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塔拉瓦戰役 美軍付出代價為登陸戰奠基

◎温培基

 前言

 塔拉瓦戰役是瓜達康納爾戰役後,首次結合航空母艦、機動補給及兩棲作戰艦的島嶼登陸戰。美軍以強大海空優勢,企圖以火力壓制塔拉瓦島上的日軍,繼以登陸部隊控制全島。但此役美軍卻以極大的傷亡始獲得勝利,為太平洋戰爭寫下可歌可泣且值得探究的歷史。以下就戰前情勢、雙方作戰構想、作戰經過與檢討評析,分述如下:

 戰前情勢

 1943年3月25日,日本大本營策定「大東亞戰爭第3段作戰帝國海軍作戰方針」及「聯合艦隊作戰方針準則」,決定島嶼本身之防衛,須對優勢敵軍發揮獨力且持久之抵抗,待增援部隊到達,使艦隊主力遂行自由果敢之決戰。

 1943年8至9月間,美軍分別襲擊威克島、南鳥島、吉爾伯特群島及拉包爾島等島嶼。日軍大本營鑑於太平洋中部戰況緊急,自日本國內、韓國、滿洲及中國等地,抽調兵力前往太平洋中部;並令陸軍派遣必要之部隊及補給單位,至太平洋中部,由海軍指揮官指揮。

 1943年8月30日,美軍對塔拉瓦島進行先期轟炸,迫日軍航空部隊撤離搭瓦拉島,擄獲日軍火砲、高射砲,並掌握其工事部署。

 1943年8月1日,緬甸宣布獨立,簽訂日緬同盟條約並對美英宣戰。

 1943年9月,義大利墨索里尼政府下台,宣布無條件投降。

 1943年10月14日,日菲簽訂同盟條約。日本政府同日發表「帝國政府聲明」,菲律賓方面陸軍最高指揮官黑田中將,公告撤廢軍政。

 1943年9月30日,日本御前會議訂定「絕對國防圈」,包括千島、小笠原、西部新幾內亞、印尼及緬甸等,加強其戰力,以對抗英、美為主的反擊。

 雙方作戰構想

 日軍:擊滅進犯美軍。

 第3特別根據地隊擔任吉爾伯特群島等之防備,在各要點裝備20公厘口徑以下之砲台及大批高射砲,防備英、美戰機轟炸與艦砲射擊。貝蒂歐島周圍淺水礁設置三角錐、鐵刺網和椰木柵等障礙;同時在灘頭以鋼板和珊瑚沙建構半地下式碉堡,形成要塞堡壘,抵禦重砲轟擊。在阻滯敵軍登部隊後,配合岸砲阻殲登陸舟艇及兵力。

 美軍:奪取塔拉瓦島,建立太平洋中繼基地。

 美軍分別以海軍陸戰隊1個師於塔拉瓦島、陸軍1個師於馬金島登陸。以海軍艦砲及空中轟炸,摧毀日軍大部分守軍兵力,海軍陸戰隊在海空軍火力支援下,以登陸艦艇迅速登陸並占領機場。

 作戰經過概要

 1943年11月20日,美軍以軍艦、轟炸機和戰鬥機,向貝蒂歐灘頭轟炸和掃射。當美軍登陸部隊駕駛兩棲登陸車開始登陸時,日軍海岸砲群開始攻擊,美軍前3舟波兩棲登陸艇在日軍砲火下全數被擊毀,人員全部戰死。接續第4、5波人員因車輛不足只能涉水登陸,同樣遭到日軍砲火攻擊,最終被迫撤退。

 11月21日,美軍重新獲得增援,在大量戰車和火砲掩護下重新發動攻勢。礁盤陣地上,美軍力量愈來愈大,美軍始攻克塔拉瓦環礁上的日軍據點。日軍指揮官柴崎惠次少將在美軍砲火及包圍下戰死,日軍頓失指揮,無法發揮協同作戰。

 11月22日,美軍發動全面進攻。由於日軍在貝蒂歐島西部配備多門火砲,美軍以艦砲砲火壓制日軍,登陸部隊趁機運用炸藥包、爆破筒發動攻勢。日軍雖在此時發動3次自殺式衝鋒,但最終仍被迫撤退至貝蒂歐島東邊。

 11月23日,美軍全線出擊,開始掃蕩全島。先以艦砲不斷對日軍堡壘砲擊,艦載機再進行最後的轟炸。日軍總計發動4波反擊衝鋒攻勢,但均被美軍擊退。當天下午1時,美軍奪取機場並占領機場周圍的陣地。

 11月24日,美軍最後以海空軍及陸戰隊協同作戰,瓦解島嶼東方陣地,結束塔瓦拉島戰役。

 檢討與評析

 一、後勤補給 決定防衛作戰成敗

 日軍計畫在國內及滿洲等地運送後勤補給物資,提供太平洋中部島嶼防衛作戰使用;惟途中遭美軍空中及海上火力擊沉,導致所獲物資有限。日軍在美軍登陸後,僅以島內物資與美軍抗衡,因物資不足,對美軍發動近距離衝鋒反擊。由此得知,後勤補給之先期整備與預囤,是防衛作戰成功之基礎;過度倚賴島外援助或他國支援,非長久之策。

 登陸作戰初期,日軍雖藉近灘、岸際阻絕及火砲,造成美海軍陸戰隊嚴重傷亡,但島內後勤補給缺乏,無法形成持續性戰果。一旦美軍重型裝備登陸後,僅能設置沙堡要塞與之抗衡,最終以戰敗收場。反觀美軍在海空優勢條件下,源源不絕為第一線部隊提供後勤補給,為勝利主因。

 二、戰場情報準備 影響作戰成效

 美軍在作戰整備初期,深信海軍艦砲足以殲滅塔拉瓦島上日軍戰力,登陸部隊無須花過多時日及整備,即可控制塔拉瓦島及其機場。對日軍島上工事、阻絕等均未詳加調查,加上對潮汐、近海暗礁及珊瑚礁深度判斷錯誤,導致大多數登陸艦艇(車)擱淺,遭日軍砲火猛烈攻擊,造成陸戰隊嚴重傷亡。後續由小部隊登陸,建立綠色海灘,始得以完成登陸作戰,攻克塔拉瓦島。足見戰場情報整備,不僅應包含敵軍作戰整備,同時區域內相關事項均應翔實調查。

 三、指揮效能有助戰力發揮

 反擊作戰實為島嶼作戰成功之要素,日軍於作戰前擬定夜間反擊計畫,並完成多次演練,唯在美軍海軍艦砲及空中轟炸下,淺水區通訊線路中斷,指揮官柴崎惠次少將亦於轟炸中陣亡,日軍失去指揮中樞,部隊無法發揮協同作戰效能。另日軍於美軍後續部隊登陸後始發起衝鋒,錯失反擊良機,無法對美軍登陸部隊產生威懾效果。由此可見,指揮官的決心下達具關鍵性影響,足以決定島嶼防衛作戰成敗。

 反之,美軍在登陸的第一天雖遭嚴重打擊,部隊幾乎無法登陸,但零星的登陸部隊在萊恩少校指揮下,迅速重整,建立臨時陣地。翌日與支援的瓊斯部隊不僅開放綠色海灘,建立後續部隊的登陸場並發動攻擊,美軍同時適時地運用戰車與步兵協同作戰,給予日軍有效打擊,產生決定的效果。

 以上,足見指揮官在戰場上不僅須下達作戰指令、統一指揮部隊,隨戰場情況的變化靈機應變,亦是相當重要的因素。

 結語

 美軍在塔瓦拉戰役中付出嚴重代價,也獲得寶貴的登陸作戰經驗。此役之後,美國太平洋艦隊在夏威夷模仿貝蒂歐島上的日軍工事,供海軍陸戰隊登陸作戰演習。塔拉瓦戰役讓美軍從中汲取了慘痛教訓,進而使美軍在太平洋島嶼爭奪戰中逐漸成熟,為密克羅尼西亞、硫磺島,沖繩島等戰役奠定穩固的作戰基礎。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