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這個世界會好嗎

◎王漢國

 一位知名的儒學大師,在他晚年接受專訪時,道盡了對「世間出世間」的真知灼見,以及「自如自主」的生活意境,誠屬難能可貴。

 若問何謂「世間出世間」?他的回答甚為簡明扼要。他說道:「世間是生滅,生生滅滅。出世間是出生滅,超出生滅來,亦即不生不滅。」的確,綜觀他的一生,風裡來,雨裡去,大浪千條,飽經憂患,卻始終是個「樂觀主義者」,何以致之?

 拜讀他的訪談錄之後,深切感受著早些年代的「通儒」之輩,其思想是奔放的,視野是遼闊的,心懷天下、堅定無比。在他們奔放不羈的思想中,猶如置身於汪洋大海,卻深諳生存之道,不尚虛華,一切講究要從「本我」的思想出發。其念茲在茲者,殆為如何化險為夷,轉危為安。

 對於這位大師級人物,其所秉持的「冰霜歷盡心不移」的情操和志節,在歷經逾半個世紀的反覆考驗,已在在證明了「平凡見偉大」的道理,可欽可佩。

 《這個世界會好嗎?》是他的專訪錄出版時所訂的名稱,引人遐思。據書名原典記載: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梁漱溟的父親梁濟準備出門,遇到漱溟,兩人談起歐戰的一則新聞。「世界會好嗎?」梁濟問道。漱溟回

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裡去的。」「能好就好啊!」梁濟說罷就離開了家,往淨業湖畔摯友彭翼仲處,將遺書續寫完畢。三天之後,梁濟投淨業湖自盡。

 梁漱溟為一代大儒,深諳佛學與儒學之理,並崇尚「獨立思考,表裡如一」;在接受專訪時,他一再地表示「我承認我自己是思想家,不是學問家。」因為,學問家擅於吸收,思想家貴在創造,兩者不可混同。他所著《東西文化及其哲學》、《中國文化要義》、《人心與人生》,皆屬「萬物靜觀皆自得,大塊假我以文章」的中道實相之作,千古流芳。

 回到原題旨,《這個世界會好嗎?》,或者說梁氏為何在歷經近三十年嚴酷政治運動的考驗之後,仍能不移其志地認為「這個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裡去的」?

 筆者認為,這涉及到他對生命的認知和人生態度。他的生命認知,包含了佛學及儒學上的修為徹悟。「不捨眾生,不住涅槃」,是他修佛的大乘境界;「極高明而道中庸」,則是他習儒的隨世功課。至於他的人生態度,便是「我想做的事都做了」,如推廣庶民教育、鄉村自治等。

 因此,「從生活中實踐,從實踐中證得」,正是漱溟先生留給後世的寶貴遺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