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多邊截斷IS金源 遏阻死灰復燃(中)

◎蔡馥宇(譯)

(接上文)

 IS的財政「演化」

 「伊斯蘭國」(IS)的財政能力,是該組織在衰退同時維持自身能力,進而伺機捲土重來的關鍵,因為有足夠的財政支持,才能讓其擔負其日常運營成本、薪資、軍事支出和行政管理開銷,以及許多其他雜支。

 許多人對IS的印象,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恐怖組織」,主因在於其2014至2015年間,橫掃敘利亞與伊拉克大片領土的意氣風發,但在2017至2018年間,這個「哈里發國」又遭到嚴重打擊,幾乎分崩離析,現在的IS雖然收入遠不如其高峰期,但也因其麾下不再擁有廣大土地與行政體系,開支也隨之減少。因此,報告在此部分將重新檢視IS的財政作為,以了解在2019年的現在,其捲土重來的能力。

 在IS尚未建立「哈里發國」之前,其曾在2006至2014年間,以2個前身組織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地區活動,並且都曾攻占一定程度領土實施統治,但當時其財政收入來源比較像是叛軍,而非領土統治者的作為,如勒索、走私販運與各式各樣的犯罪活動。

 即使如此,IS仍堅持其財政原則,以當地資源自給自足,並且以中央集權掌握收入與支出、再重分配給各單位的作法,進行有效的財務管理,甚至還建立了一定程度的財政監察能力。透過當時IS前身組織累積的「經驗教訓文件」還能確信,當時IS的領導階層已經確信,倘若組織過度依賴外部贊助者的資金,容易帶來崩潰風險,因為贊助者隨時會因為某種原因中止贊助,導致資金斷絕。

 根據美國情報界與財政部聯合撰寫的相關報告顯示,IS的收入在建國後急遽攀升,從2008年底至2009年初,每月不到100萬美元,上升至2014年11月,每天300萬美元之譜。當時IS已掌握相當英國大小的領土,人力資源比馬達加斯加多了1/3,每天的原油產量竟達巴林的140%。

 雖然目前缺乏IS自2010年至2014年間的財務數據研究,但可以確定的是,IS在發起對伊拉克進攻時,其淨收入已大幅增加。假設2010年時IS的財政餘額為0,而其至2014年6月,已有將近9億美元資產,代表這段期間IS的月收入可能上看2000萬美元之譜,但考慮到當時IS亦有執行其他軍事行動、招募成員等開支,實際收入可能遠遠超過此一數字。而這類「盈餘」無疑讓IS變得更危險,因為大幅擴張了整個組織在招募人員、購買裝備、賄賂官員與資助其他叛亂活動的行動自由。

 除原本擁有的資金外,在攻城掠地過程中,「伊斯蘭國」(IS)掠奪了大量的資金與資產,但在其領土擴張陷入停頓後,IS雖沒有足夠的時間,將大筆資金投入占領地的建設,但仍針對包括石油與天然氣工業在內的眾多「戰略資源與資產」進行毫不手軟的投資,尤其是招聘與保留專業勞動人員方面,更是如此;但如前文所述,IS此舉主要目標是透過建設作為製造大筆收入,進而壯大組織,或是「哈里發國」之力量。

 雖然現在難以估計IS在統治其廣大領土期間的收入,但絕大部分報告都同意,IS在2014年的年收入,至少是10億美元以上,最高可達30億美元間。2016年聯軍開始圍剿IS後,其收入開始下降,但至少仍有5億美元收入,最高收入估計也達9.6億美元;2017年,其收益則在聯軍軍事與金融圍困下,進一步下滑,估計當年年收入只剩1.92億美元。

 IS「哈里發國」垮台後的收益

 固然IS的「哈里發國」遭到剿滅,整個組織轉入地下,但這並非IS首次面臨此類困局,而其只需將思維轉型為過去建立「哈里發國」之前即可,而如前文所述的IS財政原則,這並非難事。

 以原油為例,IS自2018年中起,已陸續在敘利亞東部、東北部等數個地區占領與控制多座油田,殺害合法政府派遣的管理官員,產出的原油除自用外,也出售給當地人,這凸顯IS仍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蠢蠢欲動,並且藉機賺取資金。

 除此之外,伊拉克官方與庫德族民兵已進行多次行動,逮捕與IS有關的財務金融官員,甚至回收了IS國家財政的相關文件,其內容已證實許多專家的擔憂,IS不只擁有大量財政儲備,還對許多合法企業進行投資,包括其在巴格達投資房地產、養殖漁業、汽車交易、開設連鎖旅館,與種植大麻等產業賺錢,光房地產一項,每月就可獲利400萬美元。

 最可怕的是,許多分析師已注意到,IS自2017年中期戰況不利後,就已開始轉移資產,以非法資金投資合法企業洗錢為一種方式,其不只能保留資金,甚至還能獲得增值;另外,還有大量的金條、現金被埋藏在只有IS知道的「藏寶處」,或是投入非法金融犯罪行動,進而尋求重建IS組織能力。

 尤其是在聯軍解放IS占領地後,為保護當地民眾財產,建立許多IS哈里發貨幣兌換處,但這也讓IS餘孽得以化整為零地把原有資產合法洗錢與轉移,相關單位甚至已追到至少數百萬美元,以類似方式洗白後,投資到中東與北方,支持「聖戰士」活動。

 2019年3月,伊拉克逮捕了一個估計有上千名IS戰士組成的網路,這些戰士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化整為零,把大筆美元(每人2.5萬左右)自敘利亞運至伊拉克,聯合國也對這類走私深感憂心,因為這些資金轉移後,要不是重新壯大潛伏的IS組織本身,就是會利用國際金融體系的合法管道,轉移給IS旗下「需要的組織」。

 最可怕的流失:個資

 IS占領敘利亞與伊拉克的數年間收入甚豐,外界熟知的石油走私、古文物掠奪與黑市販賣,只是冰山一角,廣泛的人頭稅與營業稅,更是其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深入市井小民的稅務,同時也代表了IS對當地統治的鞏固,與對當地居民個資的取得與了解,甚至深刻記錄了每個在其統治下的百姓人民的姓名、宗教教派、職業與忠誠紀錄。

 截至目前為止,就算IS「哈里發國」已經崩毀,但沒有人能證實在其放棄統治每一個伊拉克與敘利亞村落時,同時也放棄了對這些村落人民與資產資料,這些資訊也讓其更容易在官方組織的視線外,維持對這些聚落的搖控。(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