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堅守言論自由 捍衛自由民主價值

 日前媒體報導,某大學校內「連儂牆」遭2名陸生撕毀,多名港生到警局提告陸生毀損與妨害自由,認為撕毀行為嚴重影響他人言論自由,要求兩名陸生公開道歉。事件的起因,係由於近來國內大學生聲援香港「反送中」,不少大學在校內設置連儂牆,希望呼籲和號召世人都有權在法治下,得到平等和公正的對待,也藉以表達對香港事件的看法。此一案例值得吾人探討與省思。

 人類是一種有知覺、能思考,且具有自我意識的高等生物。我國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享有「言論自由」權,乃指人民有對外發表意見之權利,可將內心意見用語言的方式表達。西方哲學家笛卡兒膾炙人口的「我思故我在」,表明人之所以為人,除了具備思考力,也有反省自身與周遭環境利害之能力。身處自由民主的國家,人民關心國是、議論國是,能完全表達自己的意見,只要不危害他人權益,就不至因言賈禍。言論自由正是區別民主與專制的重要分水嶺。

 「披頭四」成員連儂(John.Lennon)在1968年〈革命之歌〉的歌詞:「你說要革命,是的,我們都想改變世界;你說要進化,是的,我們都想改變世界;但你說到要破壞,知道嗎,可不要把我算上。」這段話說明了「連儂牆」是一個公共議論的空間,是法治價值、理想與公民美德的場域,人們可以放言高論,隨性評論時事,自由表達意見。撕毀他人於連儂牆張貼的不同意見,確實不該,因為這無異侵犯他人言論自由,亦等同毀損紙牆主人的財物。

 就被撕毀言論的被害人而言,懲罰加害者,打擊其人格尊嚴,絕非提告目的。此事的立意,不僅止於紙張微薄損失的權利主張,亦係覺得社會(校園)秩序遭到破壞,因此欲請求政府(校方)出面干預以重建秩序。我們呼籲所有同學,不分立場,尊重多元言論,體認言論自由的難能可貴,對連儂牆以不撕毀、不破壞為優先;對香港議題的態度,則可表達自身的看法,尊重包容他人想法,彼此理性討論,唯有透過多元對話,方能找到共識,也才是伸張言論自由的正確方向。

 大學是國家最高的教育單位,大學內的秩序,由校方(校警)負責,非得請求或為急迫公益及避免緊急危難(如火警或制止犯罪),警察機關不能進入大學內執行公權力,是為大學享有校園的管理秩序權,和國會的自治類似。吾人應體認,我們要團結在自由民主的旗幟下,不挑釁、不冒進,相互尊重,無論來自何方,同窗共硯自是難得,應珍惜這份緣幸。所謂「偶語者棄市」,乃是古代暴君箝制人民口舌之寫照,大學生不該有這樣的心態,即使是政治信仰下的自然反射動作亦不足取。

 司法院〈釋字第509號〉解釋,對言論自由有明白闡釋,大法官認為應給予最大限度保障。在西方民主國家,公共議題或公共利益是可受公評之事。基於民主國家人人有權參與國政之理念,凡是不涉個人私益,而係出於維護公共利益者,即可認定與公眾利益有密切關聯,而屬可受公評事項。 

 大法官在〈釋字第567號〉解釋理由書中,將思想自由作為人類文明與言論自由的基礎,等同人性尊嚴,具有特殊意義,不容國家以包括緊急事態之因應在內的任何理由侵犯之,亦不容國家機關以任何方式予以損害。

 為維護國家安全及社會利益,政府基於保護人民權利,處罰濫用言論自由,限制人民自由之權利者不乏其例。例如以言論唆使他人用暴力來推翻政府或竊據國土,或是對友邦元首、外交使節有妨害名譽之言論,以及侮辱執行勤務的公務員,皆屬於為維護公共利益而處罰之言論行為。但大法官對於牽涉政治的言論,採取較嚴格的審查標準,就言論自由的保障而言,意義非凡。

 中共在10月1日高調舉辦「建政」70年慶典的同時,但香港示威者依舊在街頭。持續抗議抗爭。「一國兩制」的失敗,讓香港處於失序邊緣,港警面對示威者的執法強度及鎮壓力道更加升級。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妮基.海莉投書媒體,呼籲全球應更加關注中共如何處理反送中運動,必要時更應積極採取行動,讓香港回到法治社會。

 生活在臺灣這塊土地的人民,我們一起走過民主化艱辛歷程,方能奠定今日民主的典範,儘管社會曾經歷族群、世代和信仰因素之紛擾,但對言論自由始終堅守。只要我們信仰並捍衛自由民主的價值,才能凸顯中共專制的本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