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紅柿繫親情

◎蔡明裕

 市場上的紅柿總是很吸引我,記得就讀小學三年級時,家裡經濟拮据,父母親給的零用錢,在學校買零食都不夠,實在沒錢去買紅柿解饞。

  母親至菜市場買菜,也不常買水果,剛上市的紅柿昂貴,母親捨不得買。有一天我感冒請病假未上學,中午母親從田裡提前回家,見我發高燒,便騎腳踏車載我就醫,在半路上,母親回過頭看我有沒有坐穩時,我看到母親滿臉泛紅,汗流浹背。

 就醫後,母親順道至菜市場買菜,問我喜歡吃什麼水果,我精神萎靡沒有回答,到了水果攤前,母親再次詢問,我抬起頭看到紅柿整齊地擺在木攤上,呈現紅橙橙的果皮,我隨口說「紅柿」,母親微笑著,停好了腳踏車,就買了一包紅柿,掛在車把上,再牽著腳踏車採買其他蔬菜。

 腳踏車騎出了菜市場,母親為趕回家煮午餐,就騎得更快,秋陽雖較不炎熱,我抬頭望向天際,太陽就像一個熟透的紅柿掛在天上。

 半路,母親又回頭看我有沒有坐穩,我身心疲困垂頭喪氣,但雙手還是緊拉著車架,也看了母親一眼,焦急的母親臉龐更加泛紅了,汗如雨下,我看到車把上那包紅柿搖晃著,熟成的紅柿就像母親流汗泛紅的臉孔,沿路上,母親的臉龐和紅柿烙印在恍惚的腦海裡,令我終生難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