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打腫臉充胖子 外交打壓徒勞無功

 中共利誘索羅門與我斷交後5天,又以同樣模式誘使吉里巴斯與我斷交。這是自2016年以來,在中共金援攻勢下,第7個與我斷交的邦交國。雖然中共打壓無所不用其極,欲消滅我國際主體性的企圖昭然若揭,但誠如蔡英文總統所言,中共惡霸式的壓迫,不會讓臺灣人放棄堅持。中共愈是打壓,愈能彰顯我們不受威逼的意志,也愈能讓中共的圖謀歸於徒勞。

 如同本報日前社論所言,2016年以來幾乎無一例外,與我國斷交的國家,都是受中共金援誘惑。以吉里巴斯為例,斷交的直接原因,是向我索求價格高昂的民航機未果,而中共則承諾提供贈款,採購民航機與商用渡輪。這種以金援獲取外交的方式,我國早已放棄,但中共卻樂此不疲。顯示中共連下我兩城,雖然志得意滿,但實際上「窮得只剩下錢」。它無法靠政治價值和國際道義,贏得其他國家尊重;只能用錢攏絡唯利是圖的國家,這種建立在金錢利益上的外交,如同沙灘城堡,遭受一點波浪衝擊,就會崩離。

 諷刺的是,中共經濟江河日下,但流血撒金卻連眼也不眨。今年1月,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天之內,連開國務院全體會議及黨組會議,2個場合都強調「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今年8月,中共財政部長劉昆在「全國人大會議」上發表報告,要求各級政府勒緊腰帶,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中共經濟前景確實黯淡,包括牛津經濟研究院、美銀美林及瑞銀等國際機構都已表示,中共明年經濟成長率恐將「破6」。在經濟狀況捉襟見肘下,中共竟捨得花大錢挖我外交牆角,一方面顯示它根本沒有把人民生活福祉放在心上;另一方面也凸顯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故意堵死我國國際空間。

 這個意圖自2016年起,便已赤裸呈現。除了挖我邦交國,中共還全力阻擋我國參與國際的途徑。不僅包括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及聯合國氣候變遷峰會等具有官方色彩的國際機構及會議;連我國罕病基金會出席聯合國「罕見疾病非政府組織委員會」成立大會、原住民中學生合唱團赴海外表演,也遭到中共橫空阻撓。除此之外,中共還把髒手伸進純粹的商業領域,包括施壓多家知名跨國企業,和國際民航公司,要求官方網站不准將我國列為國家。這些行徑顯示,中共已經殺紅了眼,也讓人不再對其存有任何一絲幻想。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為何不計血本,頻頻在國際上打壓我國?何以不再顧忌臺灣人民對它霸權行徑的負面感受?中共「外交部」說出了答案。在索羅門與吉里巴斯接連與我斷交後,中共「外交部」公開表達同樣一段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個「一中三段論」舊版本曾經鎖在中共的皮箱裡,這幾年再次重見天日。過去之所以暫時不說,是因為中共認為用金錢和利益,可以讓我們不戰而降;現在舊調重彈,是因為發現我國不為利誘所惑。無論說或不說,都證實中共想要消滅中華民國的想法從未改變 。

 這也暴露中共「一國兩制」的陰謀性,從「一中三段論」來看,只有「一個中國」,而這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中沒有「兩制」存在的餘地。既然沒有「兩制」,就表示中共偽裝大方給的自由、民主與人權根本不存在,香港就是明顯例子。易言之,「一中」是中共要的裡子;「兩制」則是為了達到「一中」目的給臺灣(和香港)的面子。當中共認為臺灣朝向它要的「一中」,就會端出「一國兩制」;當它認為臺灣背離它的「一中」,就連「兩制」的面子都不給了。

 一旦了解這一點後,我們就可以知道,中共何以無所不用其極在國際上壓迫我國,因為它發現臺灣不願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們之所以絕對不會接受,誠如蔡總統所言,如果我們放棄堅持,那我們世世代代的臺灣人就不會有主權,不會有自由,不會有民主,我們將會一無所有。因此,「對『一國兩制』,我們的答案只有三個字,就是『不可能』」。

 綜言之,吉里巴斯的斷交事件,是中共打壓我國國際空間的最新「力作」。這個「業績」中共自鳴得意,但回頭來看,中共除了多幾個邦交國,得到了什麼?打擊到臺灣什麼?除了打腫臉充胖子、惡化兩岸關係及引起美國、澳洲、紐西蘭及日本等大國的猜忌,中共什麼都沒有得到。臺灣非但絲毫無損,反而獲得國際廣泛同情,也驗證了古語:「塞翁得馬焉之非禍,塞翁失馬焉之非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