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惡法惹民怨 港府、北京玩火自焚

 港府宣布自10月5日正式實施《禁止蒙面規例》後,4日晚間即引爆全港18區同步示威的激烈抗爭;5日下午,大批港民不懼刑責,戴口罩上街遊行,香港進入一連多天的「全民口罩日」。在沒有顯著主導組織的情況下,百萬港民自發戴口罩反對通稱「緊急法」的制度暴力,可見香港情勢正在迅速惡化。

 所謂「緊急法」,是源自「港英時期」1922年訂定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強推的「禁蒙面法」即據此制定,既繞過公眾諮詢、立法會審議等法治程序;也代表港府未來可能再度引用「緊急法」限制網路資訊傳遞、延長行政拘留,甚至取消議會選舉。林鄭稱實施「禁蒙面法」是由於6月以來參與「非法集會」、從事破壞舉動的民眾,全都蒙面隱藏身分,所以要「立法阻止」,讓警方有效執法,又強調香港並未進入緊急狀態。但港府以這種方式強行施法,不僅非常荒謬;漏洞百出的說詞,也暴露港府蓄意將香港社會推入火坑的企圖。

 從適法性看來,早在「反送中」運動逐步升溫之初,香港社會即有關於重新檢討「緊急法」的主張,認為這部近百年前制定的法律,缺乏現代法治基礎,也與時代脫節。之所以選定「禁蒙面法」,是因為此舉妨礙面貌辨識系統運作,不利追查,證實港府與中共沆瀣一氣,開始以數位生物技術監控港民,就法律本身及程序言,極為不當。

 目前許多港警對「反送中」活動均持反對立場,如示威者仍願參加未獲警方批准的遊行,代表民眾已做好違反香港「公安條例」準備,無關抗爭方式與手段。若此,也沒有理由期望示威者,遵守「禁蒙面法」。倘若大量示威者「違法戴口罩」,港警根本無法處理,只會徒增對抗。

 從適行性觀察,港府絕不會不知其作法必引發更大騷亂,那真正目的是什麼?吾人認為,除了絕不是為了冷卻已被激化的動盪與對立,至少有兩個陰謀算計。

 一是藉衝突升高、暴力事件向失控發展,以及社會運作瀕臨癱瘓,弱化抗爭運動的正當性與支持度,使多數港民厭惡俗稱「武勇派」人士,並與之「割席」,進而不再投入抗爭活動,讓「反送中」走向自我否定與毀滅。從港鐵多站遭嚴重毀損、動輒全線停運;多家「中」資銀行、企業及部分商鋪遭大肆打砸破壞;乃至於便利商店、超市、百貨商場破天荒停業,港民生活大受影響,已能嗅到整體社會有別以往的氣氛。

 二是企圖將情況導向《香港特區基本法》第18條,所謂「港府不能控制的動亂或『緊急狀態』」,為中共「人大常委會」宣布香港「戒嚴」、武警實際接管香港治安製造藉口。事實上,早在8月下旬,港府即研議依「緊急法」加強控制局面的可行方案,由特首訂立任何主觀認知「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包括對文字、刊物、照片、影像、通訊的檢查、管制及壓制,對違反規例者的拘捕、審訊及懲罰等。「禁止蒙面」正是當時討論的一項。8月29日《環球時報》社評且附和「探討動用『緊急法』是香港朝依法止暴制亂邁出的正確一步」,但香港法界則表示,任何引用「緊急法」的作法,如同「戒嚴」。

 港府在1個月後忽然付諸實行,火上加油的行徑極為可議,更將香港帶向全然難以預料的未來。尤其部分港民提出《香港臨時政府宣言》,批評港府違反法治、壓制人民集會權利、無視多數民意,已失去人民認可及授權,主張成立「臨時政府」;這個發展最令各界感到憂慮,原因在於直接挑戰中共底線,北京絕不會坐視「臨時政府」的存在。

 無論港府如何界定與中共「中央」的關係,關鍵都在於中共就此做何表態。雖然目前僅「政法委」表示支持「反蒙面法」,但可預見的是,「十一活動」告一段落後,北京勢將有逐漸升高的反應與動作,甚或相關部署已悄然進行;中共是否改變一直以來拿港府當「擋箭牌」的方式,將是重要觀察指標。無論中共決定如何介入,對香港局勢後續發展,已難有樂觀的理由。

 國際社會均不希望香港局勢惡化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政治問題終歸需要對話解決。一方面抗爭者必須克制,淪於意氣之爭,恐已偏離原本目的,不能以犧牲港民做為政治代價;同理,倘若港府尚在玩弄謀略詭計,將中共介入設為終局,則港府最好有與中共一起被送進歷史灰燼的準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