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發展核子武力 美評估因應威脅(下)

除汰換蘇聯時期已經老化的洲際彈道飛彈等外,莫斯科亦積極研發多款新的核武載具。圖為俄海軍日前成功試射2枚潛射彈道飛彈(SLBM)。(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除汰換蘇聯時期已經老化的洲際彈道飛彈等外,莫斯科亦積極研發多款新的核武載具。圖為俄海軍日前成功試射2枚潛射彈道飛彈(SLBM)。(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蔡馥宇(譯)

(接上文) 

 研發多款新式核武載具

 除了汰換蘇聯時期已老化的洲際彈道飛彈,潛射飛彈與飛彈潛艦外,俄國正在研發多款新的核武載具,做為其新時代的核武嚇阻力量,以下則是俄國研發中的新型核武載具,其絕大部分是俄總統蒲亭2018年3月1日年度國情咨文中,介紹的一連串武器系統。

 (一)Avangard機動飛行避敵

 原本被稱為4202計畫的極音速載具Avangard,是以類似滑翔翼的設計,在彈道飛彈終端落下時,以機動飛行方式規避敵防空系統,藉以投射核彈至目標區。蘇聯在1980年代就開始研發類似技術,主要目標是規避美國研發的「戰略防禦機先」(SDI)機制。

 在2018年12月26日的最新測試中,其滑翔載具以SS-19飛彈為投射載具,精確以「極音速飛行」、打擊5600公里外的目標。在這次試射後,蒲亭宣布這款武器將正式加入俄國的核武庫中,其主要將以老舊的SS-19飛彈進行改裝,讓其得以快速且大量服役。最新估計其已有2個飛彈團完成換裝,每個飛彈團擁有6枚搭載Avangard的飛彈。

 目前Avangard的用途仍有爭論,部分學者認為其是作為第二擊武器,以穿透美國的飛彈防禦網實施報復;但另有學者認為其為第一擊武器,最主要打擊目標就是美國的飛彈防禦系統,藉以幫後續飛彈攻勢開路。

 (二)SS-X-30洲際彈道飛彈

 北約代號SS-X-30、俄國編號RS-28「Sarmat」,是俄國研製中的重型洲際彈道飛彈,其採液態燃料火箭,主要目標是取代SS-18重型洲際飛彈。其初步估計能同樣攜帶至少10枚彈頭,或是多枚Avangard載具,讓其具備強大的突防能力。

 蒲亭在2018年3月的演講宣稱,SS-X-30的彈重超過200噸,但其真實重量與有效酬載的詳細數字仍未公開。

 俄國已於2016年起,開始測試這款飛彈,並預期將至少製造46枚,分配給7個飛彈團,相當於俄國在New START條約限制下,保留的SS-18飛彈數量。不過外界普遍預測,俄國終究會擴大部署Sarmat飛彈,或是增加每枚飛彈上的彈頭數量。

 (三)海神無人報復載具

 海神無人報復載具,最初是2015年11月首次曝光,其能以潛艦載運,最大潛深達1000公尺,最高航速為100節,航程達上萬公里。據稱俄國已經開始進行相關測試,但至少要到2027年才會開始部署。

 每枚海神無人載具能搭載至少2百萬噸級當量的核武,並在美國沿海引爆,製造「放射性海嘯」,進而破壞美國沿海城市或其他基礎設施。俄國視此款武器為第二擊,甚至第三擊的報復選擇,也是針對美國在彈道防禦方面的進展而研發。

 (四)海燕巡弋飛彈「射程無限」

 北約代號SSC-X-9「天殞」(Skyfall),俄國稱為「海燕」(Burevestnik)飛彈,是蒲亭在2018年3月演說中,提及的一款核動力巡弋飛彈,其以核子反應爐做為動力來源,加上匿蹤能力讓其幾乎「射程無限」,代表其擁有無法預測的飛行軌跡,與繞過所有攔截體系的能力。

 雖然俄國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相關測試,但根據最新情資,相關測試大多以失敗告終。因為其測試失敗時容易散發致命等級的輻射,因此,未來進行進一步測試的可能性不高,就算真的成功,其高昂成本勢必限制其部署的數量與效能。

 (五)匕首飛彈 對美威脅有限

 「匕首」(Kinzhal)空射彈道飛彈,是俄國9M720「伊斯坎德」短程彈道飛彈的空射版本,目前已經在俄羅斯航太軍(即空軍)服役,主要發射載具是MiG-31K攔截機,未來也有可能由Tu-22M轟炸機搭載。

 蒲亭在2018年3月演說中,形容這款飛彈以極音速飛行,射程超過2000公里,也能執行機動規避,閃躲可能的攔截,突破各種防空與飛彈防禦體系,並且能搭載核子彈頭或傳統彈頭。

 當然由於其發射載具是傳統戰機,其對於美國本土威脅有限,但2019年2月,俄國宣稱MiG-31K戰機已開始掛載匕首飛彈,在裏海與黑海空域,執行飛行巡邏與嚇阻任務。

 (六)Tsirkon反艦飛彈 2020年部署

 俄國自2011年研製至今的Tsirkon極音速反艦飛彈(俄國代號3M-22、北約命名為SS-N-33),雖然主要用於水面艦與潛艦的反艦任務,但其亦能攻擊地面目標,其主要用來汰換冷戰時期研發的SS-N-19巡弋飛彈。

 蒲亭在2019年2月的演說中,形容這款飛彈可達9馬赫速度,射程超過1000公里,是俄國最新的「超人飛彈」;估計會在2020年展開部署。

 俄國是鐵路大國,近年來也一直在研發新式鐵路機動式ICBM取代冷戰末期研發的SS-24,其雖然於2013年進行相關冷射測試,但之後就沒有消息,部分說法,俄國已經在2017取消此計畫。

 (七)INF失效 RS-26可能重現江湖

 俄羅斯在研發採3節式火箭設計的RS-24洲際飛彈後,一直在研發該款飛彈的2節式火箭版本,據信俄國自2010年代起,已進行至少4次試射,其中1次失敗,1次飛行約5800公里,剩下2次飛行距離都約2050公里。

 這些測試引發俄國是否在研發中程飛彈,而非洲際飛彈的質疑,因為當時還未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F)的俄國,仍受限禁止研發、測試、保存,以及部署射程500至5000公里的任何陸基飛彈。

 雖然據稱俄國已在2018年取消了RS-26的研發計畫,但部分分析人士認為,在INF條約已經失效的現在,其可能以中程飛彈之姿重現江湖。

 結語

 倘若美國與俄國沒有達成新約共識,或者延展《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ART)期限5年的話,這份關鍵限武條約將於2021年到期。目前川普政府正針對此條約進行機構審查,以確保這份歐巴馬時代簽署的條約「是否符合美國國家安全利益」。

 俄國當前進行的各種核武現代化計畫,自然成為美國相關討論的焦點,部分人士認為New START體系有其存在必要,其中最關鍵的就是讓俄國核子武力更加透明,並讓美軍更能預測其未來規模與結構。當然有相當多新載具,並未納入New START限制內,但這些可以透過未來的限武談判解決。

 倘若New START到期,俄國勢將增加其部署彈頭數量,這代表俄國可能在2021至2026年間,在「不增加載具數量」前提下,增加部署上千枚彈頭,對美國造成更加巨大的威脅。(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