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從南沙研習營淺析我經略南海意涵

南沙研習營師生除登島體驗外,更深入了解我國捍衛南疆之作為。(本報資料照片)
南沙研習營師生除登島體驗外,更深入了解我國捍衛南疆之作為。(本報資料照片)

◎侯信田 

 一、前言

 為強化國人關注與支持我國南海政策,國防部自民國100年起,每年定期舉辦梯次性之「全民國防教育南沙研習營」活動,至今已辦理22梯次,接訓超過40所大學、近400位師生,除深獲各界好評外,因國人參與度相當高,故國防部政戰局每年仍需採抽籤方式,篩選出少數幸運之師生,基此可見,我國在全民國防教育推展成效良好。

 然而,每梯次為期9日之「全民國防教育南沙研習營」,除參加對象為實際從事全民國防教育課程之國中、小學教師外,更包含國內在學之各大學院校等研究所博、碩士生等,故無論在年齡層、教育程度上,均是經特別設計與考量;另外在活動課程部分,更是融入「南海戰略」、「國軍建軍史簡介」、「全民國防教育」及「島上生活體驗」等不同面向,其目的除為持恆「全民國防教育」之國家重要政策外,同時也是我國持續向國際間,表達聲索立場之具體展現;以下就近年南海情勢、研習營活動目的與意涵作淺析:

 二、南海情勢淺析

 (一)我國立場

 追溯南海諸島主權問題,自中國漢朝時代《漢書》中,就有明確記載先民前往之紀錄,直到清朝宣統元年(西元1909年),日本人西澤吉次亦曾企圖占有東沙島,惟當時因清廷政府得知消息後,即派遣當時廣東水師提督李準、乘伏波、琛航等人,乘艦巡視前往南海諸島,並且刻石留念以宣示主權,後來至1935年由我中華民國正式命名為東沙、西沙、中沙及南沙群島,並進行繪製由國土向南至北緯4度,呈U形之「11段線」。

 2015年5月,由於南海爭議持續升溫,緊張情勢再次高漲,我國政府則在基於1952年《舊金山和約》及《中日和約》等有效文件下,再次重申主權立場,同時提出《南海和平倡議》,以和平為前提下,提倡「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立場,呼籲南海周邊國家,應以區域穩定及發展為目標,共同協商南海資源之共享條件。

 (二)近年爭議與主因

 共軍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在南海之軍力擴張更為頻繁,尤其在「強軍夢」指導下,中共積極朝「海洋強國」之野心,目標發展更是明確;另在2015年《中國的軍事戰略》白皮書當中,中共更將海軍軍事戰略,從「近海防禦」調整為「近海防禦、遠海護衛」,可見未來中共持續發展海軍戰略與擴張勢力之野心。

 惟近年南海爭議不斷,其問題核心無非是中共在南海的霸道之種種行徑。與越南爭議,主因除2014年私將「981號鑽油平台」,開進越南專屬經濟區之西沙群島海域,進而爆發「中」越激烈衝突外;上月中共勘探船「海洋地質八號」,在其武裝海警船護衛下,再度進入南沙群島最西側萬安灘進行石油勘探作業,越南即派出大批執法船趕赴現場,干擾中共船隻作業,雙方對峙數時、氣氛再度緊張。

 與菲律賓爭端,主要是2015至2016年間,中共私自在與菲國主權爭議之經濟海域及島礁,以人工方式「吹沙填海」並加以「軍事化」外,過程中甚至破壞海底珊瑚礁及自然生態,另中共亦經常派遣軍艦。阻攔菲律賓漁船,進而影響經濟,終究引起不滿,致菲國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因此才有所謂2016年「南海仲裁案」,並且誤判我太平島實為「島嶼」而非「礁」之事實;另外,在今年4月及7月,中共為威懾菲國在中業島進行軍備任務,更多次派遣百艘漁船進行集結、包圍,令菲國相當頭疼。

 三、研習營目的與意涵

 (一)證明島嶼符合生存條件

 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由荷蘭海牙聯合國法庭(PCA)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主要以水漲潮高度,致誤判我太平島乃是「礁」而非島嶼,同時認為這些岩礁是「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結果直接影響我國12浬領海及200浬經濟海域之國家利益;惟經探究具國際海洋法第121條之島嶼條件中,第一款提到「須自然形成」及「漲潮時高於水面」等指標,及第三款提到「如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經濟生活則為岩礁」等;對照我太平島不但符合「自然形成」、「漲潮時高於水面」外,更是擁有淡水井,並且已長時間維持人類居住,基此而論,如依海洋法定義,太平島更可確立是島嶼而非礁岩,並且同時擁有12浬領海及200浬經濟海域。

 此外,以今年第一梯次研習營為例,在學員登島後更安排一系列島上活動,包含環保植樹、觀音堂祈福、郵寄明信片、海岸淨灘、鐵馬環島生態巡禮等行程,同時參訪南沙醫院、5號淡水井,及燈塔等各項生活設施;另外,島上更有由海巡官兵所維護之「開心農場」,種植多樣蔬菜以供食用;綜上而言,無論是藉由學員見證,或是島上可見之實況,在在證明我太平島已完全符合「島嶼」條件,無庸置疑。

 (二)結合教育 厚植南海主權意識

 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工作除是國家大計外,更是厚植我「巧實力」根基最佳且正向之策略。

 國防部自100年起至今,「南沙研習營」已辦理逾22梯次,接訓超過40所大學、近400位師生,其中包含多位專業學者、從事全民國防教育課程之國中、小學教師,以及就讀國內各大學院校等研究所博、碩士生等,其目的就是藉南海歷史考證、戰略情勢研究,讓我國學子更深入了解史實,以激發熱愛國家情懷,進而深耕國土主權意識;此外,也更期盼這群學子未來無論是在產、官、學界服務,均能發揮正面影響力,以擴大全民國防教育成效。

 (三)持續表達立場 捍衛主權

 依據國際法定義,所謂聲索國(Claimant Country),係指聲明索取某地區領土主權的國家,其中規定,如果1個地區被1個國家和平的、公然的占有50年,其他國家沒異議,那麼該地區就在法律上成為其領土。

 經歷史探究,除我國確擁有太平島主權外,另涉入南海主權爭端之聲索國尚有6個國家,其中包含中共、菲律賓、越南、汶萊、馬來西亞等,且近年各國在聲索作為均相當頻繁,除中共的「島礁軍事化」引來各國抗議外,近日,「中」、菲兩國因「中業島」、「黃岩島」等漁權問題仍衝突不斷,雙方派遣大量漁船對峙外,據悉近期菲國甚至考慮開放「中業島」供人民登島旅遊,以加強聲索力道。

 自二次世界大戰後及歷史論據,自民國35年12月12日起,我國成立「南沙管理處」正式收復太平島主權,另駐軍則是在民國37年由海軍彭運生少校,擔任首位太平島指揮官,同時率40餘名官兵戍守南疆,後於民國45年改由海軍陸戰隊成立「南沙守備區」繼續駐守,至2000年改由行政院海岸巡防署正式接管太平島。

 我國歷年舉辦之「南沙研習營」,除篩選從事全民國防教育第一線之教職參與外,同時包含高教育程度之碩、博士生,並以梯次性配合海軍任務來進行,此番設計更是我表達聲索立場之堅定展現,期能爭取國際關注與重視。

 四、結論

 以軍事戰略的角度論,太平島之主權價值除是我屹立在南海一艘「永遠不沉之航艦」外,更攸關12浬領海及200浬經濟海域之國家利益;惟就近年觀察,中共與越南、菲律賓等國經常發生衝突,且緊張氣氛高漲不減,如此對區域和平及經濟效益並無實質幫助。

 基此,建議我國除應持續藉全民國防教育,以厚植國人主權意識外,仍應要繼續呼籲《南海和平倡議》之意涵,且以「主權在我」為不變立場,開啟和平對話機制,力求達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之最高目標,維護區域穩定同時共享海洋資源。(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