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秋月光華

◎莊雲惠

 漸漸遠離酷暑威逼,秋高氣爽,清風溫和地輕撫大地,空氣中瀰漫舒暢氣息,這真是一個宜人的季節。

 我喜歡品讀宋代文學家歐陽修的〈秋聲賦〉,他極盡想像之能事,描摹聽到的聲音:如淅淅瀝瀝的雨聲,夾雜著蕭颯的風吹樹葉聲,轉瞬間又變得澎湃起來,像江河在夜間湧起波濤,風雨驟然而至。碰到物體發出鏗鏘聲,彷若金屬撞擊的聲音,再仔細諦聽,又像銜枚疾奔準備襲擊敵人的軍隊,沒有號令聲,只有人馬行進的聲音……「此何聲也?」他鋪陳文意,刻意問道。接下來引出童僕的回答:「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然後,說出一個魅惑的答案:「此秋聲也」。秋天是什麼聲音?誰能靜心聆聽秋天的聲音?而這流轉於天地之間的商樂,又會給人帶來什麼感受?

 秋天是情思紛飛的季節,是想像奔馳的季節,是詩詞吟詠的季節,是心靈被楓葉染紅喜迎西風的季節,是在中秋佳節靜享一夜燦爛的美好季節。

 我喜歡秋天,喜歡徜徉徐徐金風並掬取一瓣秋色,閱讀幾分浪漫緒意,收集絲縷情韻入詩、入畫,也悠悠入心。

 我鍾愛秋天,鍾愛在秋風駘蕩時仰望一輪明月,任無邊情思輕翔於浩瀚天宇,採擷一個個玲瓏的音符,詠唱天文雋永的旋律。

 走在無邊秋色,走進中秋月明的光華裡,吟誦著詩仙李白的詩作:「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一樣的月光,因人殊情異,而有不一樣的思懷;高懸的月亮俯視大地,看著輪迴在愛怨嗔癡的癡男怨女,陷溺於名利競逐的芸芸眾生,會投以什麼眼光、報以何種神情?是否還是秉持曠世明麗之姿,以如一的柔情,給與亙古至今不變的醉人清香?

 中秋,因居孟、仲、季三秋之中,而十五又恰巧是月中,所以農曆八月十五被稱為「中秋」或「八月半」。自古以來,這個節日備受重視,不斷被賦與傳說與不同意義,體現了傳統文化多元與多姿的瑰美色彩。「月光如水水如天」,盈盈皎月,溶溶華彩,如水瀑般漾出晶瑩的碎片,在秋涼的夜裡,逸飛著活潑的機趣!試問,神話裡的嫦娥、后羿可安好?吳剛還繼續伐桂嗎?玉兔是否已將藥草搗碎了?即使現代早已證實這一切都是虛假,但仍如花香、葉影、風籟、蟲鳴、鳥唱……飄遊在人們心中,豐富了秋節的夜涼氣氛與幻美情境。

 月圓象徵人團聚,諸事圓滿。蘇東坡在中秋節思念弟弟寫下〈水調歌頭〉:「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這佳節美願深得人心,不管悲歡離合,無論天涯海角,只要心相連、情相繫,家人能夠安康地共賞明月,就是莫大的幸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