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向恐懼說拜拜

◎林念慈

 老家門外是一片廣袤的田野,孕育萬物,也是我散步沉思的心靈桃源。但一到了夏日,母親便禁止我再到田埂上晃悠,除了擔心我中暑之外,更怕有「溜溜的牠」從雜草堆裡竄出來,再冷不防咬上一口。

 這並非危言聳聽,有一回母親與鄰居談興正濃,忽見一條體形有如男人臂膀粗的「小龍」,就那麼悠哉地穿越人群,大概是身形巨大,移動不易,所以看見人類也躲避不及,只能硬著頭皮往前爬行。我倒很敬佩牠臨危不亂,但也禁不起「與蛇為鄰」的驚嚇,隔天,村人便將竹叢與雜草清理殆盡,園圃一片光禿,讓牠無所遁藏。

 怕蛇顯然不只是我的「家族遺傳」,更是哺乳類共同的深處記憶。德國與瑞典的科學家曾做過實驗,向多名六個月大的嬰兒展示恐怖動物圖片,後來發現看見蛇與蜘蛛的照片時,嬰兒們的瞳孔比看見其他畫面時要大得多,顯示靈長目對於某些動物的恐懼,很可能是與生俱來。在《聖經.創世紀》裡,記載了蛇引誘亞當和夏娃的故事,此後在許多文學作品中,蛇都成了慾念的象徵,不停扭曲、糾纏、吞噬……與其說人類畏懼蛇,倒不如說,我們難以面對人性深處的慾望。

 然而在華人文化裡,蛇卻多為祥瑞,如造人的女媧便是人頭蛇身,故而賦與了「孕育」之義;還有家喻戶曉的傳說─「白蛇傳」,女主角白素貞堅貞深情,最終甚至得道成仙,顯見若能自力修為,就不怕出身低微。民間更傳言,蛇是土地公的使者,專門送財,若有靈蛇入夢,得趕緊去參拜土地公,恭迎喜氣進門來。

 或許,擺脫恐懼最好的辦法就是面對它,並給與新的定義!吸引力法則說,當我們愈常牽繫某樣事物,它就愈會成真,因此,別再說「我不該再這麼想了」,而應以另一個正向的念頭取代;倘若感到惶恐,就坦承內心的軟弱,並以正確的方式表達恐慌。當我們能相信自己,面對恐懼,就能跨越心牆,甚至有一天能無所畏懼,坦然地與心靈幽暗面共存,同時也迎向光亮,真正掌握生命的主導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