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澳洲部署遠洋艦隊的戰略願景

◎陳軒泰

 皇家澳大利亞海軍預備在2020年代中期接收第1艘「阿拉弗拉級」(Arafura class)近岸巡邏艦和「獵人級」(Hunter class)級輕巡防艦,顯現出當局應對不斷演變的亞太地區和全球安全動態,也凸顯澳洲需要1支遠洋艦隊來減輕現役的油彈補給艦(OPV)和巡防艦的戰備負擔。

 近代歐美戰略學界提出的「大陸島」理論,澳洲大陸接壤幅員遼闊的海洋,但是隨著亞太地區安全模式的變化,海軍保護國家利益的任務就相形增加,艦隊是否足以在不斷演變的地緣政治和戰略秩序中執行任務,已經成為現代亞太安全研究的重要課題。

 新世紀印太地區內各強權國家的不斷發展,權力模式正在改變澳洲的安全觀和變化世界中的新地位。對於大陸防禦和前沿防禦的需求,凸顯政府必須以實際作為平衡澳洲戰略規範的優缺點,藉以重振澳洲在印太地區的國力基礎。

 澳洲「大陸防禦」戰略平衡點

 1890年代,美國海權戰略學家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在他的著作《海權對歷史的影響》中概述了「無論是否願意,美國人現在必須開始向外發展,國家不斷增加的生產力需要這麼做」,儘管歷史上曾經有一些孤立時期,但馬漢的理論仍然建立了從20世紀至今美國外交和戰略政策的基礎。

 時至今日,與澳洲的繁榮、安全和生活方式息息相關的是印太地區鄰國的野心、穩定和發展方向,想確保這一點毫無疑慮,就需要政府在「長程部署」和「干預主義」的政策上採取「前沿防禦」策略,並且在防禦澳洲為主題的「大陸防禦」戰略中找到平衡,才能對抗國家安全和利益的各種威脅。

 在亞太地緣區位上,澳洲對印太地區的關注極富意義,特別是考慮到關鍵地區經濟和戰略合作夥伴,在所謂的亞太「不穩定弧」中的定位,這個地區存在著諸多傳統第三世界國家和不對稱的經濟與政治挑戰,然而,中共和印度以及圍繞它們的各小國逐漸崛起,再加上印太作為澳洲、亞太和全球經濟支柱的重要性,所以需要重建澳洲的海權戰略發展。

 此外,波斯灣緊張局勢升級,一旦美國和伊朗發生衝突,可確保全球能源供應穩定和安全的軍事聯盟,其存在的必要性日益增長,這就需要美、日、澳各國投入更多的軍事力量部署,當然包括澳洲在現有船艦平台上,賦與更大的戰備壓力,例如,在「軍團級」巡防艦、「荷巴特級」驅逐艦和未來將接收的「杭特級」輕型驅逐艦隊編制新的遠洋戰備準則。

 回歸冷戰護航艦隊編制

 參考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艦隊的護航行動,被認為是重要的海權力量,在20世紀冷戰期間,這種編制對美國、英國和法國的戰略決策和作戰指揮官而言,是一種持恆的挑戰,就像護航載運物資,來自美國的人力和資源,將成為對抗任何蘇聯入侵西歐的關鍵力量。

 時間快速推進到21世紀,愈來愈擁擠和競爭的全球海上交通線,需要重新關注發展艦隊護航能力,藉以支持缺乏防護的商業油輪和商業航運。這種日益增加的脆弱性,主要是受到潛在對手先進的反艦飛彈、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的普及化,和愈來愈強大的柴電潛艦以及小型武器、不對稱威脅和巡邏飛機的成本效益等因素,都讓充滿挑戰的亞太安全環境更形複雜。

 此外,澳大利亞皇家海軍的「荷巴特級」和未來的「獵人級」輕型巡防艦等先進載具造艦成本上漲,以及「阿拉弗拉級」巡防艦和相似等級的盟國艦隊建軍限制,形成一系列安全挑戰,換言之,各國可能會使用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戰艦,進行聯合國的海上警察行動,「高」和「低」端任務之間有明顯差別。

 了解了這些挑戰,美國和英國皇家海軍都已開始研發和採購多用途巡邏護衛艦,以減輕海軍艦隊的「尖端」戰備,例如美國以「勃克級」、英國的45型和26型巡防艦,支援國家力量投射部署,擔綱高價值任務的編組護航和飛彈防禦功能,至於像美國「近岸作戰艦」(LCS)這樣的船艦,未來藉由新巡防艦FFG(X)計畫和英國31型巡防艦計畫接替,目的在維持「高」和「低」強度並行的艦隊編制。

 這些船艦的設計目的,是要能在「有爭議的」海域中部署,以超越「阿拉弗拉級」、英國「河流級」和美國海岸防衛隊近海巡邏艦的有限能力,可對抗飛彈和潛艦,因此,新型多用途巡邏艦的功能,超出了上個世紀單純護航行動的基礎,可支援作戰和部隊部署。

 澳洲海軍的造艦能力願景

 澳洲海權的定義是聯通各大海洋,通過戰略海上運輸線支持全球90%以上的貿易,這是海運成本效益和可靠性的結果。印太地區是全球海上貿易中心,每年約有5兆美元的貿易流經南海和東南亞的戰略水道和關口。印度洋及其關鍵的全球海上交通線,擔任了世界80%以上的海上關鍵能源供應貿易,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它們是任何發達國家和經濟體的生命線。

 澳洲政府採購此類船艦,等於進一步支持當地造艦工業的發展。當代海軍造船業產業鏈已經擴展到超越傳統製造的層面,並且在整艘船艦載具的生命週期中,需要融入廣泛且昂貴的研究和開發過程,藉以提高服役壽命期間的戰備力量和可持續性,這些因素在現有的政策中經常被忽略。因此,政府支持澳洲國內設計戰艦的能力,是由政府和私人企業共同設計,重點是藉由對國內和出口國外的船艦全壽期提供技術支援,這點相似於英國的「貝宜」公司(BAE Systems)通過350億美元的「獵人級」輕型巡防艦計畫的模式,這是澳洲工業界和政府,為制定未來國防政策參考的既有成功模式。

 進一步支持這項論點,是要求政府開始制定和實施「國家戰略產業法」,以支持澳洲海軍造艦業的發展,把更廣泛的澳洲經濟再工業化,利用國防工業作為最佳實踐模型來建立實例。

 其次,支持澳洲海軍造艦業的發展,也需要政府的立法權力來平衡盟國的產業發展政策,但是,南韓仍然是競爭對手,它利用「出口導向型工業化」(EOI)的工業發展政策,將其經濟發展成為一個主要的先進製造業強國。

 觀察南韓的工業發展,受到一系列政府的鼓勵政策,包括企業稅收減輕、就業和工資稅減免。因此,為了發展澳洲自己的海軍造艦業,亟待制定相似的創新和適應性經貿政策,如果未來更廣泛的海軍造艦計畫獲得成功,澳洲海軍造艦能力的多樣化將會超越澳洲自己的造艦標準,針對亞太地區和中東不斷增長的軍備出口需求,加上國際行業合作和夥伴關係,這些誘因對於發展具有競爭力的澳洲海軍造艦業就顯得至關重要。

(作者為陸軍中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