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留一個角落

◎琹涵

 在居住的空間裡,我常不忘給自己留一個角落。一個角落,小小的就可以了。

 就自己一個人,可以做一點喜歡的事。或者,什麼都不做,只是發呆,只是胡思亂想,天馬行空也可以。總要有一個安靜的角落,只屬於自己一個人所有,為的是安置我的心靈。

 把喧囂擋在門外,把不快樂關在外頭,讓那些消極的負面想法都不能進來,我在安靜裡細思慢想,召回安寧平靜。然後,我想起了她。認識她的時候,她是個美少女。

 的確,她從小美麗,不寬裕的家境,讓她比一般人更早投身職場和婚姻,後來他們定居新北市。做生意的人家,忙碌無法言說。十多年前,兒子尤其體貼父母的辛勞,下班後還兼職,卻殞於一場意外的車禍,這麼乖巧貼心的兒子遠逝,對她來說,簡直是悲不可抑。

 可是,人生如此無常,有誰能篤定地說,今晚脫下的鞋,明早依舊穿得著?死亡、不幸總在一旁靜靜地窺伺著人們,只是我們一無所覺罷了。

 世上苦人多,我們未必全然知曉。所以,不論我們曾經遭逢怎樣的艱難困頓,我們都不會是那最不幸的一個。上天給與每個人的試煉都差不多,這一方若簡單,那一方便繁瑣,這一邊如果輕而易舉,那一邊恐怕窒礙難行。細想來,別人並沒有輕騎過關,自己也未必苦酒滿杯。

 夜晚時,四周一片寧靜,我在燈下讀詩,讀到岑參的〈山房春事〉一詩:「梁園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梁園的傍晚,胡亂的飛著歸來的烏鴉,極目遠望,也只看到淒涼寥落的三兩戶人家。庭前的老樹不知道主客都已經散去,每到春來,依舊綻放著和當年一樣鮮麗的花朵。

 多情的,或許也只有庭前的老樹吧?年年開花,彷彿與人世的滄桑全然無涉。真的是這樣嗎?細想來,紅塵悲喜,又有誰能置之度外呢?

 人生的短暫,也一如清晨的露水吧,轉眼終將消逝無痕。但願我們都能有豁達的胸襟看待人世的種種試煉。

 我又想:如果有人要與你更換人生,請問你願意嗎?思前想後,你不見得會同意,因為對方的負荷並沒有比自己輕省。

 請記得也要愛自己,其實,她的其他兒女也都表現不差。前些時候,她來探訪,我們說說話,她還給我看她的全家福照片,顏值都很高,真是帥哥美女齊聚一家了。眼前的兒女也都孝順懂事,成家立業,也應該是她此生極大的安慰了。

 真的,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心靈角落,不須多大,卻要有足夠的安寧和自在,可以省思,可以面對自己,更可以拿來深深的思念和祝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