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融冰

◎楊崢

 妻子吵著要離婚的時候他正在工作中忙得焦頭爛額,公司剛聘了一群年輕人,要經營社群平台,佔的是他公關部的辦公室,他們五個人硬生生地被擠到茶水間旁的簡易會議室。

 辦公室開始大興土木,全新的設備和電視牆被架起來,咖啡和馬芬的香氣瀰漫在充滿著油漆味、木料味的空間,聞起來很塑膠。

 分配到會議室的他們將各式道具、資料以及傳單疊在進門右手邊,原本的八人會議室要塞下五個人的OA和三個五斗櫃,最後他們還是塞完了。

 擠在小辦公室沒什麼,但可怕的是每次的主管會議。從星期二,他就會開始焦慮下星期一的會議。

 他的業績比不上GA裡的數字,公關部門很多時候都提不出數據證明自己為公司帶來多少利益。

 新成立的社群數據DA小組,輕輕鬆鬆就成為凌駕所有部門的當紅炸子雞,享有公司最多的預算和福利,也受到老闆的另眼相看。

 他的部門也曾經是老闆最重視的,但這五年,編制從原本的十五人變成五人,他就知道自己的時代過去了。

 大學讀的是廣告,誤打誤撞進入公關界,對於半夜醉醺醺回家造成的婚姻不保,他也從來不辯解。

 妻子是他曾經服務公司的櫃檯小姐,親切動人,擁有一雙可愛的酒渦。但是酒渦現在已經退化成皺褶,裡面裝滿忿憤不滿。

 當初他被挖角時,曾經邀老婆一起跳槽,老婆卻說不要他綁手綁腳。

 「我在這裡習慣了,而且老闆也覺得我可以繼續留下來。」

 那個體貼的女人,在生完兩個兒子後,變得有點陌生。

 其實他現在應酬的時間已經很少了,大部分時間他都在熱炒店和老王兩個人喝生啤酒。

 回不去的不是家裡的冷空氣,還有一種莫名的自尊。

 「你這星期每天八點不到就回家了,發生什麼事嗎?」

 他無法回答,也擠不出答案。他猜自己會不會中年失業,大兒子大二,小兒子高一,都是他老婆口中亟需用錢的年紀。

 這種焦慮讓他不知不覺失眠了。

 公司年度特賣就要起跑,整個部門都動起來,他終於又找回一點活力,都是很熟悉的聯絡、企劃、布場等流程。

 一切結束後,又到了星期一的會議。

 他知道老闆要宣布新的公關部經理,他們的業務部又從五人變成十五人,但是其中三分之二都是社群數據小組,他們的老大是一個二十五歲梳油頭的年輕人。

 他摸了自己的臉,變得粗糙了,沒有光澤,只有汗水。

 一堆數據報告過後,老闆意味深長地說有重要的大事要宣布,然後祕書推進來一個紅葉蛋糕。

 「老戰友,生日快樂,恭喜你又老一歲,希望你可以帶著新同事,讓公司業績再次紅炸天!」

 他不敢置信,自己其實已經做好離開公司的準備。

 這天,他買了一枝玫瑰花,他想起年輕時每次吵架復合後,老婆都會被玫瑰打動。

 冷戰一個月,夫妻倆也該融冰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