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牆上凌霄花

◎龍青

 范成大看到的凌霄花,在壽櫟堂前小山峰盛開,蔥蒨如畫,因此吟哦,「天風搖曳寶花垂,花下仙人住翠微。一夜新枝香焙暖,旋薰金縷綠羅衣。山容花意各翔空,題作凌霄第一峰。門外輪蹄塵撲地,呼來借與一枝筇」。如今,我看著牆上攀爬的凌霄花,卻沒有這樣閒適的感受,佇立貪看多時,只是茫茫然,不覺自己也是一朵凌霄花了。

 我們已經忘了閒散的必要性,更不知道如何讓自己閒散,愛爾蘭思想家布萊恩.奧康納寫過一本《閒散的哲學》,他對閒散的頌揚可謂不遺餘力,「或許我們發現,閒散包含一種意識,它使我們依據自己認定的價值觀行事,同時也符合我們自己對喜歡做的事的理解。閒散通常被領會為一種脫離了壓力的自由,這種壓力似乎使我們成為某種獨特類型的人……」,就像開在牆上的凌霄花,它不就是「閒散的自我自得其樂」。

 以前你總是不快樂,因為你把快樂放在別人身上,並且對自己苛求太多,因而無法「自得其樂」。你根本無法閒下來,即使到了讓自己散架的地步,你的身體仍然緊繃,像一根弦,也像一張網,你總要網羅一切,或者製造一切,和諧是鬆弛的,而不是規訓。我們剝削自己到了自我剝削的時候,讓自己成了一台高效機器,這真是可怕,要停下來,如同亞歷山大之劍斬斷亂麻,讓慵懶的自己從中復活才行。讓自己如同凌霄花,花開花落,由它自己,沒有一朵花是為了效率盛開,它只是自自然然、從從容容活著。

 要是我們能夠擺脫這種無聊的漩渦,那會感到分外輕鬆,身心愉悅。抑鬱是我們無法閒散的一種狀態,它迫使我們無法停下,自己將自己撞碎了。羅素曾經給出這樣的建議,「我們要獨立起來,面對世界——它的美好的事實,它的惡劣的事實,它的美麗,它的醜陋」、「我們相信我們的智慧能創造的未來能勝過消逝了的過去」,也許我們正因為這樣做了,反而高估了自己,我們忘了德爾菲神廟的箴言,認識你自己,保持謙卑,是因為人對自己始終抱有「我究竟知道什麼呢」的一個想法,喪失了這樣的想法,我們就因為自己的「知道」而災禍連綿,知識之花盛開的地方,邪惡之花接踵而至。

 我們過於努力了,不管對大自然、對人生,對冥冥之中的命運,都抱有一種奮鬥的意志,卻無法沉浸在一種與大自然、人生、命運長相嬉戲的狀態,因為我們在意更好的大自然、更好的人生與更好的命運,就像奧運會的格言─「更高、更快、更強」,這是永無止境的進步,然而人類原本自得其樂,並不需要更加快樂,要是我們還有記性,首先要記得適可而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