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福袋式送禮

◎鄒敦怜

 送禮的旺季到了,趁著另一半要送孩子去上足球課,她提出四個樣式相同、顏色不同的禮袋放進後車廂,開始吩咐著:「從左到右,第一個是給足球教練的香水,第二個是給你媽媽的桂花糕,第三個是給孩子班導吳老師的皮包,第四個是送我媽媽的……」她習慣禮物包裡不留任何文字,只會在送出前留一段訊息,說自己會送出小小心意。

 話還沒說完,另一半就苦著臉問:「這些袋子看起來都很像啊,你不能寫張紙條貼在袋子封口上嗎?」「那多難看,這袋子都是我挑過的。」另一半嘴裡嘟嚷著:「這麼多我怎麼記得住?」

她只好耐心地解說:「你照順序送就沒問題。你不是先送小孩去上足球課,然後到你媽媽家修馬桶,吳老師家在你媽家附近,最後再去我媽那兒拿她自己種的菜,這樣清楚了嗎?」

剛說完,兒子一身足球勁裝出現在客廳,大聲地喊說:「你看,我自己穿的!」她對著兒子迅速上上下下地「掃描」一番。嗯,衣服褲子都穿對了,只有襪子兩隻不一樣。她正想提醒換成同樣的,看到兒子一臉得意的模樣,想著畢竟才一年級,況且兩隻都是黑色底的,也沒差太多,於是打住原本想說出的話,改成:「哇!真的呀,龍哥今天好棒呀!」兒子名字裡有個龍,她喚兒子龍哥,本來想幫兒子招個弟弟或妹妹,雖然一直沒時間再生一個,但也就叫習慣了。

 她每天從早忙到晚,吃晚餐時,媽媽打了電話來:「你送給我的皮包很漂亮呀,謝謝!」皮包?她一頭霧水。「早上思敬送過來的呀,我的皮包都太大了,這個小巧多了,我就缺這樣的皮包。」

 放下電話,她疑惑地問:「皮包是要送給吳老師的,怎麼拿給我媽?」聽到吳老師,嘴裡還嚼著半顆水餃的兒子,開心地說:「我們在路上就遇到吳老師,爸爸讓我送禮物。」她狠狠地盯著另一半,兒子繼續說,有炫耀的語氣:「爸爸開後車廂,我自己下去拿一包送給吳老師。」這時另一半才囁囁嚅嚅地說:「我一直以為都一樣,所以就……」她崩潰地大喊:「天啊,你都亂送!」早上那一番吩咐根本是說給牛聽的,問題是送錯禮物怎麼辦啊!

 隔天,她看到足球教練的IG,穿著那件她原本為媽媽準備的遮陽外套,並且發文感謝。西瓜紅的花朵搭配年輕教練黝黑的皮膚,似乎有一種特殊的美感;同一天,兒子的聯絡簿有一段老師的留言:「謝謝龍媽好吃的桂花糕,家人都很喜歡呢!」這天晚上,婆婆也打電話來說:「阿虹啊,你那香水好香好香,我跟你爸出門都噴一下。」

 她懸了一整天的心,這才放下,看來另一半胡亂的「福袋式送禮」法,這次算是圓滿落幕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