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幸福達陣】動物藝想貫古今

◎姜捷

 帶著十分好奇,在仲夏叩訪松山奉天宮,想看看為什麼故宮能和寺廟結合辦藝術展?在一步一句的警世語錄中拾階而上,被偌大的展廳所震撼,一群孩子們爭先恐後地發問,以及在聲光秀的郎世寧變身駿馬前嬉鬧玩耍,我確定了──讓孩子接觸動物,欣賞古物,是毫無違和感的幸福滋養。

 中國人特別愛讓動物走入藝術,走入生活,走入求吉避邪的精神層次。「家」,就是屋子裡有一頭豬;院子裡養雞求「吉」,也自惕「風雨如晦,雞鳴不已」;魚缸裡養魚,企盼著年年有餘,且享莊子的觀魚之樂。深深感謝「動物藝想─故宮新媒體暨藝術展」策展人以古畫古物說動物故事的用心,優游在展場裡,浸淫於藝術美學,驚訝於科學新知的運用,感受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古今相融,更可以窺探動物世界裡的社會學,領悟於我們真該拜動物為師,向動物學習。

 「動物藝想」很親切地在民間廟宇展出,沒有禁止走近的紅繩隔開,沒有禁止觸摸的警語形成距離,也沒有禁止拍攝或不准用閃光燈,孩子們盡情地操作電子遊戲機尋索古代巨鱷與鯨魚,對照《本草綱目》與《三才圖會》的白描;也可以從立體光雕百福瓶的光秀中,聽到紅蝠拍翅與鳴叫的聲音;且試一試只有皇帝才可以清賞把玩的轉心瓶,膽子大一點的,還可以細觀現今醫療科技實錄的「狗貓斷層掃描」;於是,四百多年前,南懷仁手繪的《坤輿全圖》並不遠,我們能以一支遙控器虛擬實境穿梭古今,實比康熙皇帝幸福得多。

 我個人偏愛清朝的《鳥譜》,雖然看不懂以蒙古文和滿文所記述的鳥譜生態習性,也能感受到沒有攝影技術的清代人記錄鳥類百科圖鑑的用心,或單隻,或雙宿,或齊飛,在花間,在樹梢,在水畔……神態、構圖、筆墨完全不輸給揹著攝影重裝備,攀登高山叢林,辛苦拍攝鳥生態的賞鳥專家作品。更令我驚艷的是清代的錢塘人聶璜所繪的《海錯圖》,每一幅鱟、螺、蟹、蝦等海中生物都如許逼真,是極有西方光影概念的工筆畫,在層層設色敷染中感受他數十年客遊海濱,賞盡奇珍的人生況味,一生做好一件事,留芳千古,何等自在!

 五代人所描繪的〈秋林群鹿〉光彩浮動,生意榮茂;清臣沈振麟的《耄耋同春》貓蝶畫冊,也常常上演在寵愛毛小孩的家庭;老祖先在洞穴壁畫動物留給後人看,用木雕或骨雕小動物給孩子當玩具,而現代人用動物圖案作為家飾,給小孩抱絨毛娃娃、看卡通片、讀床邊故事,都繞著動物打轉,古畫古文物與動畫真寵物都相融在生活中;從古至今,人類從不孤單地與動物們一起幸福地共同生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