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伊波拉危機 非傳統安全威脅大

◎鄒文豐

 位於非洲中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去年8月再度爆發「伊波拉病毒」疫情,迄今年7月「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共通報2671起病例,其中至少1790人死亡,致死率近7成;目前疫區主要集中剛果東部的伊圖里省、北基伏省,但有向東南部南基伏省,以及烏干達、盧安達、蒲隆地、坦尚尼亞等鄰國擴散的可能,迫使WHO對剛果發布「伊波拉疫情警報」,這也是1976年「伊波拉病毒」首次在當地被發現以來,第10次的「伊波拉」疫情大規模爆發。

 揆諸冷戰結束後至21世紀,國際安全認知觀點逐漸發生轉變,安全議題也不斷擴大,由過去著重政治、軍事事務的「傳統安全」,轉向非軍事因素對國家發展與人類生活的挑戰,包括生態破壞、溫室效應、糧食與水資源匱乏的生存危機、非自願移民所造成的社會動盪、各種樣態恐怖主義的肆虐,以及傳染性疾病擴散等,這些「非傳統安全」威脅的範疇,已逐漸從單一性質趨向多元,帶來的損害及衝擊也與傳統安全大相徑庭,尤其多數事件更涉及跨國問題,複雜的變數已無法單靠一國之力處理。以下謹就目前「伊波拉病毒」防疫現況進行探討,並簡要分析國際社會如何因應此類非傳統安全考驗。

 人畜共通 致死率9成

 「伊波拉」是人畜共通病毒,主要感染途徑為體液傳染,如接觸唾液、汗液、尿液、血液、嘔吐物、排泄物等,染病時會造成突然高燒、劇烈虛弱、全身痠痛,並迅速進展到上吐下瀉、體內出血,在未能及時就醫的情況下,患者往往死於脫水與多器官衰竭,致死率高達9成,是當前最可怕的傳染病之一。該病毒1976年首次在剛果境內伊波拉河附近村落發現,故命名為「伊波拉病毒」,並因中非與西非國家地理位置相近,人民往來密集而於該地區大爆發;直到2000年後,區域國家才開始積極與國際合作,從中學習許多珍貴防疫經驗,方得以大致控制「伊波拉」擴散,惟迄今始終無法根絕該病毒。

 這次死灰復燃的剛果「伊波拉」疫情,事實上已與WHO、國際紅十字會與無國界醫生組織纏鬥多時,但今年7月以來情況卻急轉直下,病毒再度突破防疫封鎖,開始出現跨境傳染徵兆,東部百萬人口大城戈馬與烏干達邊境分別爆發死亡病例,死亡患者中的剛果籍魚販,曾跨境到烏干達賣魚,該地又與盧安達往來頻繁,是否將因此擴大感染,防疫單位持續高度戒備。

 是以WHO於7月17日宣布剛果的「伊波拉」疫情升高為最高級別的「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要求烏干達、盧安達同步啟動全國防疫動員,達成於邊境增設多層防疫檢查哨但保持交通開放,且相互通報疫情的共識;WHO另調集大量醫療資源與「伊波拉」疫苗提供當地醫護人員使用,防範倘若病毒在都會區大爆發時,得以迅速成立跨國後送隔離支援中心。

 人謀不臧的災難溫床

 剛果「伊波拉」疫情之所以持續惡化,主因先是在防疫作戰初始階段,東部疫區的疫苗數量、隔離措施、國際支援與民間協助等,幾乎都沒到位,致使防疫人員經常捉襟見肘;其次,當地因長期軍閥內戰與種族衝突,社會信任早已蕩然無存,在質疑「伊波拉病毒」真偽與汙衊防疫工作者帶來病毒是為偷取器官販賣等假訊息擴散情形下,許多民眾對醫護人員抱持高度敵意,甚至有醫療人員慘遭殺害。

 綜觀全球各地,除部分天災之外,多數非傳統安全事件的產生,其實都與政府治理失當、政治及軍事衝突所衍生系列性問題有關。

 即以非洲地區最常面臨的糧食、飲水、疾病與恐怖主義安全威脅而言,受制於帝國主義時期殖民歷史的結構性因素,非洲許多國家直到近年才在國際社會援助下,陸續擺脫專制政權、派系割據與部族相殘的悲慘困境。然其內部動盪不安,加上國力相對貧弱,致使應對生態環境變化,以及自然或人為危害因子出現時的處置與承受能力薄弱,只要風雨失調、軍閥戰亂再起,即有可能迅速釀成民眾流離失所、饑荒、傳染病流行等災難,且進一步導致難民遷徙等人道主義危機,形成非洲地區非傳統安全事件的惡性循環。

 疾病傳染威脅全球化

 新興傳染病成為國安問題是後冷戰才形成的趨勢,儘管在人類歷史中,傳染病一直是威脅族群生存的重要問題,但早期受限技術無法有效預防、檢疫與治療,各國也少有資源得以進行研究,故未將傳染病視為國家安全問題。

 直到冷戰結束,人類社會防治疾病的能力提升,使已知傳染病威脅減弱,才有餘力重視新興傳染病,原因則在於許多國家已逐漸有能力、有條件關照國際社會及整體人類所面對的非傳統安全威脅,這些新興病菌也隨全球化趨勢無遠弗屆,各國更需要投注資源對特殊傳染病進行防治與援助。

 在此次「伊波拉危機」中,WHO繼2014年「茲卡病毒」後,第5度發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其實並非針對病毒本身,因為專家表示,當前疫苗已能發揮9成以上效果,儘管「伊波拉」死亡率極高,但只要確實防疫,完全控制疫情並非難事,但啟動最高級別示警聲明,目的在喚起國際社會注意,爭取更多經費支援。由此可知,疾病傳染等非傳統安全威脅範疇的多元化,以及明顯的跨國性特徵,此類公共事務的治理也愈趨複雜,除須仰賴國際建制主導,更必須依賴各國合作,方能有效面對人類社會未來更多的非傳統安全風險。

 結語

 WHO主席譚德塞日前在日內瓦緊急會議上指出,國際社會必須團結一致,才有辦法在「來不及」之前阻止剛果的「伊波拉」危機。畢竟這已不僅是非洲一隅的公衛戰鬥,如同「蝴蝶效應」的危機擴散理論,天災人禍所引發的饑荒、疾病,乃至於滋生恐怖主義,都可能對千里之外的國家造成危害,說明非傳統安全已是全世界都無法置身事外的議題。

(作者為淡江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