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步步丹心代代情

◎蔡富澧

 踢正步是地面分列式中的重頭戲,雖然已經在時代氛圍的蛻變中成為過去式,但是經由正步所展現的熱血與激情、震撼與驕傲,卻始終在踢過正步的每一個國軍官兵身上留存,在我們腦海裡激盪,畢竟,莊嚴震撼的正步分列式所代表的意義,是其他分列式所無法取代的。

 從中正預校到陸軍官校,接受了七年正統的軍事養成教育,但由於身高的關係,我只在民國六十七年參加過總統府前的大閱兵。那年暑假結束,我們接到命令,要編成兩個閱兵連北上參加閱兵,身高限制在一百六十五公分到一百七十公分,經過挑選,我很榮幸成為閱兵第二連的一員,演習連長是十六連的趙連長。

 那時我們根本沒踢過正步,一切從頭開始,擺手、踢腿、托槍、槍放下,從分解動作到連續動作,連正常上課都停了,每天反覆練習基本動作。為了加強進度,趙連長特別請他的同學,曾經擔任過實習營長的連學長來訓練我們,當我們知道連大學長的妹妹是當時華視歌星時,每個人都興奮得不得了,希望能藉著連學長一睹明星丰采,不過,最終仍是一場夢想。

 經過一個多月的嚴格訓練,我們終於在十月初搭上北上的平快車,經過八個小時的車程抵達臺北,進駐中華路上的福星國小。當時國小教室課桌椅已經清空,並擺上一張張行軍床,我們每個人的大背包就塞在行軍床下,卡賓槍統一放在槍箱裡。

 在臺北那幾天,每個參加閱兵的部隊都在搶場地,抓緊時間練習,我們算是所有部隊中最幼齒的,但是訓練的分量並不比別人少,除了在學校操場練習,甚至連晚上都帶隊到河堤上演練,為的就是不想在正式上場時出糗。

 晚上預演時,我們整隊從中華路走到重慶南路,一雙雙釘了鐵皮的軍用皮鞋摩擦著沉寂的夜路,發出清脆響亮而且整齊的金鐵聲,讓長長的重慶南路充滿肅穆的氣息。待機位置就在衡陽路和寶慶路之間,我們槍靠右肩,一個挨著一個坐在馬路上休息。直到預演開始,一個個九九八十一人的方塊隊形依序前進,通過閱兵台後到附近的弘道國中待命,全程結束後才返回福星國小。

 十月十日的清晨,我們按照正常作息,部隊集合後,就和預演一樣從福星國小出發,肩上托著生命中的第一把槍來到衡陽路口,靜靜等待。十點鐘一到,大閱官總統經國先生步上閱兵台,國慶閱兵大典開始,地面分列式在三軍儀隊和演習指揮部前導下,我們中正預校閱兵連率先上場,那時,我心情激動地一步一步踏出正步,擺頭向大閱官致敬,短短一分多鐘的時間,所有的辛苦都已完成,也都值得了。

 正步分列很辛苦,但是一步一步都是軍人的丹心與熱血,艱辛與毅力所換來的,是無法磨滅的榮耀與情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