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勇敢團結一致對外 反擊中共霸凌

 索羅門日前正式宣布,與我國斷交並與中共建交,這是自2016年以來,中共挖走我國的第6個邦交國。蔡英文總統在第一時間除表達強烈遺憾與譴責,並表示面對中共的打壓,我絕不接受威脅,也不會任人予取予求;並呼籲國人勇敢團結,一致對外,走出自己的路。這既是面對中共霸凌最堅決的回應,也是我面對威脅所秉持的堅定立場。

 自2016年我國循民主機制出現第3次政黨輪替以來,中共為迫使我屈從其意志,對我國展開全方位打壓,外交圍堵是其中一環。此後,中共一方面排除我國參與國際組織;另一方面則以金援,利誘我邦交國與其建交。目的無非是希望藉由全面圍堵,窒息我外交空間,迫使我國不戰而降。但從事實發展來看,無論對被利誘的國家,或痴心妄想的中共,都是最愚蠢的決定。

 幾乎無一例外,這幾年陸續與我斷交的國家,均是受中共金援誘惑。在索羅門宣布與我國斷交前,即傳出該國曾派員赴北京與中共交易,最後敲定5億美元金援。姑且不論傳聞真偽,中共最終給或不給這筆錢,對索羅門都絕對不是一筆好交易。

 先談談不給錢的情況。依照往例,中共空頭支票總是開得很大方,但能否兌現,卻是另外一回事。最近的例證是,中共與美國大打貿易戰,前一刻才剛說購買美國農產品,下一刻就反悔,弄得美國氣急敗壞。而以金援挖我外交牆角這件事,中共跳票得更為明顯。中共與聖多美普林西比建交,承諾要蓋6億美元的深水港;與布吉納法索建交,承諾建造10億美元的高速公路、鐵路建設;與多明尼加建交,承諾30億美元的多項投資項目;與哥斯大黎加建交,承諾以4億美元蓋高速公路。這些開出去的支票,迄今都未兌現。

 再論中共給錢的情況。包括索羅門在內的這些國家,都如大旱望雲霓般期待中共撒鈔票。但就算北京大方給錢,也不見得是件好事。中共自2013年啟動「一帶一路」以來,針對特定國家金援,結果這些國家落入「債務陷阱」,還不出錢的下場,就是拿戰略資產抵押。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吉布地的多哈雷多用途港和租給中共的軍事基地,都是鮮明例子。就索羅門而言,該國中央銀行已做出評估,未來若接受中共貸款,可能使其債務占經濟成長率(GDP)比例超過45%,預示索羅門可能成為墜入中共「債務陷阱」的另一個受害者。

 這些對中共心存幻想的國家的確不智,中共的愚蠢也不遑多讓。中共想藉外交封鎖逼迫我國就範,實屬異想天開。姑不論邦交國數量並非構成「國家」要素,翻開歷史,中華民國歷經的外交危機,較之今日何只大上千百倍。1949年中共赤化大陸、1971年我退出聯合國、1979年與美國斷交,當時國際間姑息主義瀰漫,我外交處境何等艱難,但都挺住了。中共現在雖挖了我國幾個邦交國,但國際大氣候同情我國、非議中共。我國與各國的實質外交,非但未受任何影響,反而與日俱增,在此情形下,中共欲全面封鎖我國際空間,根本是痴人說夢。

 中共搶奪邦交國的舉動,非但無法讓我國就範,還無異搬石頭砸自己腳。過去幾年,中共為了營造兩岸「心靈契合」,拉攏臺灣民眾,下了很大功夫,具體作為,是從中共「中央」到各省市,推出許多所謂的「惠臺措施」。這些措施原本是要「寄希望於臺灣人民」,達致對臺懷柔統戰目的,但軍事上的對臺壓迫,以及外交上頻挖牆角,卻讓臺灣人民對中共益感嫌惡。中共始終不明白,國際及兩岸人民的交往貴在真誠;一味動粗和損人利己,只會增加疏離感。近年來,美國、日本、澳洲等國人民對中共的反感度增加,即源於中共的霸權心態。中共對臺灣人民好話說盡,但背地裡卻壞事做絕,臺灣人民看在眼裡,怎會被輕易哄騙?又豈可能與其交心?

 綜言之,雖然中共愚蠢,盡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但是我們不能忽視其敵意日增,對臺打壓力度與日俱增的事實。誠如蔡總統所言,未來中共對我國的打壓,只會更大不會更小,目的只不過是要打擊臺灣的民心士氣,迫使我國接受「一國兩制」。面對中共可想而知,排山倒海而來的攻勢,我們必須做好因應準備,團結是對抗中共一切威脅的前提,只要我們能一致對外,就無懼中共對我的任何形式打壓,走出一條屬於我們自己的道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