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三明治」結情緣

◎楊崢

 那場球賽他沒有專心看。

 球賽之前,他因為執行某次任務韌帶受傷,說不沮喪是騙人的,他一向體測滿百,部隊正在推行運動員戰士,體大畢業的他正摩拳擦掌準備好好發揮,卻因為夜晚跑步前暖身不夠傷了腳。

 當初體大畢業後他不想當教練,也不想繼續過著選手生涯,家人也希望他能找一個養家的穩定職業,所以他投考軍校,走進行伍中。

 還好,除了集體、規律的生活和緊湊的訓練科目外,他很慶幸部隊還規定體能運動時間,因為軍人最重要的就是健壯的體魄。

 當排長、連長時,他最愛和弟兄比單槓、仰臥起坐,他會在關鍵時刻佯裝敗下陣來,請大家喝飲料。但是弟兄們都知道,連長的體力真的很強。

 多年來不管遇到什麼挫折,失戀、父親住院……再苦再難,換上球鞋,不管雨裡或月光下,總有什麼跟著汗水就這樣四通八達地流出去。

 上級頒布計畫,要求大家培養運動習慣,鼓勵大家走出戶外參加比賽,以紓解身心壓力。

 他本來就經常在假日參加馬拉松,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跑友,平日大家在各個不同工作崗位上奮鬥,但是穿上跑鞋,就是目標一致,用力往前衝的小伙子。

 原本抽菸的他,開始跑馬拉松之後便戒菸了,因為他需要鍛鍊肺活量配跑速,家人寧願他多跑,也不要在陽台上污染。

 所以就這樣跑著跑著,跑出了健康興趣,也認識了一樣愛跑的她。

 通常會吸引他的,是美麗的妝容、飄逸的長髮,踩著纖細高跟鞋的美麗腳踝。

 但是她不一樣,長得黑、瘦、乾,臉上經常不是彩妝,而是汗水;眼睛也不夠大,可是有神。

 他會突然被吸引是因為一個三明治。

 那是花蓮的一場賽事,騎完200K的Never Stop後,他虛無得就要靈魂散去……然後她遞來一個三明治。

 「不誇張的好吃,但這是昨天出發前做的,所以不夠新鮮,但一定好吃。」

 他沒有力氣去管好不好吃、香不香或好不好看,他只覺得要趕緊大口咬下,讓虛無的身體有點力氣。

 是酪梨,是焦香的培根,應該還有……鯖魚罐頭?

 香脆的小黃瓜還是咬起來卡滋卡滋地響,那種口感與氣味豐富又不複雜。

 咬完一個,他居然大膽地問:「還有嗎?」

 平日僅止於點頭之交,這算是第一次認真地對話。

 然後兩人分別咬完兩個三明治後,回到各自的民宿,認真地睡了個好覺。

 隔天他撥了電話給她:「我有開車,也還有一副車架,要一起回臺北嗎?」

 「我想再騎到屏東,就感謝你囉!」

 他倆還是在臺北重逢了,然後……看完球賽了,她來接他。

  看見她的那一刻,好心情慢慢嶄露,她是他的運動員情人,也是他最想抵達的目的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