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多邊截斷IS金源 遏阻死灰復燃(下)

◎蔡馥宇(譯)

(接上文) 

 領土縮小 開支也少

 聯軍摧毀「伊斯蘭國」(IS)所建立的「哈里發國」,其最大效益就是打垮了IS的收益,奪回原油與天然氣田,減少IS自原油黑市的收入,解放城市減少了IS,自這些人口徵收人頭稅的能力,大片土地的喪失也降低IS發掘與出售古物的能力。

 不過在此同時,IS的許多日常開支也隨之減少,因為其無需維護整個「哈里發國」的龐大基礎設施,不用為其領民提供基本服務,也無需維持相當數量的官僚體系執行其政治、宗教與宣傳政策。

 在IS占領領土的高峰期,外界估計其年度總支出至少10億美元起跳,即使其增加收入的能力在聯軍圍剿之下大幅減弱,但根據聯軍擄獲的IS內部財務文件,其早在成立之初就建立且維持了一個自我要求嚴格的會計制度,進而避免這類組織的2大財政困局:嚴重的預算赤字與內部貪腐;因此,在IS收入大幅減少時,IS也隨之撙節支出。

 根據最近發表的評估,扣除無需給薪的扈從軍與他國戰士,IS在2019年3月還保有1支大約5000人的兵力,這些「需給薪」的兵力每月需800萬美元維持;而且其作戰方式也重回以游擊戰、即製爆裂物(IED)為主,讓其軍用裝備的採購需求大幅下降,更別提隨著領土喪失後,其治理費用也大幅下滑,因其不再需要醫療、教育、市街清理等合法政府應提供的許多服務。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早期在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的叛亂時期、2014年起建立「哈里發國」至今,IS都證明其組織「擅於平衡收支」,以「優秀紀律」確保其現金充裕, 並且以有效的體制對組織當中每個成員進行分層監督,除強化所有政策推行效率外,也能確保組織生存永遠被放在第一位。

 捲土重來的IS

 截至目前為止,IS已表現出利用各種方法手段,在自給自足大原則下,為其「聖戰」有效提供資金,即使失去大片領土,無疑是IS發展過程中一大挫敗,但也帶來各類支出大幅下降的結果。

 換言之,IS能夠利用原本的資金儲備與持續進行的營收,讓其財政得以保持足夠預算購買必要物資,進而維持其組織的存續。截至目前為止,許多跡象顯示IS正在包括伊拉克的基爾庫克、祖馬爾、拉比亞等地,以及敘利亞南部重新集結,並且利用綁架、勒索、走私、強奪等手段獲取資金,進而建立足夠力量重新掌握領土。

 以伊拉克基爾庫克省為例,IS在該區建造假檢查站,伏擊伊拉克安全部隊,破壞與奪取當地原油運輸車隊,攻擊什葉派平民,而此一情形已逐漸蔓延之周邊省分,凸顯在主要戰場上,許多「伊斯蘭國」(IS)的部隊似乎樹倒猢猻散,但其戰士組織並未因「哈里發國」的崩潰,而隨之崩解,反而保留了精英,能在政府或敵對民兵控制領土內進行「有計畫且複雜形式的游擊戰能力」。

 除此之外,IS也保有招募新戰士的能力,當然依其思維,IS招募人員的數量已大幅下滑,新進戰士的來源也更多來自於本地─伊拉克與敘利亞,而不是像先前招募了許多來自歐洲或其他地方的外國戰士。

 當前IS似已確認其建立「哈里發國」的政治目標是失敗的,而且IS也已修正其目標,以「低級叛亂」形式,持續擊敗伊拉克與敘利亞政府軍,控制小範圍領土、繼續取得資金維持組織存續,進而讓衝突延長,以戰養戰。並且等待伊拉克、敘利亞,或者該區另一個國家在面臨嚴重政治不穩時,再重新浮上檯面。

 阻止IS「哈里發國」復辟

 要確保IS無法重新擴大勢力、建立類似「哈里發國」的政權,其需要包括透過軍事、金融、情報、執法、重建等多重領域多管齊下的努力,目前美國為首的國際聯盟夥伴,雖仍積極提供必要支援,但仍需要本地─也就是敘利亞與伊拉克政府的努力。

 對於敘利亞與伊拉克政府而言,最重要措施就是增進對於國內反恐情蒐能力,尤其是分別獲得IS投資的合法企業、確定IS儲存現金與金銀資產的位置,以及確保貨幣兌換與資產轉移業務不會被IS利用。

 在此同時,國際間金融體系的情報蒐集與合作同樣重要。畢竟即使不是大宗收入,全球極端分子對於IS的捐款依舊不少,2018年底,相關單位就查獲1個「貨幣服務企業網路」,其打著金融促進名義,資助包括IS在內的恐怖主義。

 在此同時,伊拉克與敘利亞政府更需維持其國內的執法效能,並且為統治下人民提供安全保障,如前所述,IS在席捲廣大土地同時,也取得許多人民的個資,導致數百萬人容易遭到IS的勒索或成為人頭戶。除此之外,相關單位更必須確保IS與其支持者不能漂白,且參與相關重建工作,以免IS從中藉機取得龐大的資金與人力資源利益。

 當前伊拉克政府雖已展開重建,但敘利亞仍處於內戰狀態,倘若阿塞德政府繼續執政,美國與歐盟不太可能輕易介入,相關重建資金可能不易取得,也讓IS更有可能趁隙死灰復燃。

 結語:美國可扮演之角色

 由於美國不可能無限制地參與,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抗IS戰事,但當前美國的參與卻是打擊IS不可獲缺的部分,也讓美國在制定政策時必須更加謹慎,且需要其他國際合作夥伴參與,積極推動包括情報、軍事、訓練、金融,乃至於法律制度等方面的多邊合作。

 無論如何,IS的捲土重來已成為伊拉克與敘利亞最大的安全挑戰之一,而且與2014年的狀況不同,現在的IS擁有先前存下的資金儲備、大量的個人資料,與上一次的失敗經驗,其死灰復燃將對中東地區的美國盟友,乃至於其他地區的盟邦與美國本身造成巨大的威脅。因此,美國必須維持對該區的軍事存在,並且維持與該區國家的情報與金融合作,共同監控與打擊IS的財政收入,進而遏阻IS重新坐大。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