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抗衡中共 美強化大洋洲經貿合作(中)

◎孫家敏(譯)

(接上文)

 日積極援助太平洋同盟

 日本與自由聯合邦(FAS)的淵源可追溯至1920年代,接管一戰後德國的太平洋殖民地,惟二戰期間,多場戰役導致居民嚴重傷亡的歷史遺緒,促使日本在戰後積極從事經濟援助以彌補戰爭損害,並努力修復關係。

 整體而言,日本援助FAS的政策脈絡主要依循3大目標,首先是航線與遠洋漁業效益,做為世界主要遠洋漁業國與消費大國,維持關係有助確保遠洋漁船進出周邊水域。第二項是應對氣候變遷與國際規範,藉由3年一度的例行太平洋島嶼領袖會議(PALM),日本與各島國建立夥伴關係,以共同應對氣候變遷挑戰。從2006年到2013年,日本共提供超過12億美元援助,而成為該地區第3大捐助國,2016年捐助額更接近2億美元。

 第三項目標,則是拓展並落實區域穩定與國際海上執法行動。日本長期關注並敦促多國能夠遵守國際海事規範。以此,日本也積極就安全培訓與提升基礎設施等議題提供援助,並改善包括交通、教育、公衛與廢棄物管理等領域的技術與執法規範。

 地緣區域安全 澳洲成中流砥柱

 澳洲向為大洋洲事務的主要參與者,也是該地區的主要貿易夥伴和援助者。它還是太平洋共同體秘書處(PIF)、太平洋漁業論壇等區域組織創始成員。但相較於日本,早期對FAS事務的參與程度較為有限。

 但自2000年起,澳洲政府逐漸意識到FAS涵蓋美澳海運航線的重要性,倘若該區域因氣候變遷,或其他因素發生人道主義災難,則勢將影響澳洲安全。因此,澳洲也開始逐步展開援助計畫。從2006年到2013年,澳洲共提供達68億美元援助,一躍成為最大援助國,而2016年經援總額,更達到約8億美元。內容涵蓋基礎建設、教育體制,以及網路設施等項目。

 另一方面,澳洲也注意到中共拓展影響力的新挑戰。例如2013年國家安全戰略明文指出,該區域存在「他國嘗試藉由經濟,政治或軍事壓力,影響澳洲與其區域和全球夥伴的安全風險。」在2016年國防報告與2017年外交白皮書中,澳洲更指出其戰略利益包括「鞏固周邊區域安全」,同時應確保「沒有其他與澳洲利益存有矛盾的強權,對澳洲主導區域的小國施加壓力。」顯示澳洲的參與層次已漸擴大至軍事安全領域。

 舉例如美澳宣布近期將重新開發新幾內亞島上的海軍基地,此舉被視為意圖平衡中共日益增長的影響力。此外,澳洲也在2014年6月宣布,設立一項約19億美元巡邏艦艇造艦計畫,並邀請FAS各國加入計畫成員,在在顯示澳洲在區域安全上已轉趨積極。

 紐西蘭跟進 參與區域事務

 與澳洲具有相近地緣位置,紐西蘭也十分重視區域穩定。隨著遠洋漁業和海洋資源競爭加劇,紐西蘭意識到專屬經濟區內的外國艦艇數量日益增加。此外,鑑於氣候變遷對鄰近島國安全漸生影響,也使紐西蘭積極加入援助計畫。

 過往,紐西蘭較著重區域組織運作。但隨著漁業管理、氣候變化與區域貿易等共同利益上互動緊密,也新設立紐西蘭國家發展基金(NPDF)提供經貿援助。自2006年到2013年,共提撥約11億美元,在2016年,更僅次於澳洲成為區域第二大援助國。

 儘管限於國力,紐西蘭在安全議題上尚不具備更大發言權,但仍高度關注區域穩定與經濟繁榮。蘭德報告中指出,由於紐西蘭與FAS有著「強大的文化和歷史聯繫」,因此高度關切「安全局勢的潛在可能變化」,如中共顯著擴大的影響力。舉例而言,威靈頓在2018年3月,宣布「重啟太平洋」計畫,列舉5項與紐西蘭利益攸關的核心原則—友誼、理解、互利、整體目標與可持續性。該計畫旨在增加紐西蘭對太平洋地區的參與,並藉由擴大外交參與和援助規模,以參與及確保美澳主導下的區域安全。

 我軟實力鞏固友邦情誼

 除上述3國外,蘭德報告也提及我國對FAS的外交關係與長期援助。我國在該區擁有多個友邦,其中,馬紹爾、帛琉與我國外交經貿關係尤為深厚。

 帛琉外交政策的演變,始於20世紀90年代初,後於1999年與我國建交。並積極在國際與區域外交場合中,協助我國拓展外交關係,例如主辦峰會等。我國也回報以多項經貿援助如農業建設、醫療院所和人員培訓,以及太陽能電力設施,同時也在臺北設立教育課程,提供教育培訓與專業服務。

 另一個盟邦是馬紹爾共和國。1998年11月,當東加王國轉向北京建交時,馬紹爾群島則與我國建交,並在農漁業、技術和投資領域,建立廣泛交流合作。我國也藉由軟實力領域持續深化友好關係。配合美國政策為基調,主採經貿援助策略維持關係與區域發展。

 報告也指出,帛琉得到大量來自各盟邦與我國的經貿援助,如2011年至2024年財政年度期間,美國提供資金總額共達約2億3千萬美元。其他項目更可能使總額達到4億3千萬美元。顯示帛琉相較於FAS國家有著不容忽視的重要性。

 蘭德報告指出,旅遊業現階段已成為中共與帛琉關係的重要指標。由於氣候環境被視為熱門觀光勝地,在2012年間,有近4萬名遊客入境帛琉。但過去數年間兩岸旅行社的雙邊合作,使到訪帛琉的大陸遊客人數與消費金額快速增長。儘管中共從未正式允許大陸旅遊團以正式名義到訪,但策略性允許商業與包機中轉大型旅行團,使得旅遊業迅速成為帛琉最大收入來源,也形同中共重要的外交政策工具。

 2017年11月,中共為限縮兩岸關係而下令停止出團,對帛琉經濟造成負面衝擊。對此,我國致力特定產業援助與人才培育,以抵銷中共經貿壓力。同時採取如RMI公民免簽證入境協議等措施加強聯繫,並提升外交彈性包容性,例如不反對盟邦與中共建立非外交關係等方式,在軟實力領域持續抗衡中共。

 中共擴大參與 成新挑戰

 事實上,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積極擴大參與結果,不僅激起兩岸外交競爭,美日澳紐等國家也意識到,中共正對該區域地緣情勢構成挑戰。

 舉例而言,報告指出在2018年9月,諾魯舉辦PIF會議期間,由於東道主承認我國,使中共代表團無法獲得簽證。因而在論壇主席發言期間,發生輕微外交衝突。中共對此類事件的挫敗感,可能會對當前兩岸與太平洋區域態勢產生複雜的政策轉變。然今年2月的密克羅尼西亞總統峰會,則呼籲PIF應當向中共和我國展示更大的「熱情與友誼」。這一外交用詞舉措,暗示FAS已開始正視中共區域影響力漸增的新挑戰。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