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擁攬人生風景

◎黃詣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詩句中肯道盡人生的無奈及若即若離的重逢驚奇,人生中的見聞感受,生活裡的喜怒悲歡,都和大自然相呼應。人生就像一趟旅行,到了終點站人人都要下車,若能看遍沿路風光,下車時也許能了無遺憾,心滿意足。

 蔣勳曾形容梵谷筆下的〈向日葵〉:「他把陽光灑在臉上的那種熱也一併畫進了創作中,所以一定要在現場才能畫出這種『生命力』。」「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想必詩仙李白和梵谷都是像稚子般遊歷在名山大川之間,用心探索不斷嘗試,想把震撼心靈的大自然絕美保存在作品裡。

 人類汲汲渴望飛上青天,便向鳥類取法,希望也能輕快飛翔;人類能保留影像,卻無法超越一片麥浪的美好;人類發明了文字,卻無法盡書自然界的奧妙與精巧……人們向大自然學習成長,甚至想成就偉大,但到頭來還是渺小如滄海一粟。

 人生的風景有時雷霆萬鈞,有時清麗幽靜,因此,與大自然互動遂變得十分重要,它們構成了一幕幕生命的風景,在人的一生中,無時無刻都陪伴相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