段政府情報支援,俄、土關係迅速升温,軍事合作更取得重大突破。另一方面,軍方失敗後,艾爾段政府大舉掃蕩國內反對勢力,公務人員與異議人士不是被解僱,就是遭到逮補,導致人權狀況不斷惡化,引發時任歐巴馬政府諸多指責,美、土關係也轉趨惡化。隨著美國牧師布朗森遭土耳其政府的逮捕起訴,兩國關係進一步陷入緊繃。

 2017年9月,土耳其突然宣佈已與俄羅斯簽訂協議,將向俄國購買4個營的S-400防空飛彈系統,總價值為25億美元,震驚西方世界。S-400為當前俄羅斯最先進防空飛彈系統,使用40N6彈種時,最大射程可達400公里,除土耳其外,中共也採購4個營的S-400防空飛彈系統。

 儘管土耳其保證S-400由土國軍人操作,但美國會議員與軍方仍相當擔憂,因其加入F-35先進戰機開發計畫且採購100架F-35A,一旦同時獲得S-400飛彈與F-35戰機,俄方可能會利用S-400施壓,獲得F-35機密參數,因此,強力反對土耳其購買S-400飛彈。土耳其採購的首批2架F-35戰機於去年6月21日出廠,並送亞利桑納州路克空軍基地,作為土國空軍飛行員換裝訓練用途。由於不滿土耳其政府執意購買S-400飛彈,同年8月美國參議院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中,要求延緩交付土耳其F-35戰機,除非國務院能證實土國沒有購買S-400飛彈,這項法案也獲得美國川普總統簽署批准。

 然而,安卡拉當局堅持軍備採購事關主權,不容他國置喙。今年6月,五角大廈對土耳其下達最後通牒,要求在7月底前向俄國取消採購S-400飛彈系統,否則,將把土耳其排除於F-35計畫之外。由於安卡拉當局仍堅持購買S-400飛彈,美國政府乃於7月17日宣布將土耳其踢出F-35計畫,土耳其企業為F-35製造935項零組件合作計畫自此停擺。 

 入歐談判未果 俄趁虛而入

 俄羅斯出售S-400防空飛彈系統給土耳其,除了豐厚的軍售收入外,政治上別有用意。首先,藉由軍售分化土耳其與北約其他成員國的互信基礎。土耳其傳統兵力為北約第2大,其雖然獲准加入北約,但是加入歐盟的談判卻陷入停頓;今年3月,歐洲議會建議終止與安卡拉進行的入歐談判,使土耳其相當不滿。人權狀況惡化是土耳其無法加入歐盟的近因,遠因則因其宗教信仰為伊斯蘭教,無法獲得多數歐盟國家認同;同時與希臘又存有塞普勒斯領土爭議,而希臘正好是歐盟成員國;故「入歐」一直遭到希臘反對。另外,1991年底蘇聯解體、華沙組織解散,北約透過4次東擴吸收前華沙成員國;北約勢力西進,嚴重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空間。俄羅斯正好利用軍售武器,裂解北約成員國關係,報復北約東擴之仇。

 其次,莫斯科方面也乘機推銷更多俄製武器。美國揚言取消交付F-35戰機之際,俄羅斯軍火商宣布準備好向土耳其推銷Su-35與Su-57隱形戰機,並打算與土耳其合製S-500防空飛彈系統,讓俄製武器系統更進一步打入北約體系中。

 結語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自認土耳其戰略地位重要,在解決敘利亞與庫德族問題上,扮演不可獲缺地位,所以毫無忌憚與俄羅斯愈走愈近,致使北約防範俄國與中東反恐戰線出現鬆動,甚至可能就此坍塌。為了阻止土耳其引進S-400飛彈,美國除了拒絕交付F-35戰機外,另有其他懲罰手段,華府恐不惜祭出2017年通過的《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可以對土國施加經濟與外交制裁。美國是土耳其第一大出口市場,如果真的施以制裁,土耳其料將付出慘痛經濟代價。

(作者為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