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澳洲因應「印太戰略」調整部署意義

美國持續強化與澳洲的軍事合作。圖為美軍「綠灣號」(LPD 20)兩棲船塢登陸艦2019年6月造訪布里斯本。(取自DVIDS網站)
美國持續強化與澳洲的軍事合作。圖為美軍「綠灣號」(LPD 20)兩棲船塢登陸艦2019年6月造訪布里斯本。(取自DVIDS網站)

◎魏光志

 隨美國「印太戰略」布局成形,最近讓澳洲決策層級形成更多的共識,加上美國對北領地首府達爾文港市的重新關注,凸顯這座具有戰略意義的城市重要性。然而,由於澳洲政府試圖重申在亞太地區的權力地位,適時牽動更多對亞太地區的國際政治態度,以期從中找到平衡點。

 自從2013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宣布「重返亞太」,作為新世紀太平洋樞紐的一部分起,達爾文港已經成為美國戰略規劃者和澳洲國防軍的關鍵焦點之一,因為當局正在回應日益強硬的中共和迅速發展經濟、政治和安全環境的演變。鑑於中共持續在印太區域擴張勢力,澳洲有意在達爾文港附近建造新商港,以利美軍兩棲作戰艦艇停泊。「澳洲廣播公司」(ABC)引述多位匿名官員說法,稱澳洲政府計畫在達爾文港東北方約40公里的格萊德角,建造新的商用港口,水深可供包括日前訪問雪梨的「胡蜂號」(LHD 1)兩棲突擊艦在內的美軍大型兩棲作戰艦艇停泊。

 達爾文港為通往印太門戶

  達爾文港位於麻六甲、巽他和龍目島的戰略海上交通線(SLOC)附近,也是澳洲通往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門戶,以及澳洲和該地區經濟和安全合作的起點。儘管達爾文港的經濟潛力未得到充分運用,但先前該港市的戰略潛力同樣得不到發揮,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崛起同時。 

 然而,達爾文港不是唯一維持澳洲重新關注印太戰略的北方戰略中心,在昆士蘭省和北領地也有國防駐軍,像凱恩斯的海軍港區、湯斯維爾和卡南格拉的陸軍營區,還有多座空軍基地,都是不同的關鍵防禦網,目的在加強海空戰略的差距,和澳洲從1980年代起就在致力的戰略防禦深度建設。

 澳洲長期以來就把海空力量銜接定義為「主要戰略利益領域」的項目,意即把狹窄的海上交通線和通往東南亞的北部空域聯接,作為國家戰略,通過美國「印太戰略」的經濟與政治活動與更廣泛的地區聯繫。

 隨著區域安全的變化,澳洲歷屆政府都試圖在整個北領地,重新定位關鍵的軍事部署。然而,直到《2016年國防白皮書》才確定這一項戰略,澳洲需要將北領地作為中繼點,將武裝力量轉移到狹窄的海空防區縫隙之外,讓澳洲參與在南海和東南亞的巡航活動。

 澳洲對2035年戰略願景也備妥一系列因應之道,當局的戰略規劃並不限於保衛國界,明瞭澳洲戰略利益的區域和全球化性質,以及反恐和非傳統安全的各種挑戰,是白皮書明文確定的重點。

 加強軍事設施 因應潛在挑戰

 這份國防白皮書和支持性綜合投資計畫發布後,目標放在指導軍事現代化,和未來軍隊的資產投資,這些關鍵內容,被澳洲政府認可為確保下一代軍力的必要條件,好讓國防軍成為21世紀的聯合武裝力量。

 研究者要明瞭當前澳洲在南太平洋的戰術和戰略布局,與東南亞和東北亞的戰略屬性不同,需要採取截然不同的反應,特別是在印太西部,將需要澳洲為應對這些潛在挑戰而部署軍力,因此,需要不同形態的基礎軍事設施。

 印太區域力量平衡的快速變化性質,已經在國家戰略智庫中獲得愈來愈多的共識,其中,北領地建設的執行董事戴維斯和馬龍,呼籲澳洲政府重視北部基礎設施日益增長的重要性,並將未來的國防白皮書重點放在「加強和擴大該地區的基礎設施」上。

 打造成抵禦飛彈威脅的堡壘

  在採用「深度前瞻性防禦」的新戰略時,澳洲當局應該尋求能夠讓國防軍回應長程投射軍力的能力,但不能忽略北部的腹地。至關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加強軍事基礎設施,讓它成為可防範特戰部隊到戰略飛彈各種威脅的堡壘。尤其,澳洲需要確保能防禦北領地對抗彈道和巡弋飛彈威脅。把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綜合空中和飛彈防禦系統AIR 6500和防情鏈路、海空載具和射擊單位連接,建立一個「系統的系統」,專用於探測、決策和回應空中與飛彈威脅。

 在澳洲北領地的關鍵空軍基礎設施,當局還必須將戰力疏散視為綜合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例如,長年都在演習的廷達爾基地是高價值目標,因為它捍衛住澳洲北部空權。澳洲在科廷、謝爾捷爾和李爾摩斯及達爾文都有「裸基地」,考量中共在長程打擊能力方面的進步,特別是極音速武器的部署,這些目標皆脆弱。澳洲有太多主力飛行部隊部署在少數的空軍基地內,這些機場很容易被長程飛彈擊中。

 與此同時,澳洲在南太平洋的人道主義和災害反應、海上邊境安全、反非法漁業,以及維和行動,需要的國防基礎設施水平和標準大不相同,然而,美國在澳洲北部日益增加的輪防和半永久性駐軍基地,也需要適應任何未來的部隊部署和隨後的軍事資產規劃。

 暫且不論達爾文港是否可以容納美海軍航空母艦,當局應思考如何保護澳洲的利益,還能在人口稀少的北領地部署有效的威懾力?國防應該處於最具戰略意義的經濟規劃中,在可接受的安全限制範圍內,有關未來防禦需求的情資可與其他經濟驅動因素相匹配,以確定北領地建設業務是否可能增加,民間國防投資者也可更了解現在和將來可能存在的機會。

 今日,很少人洞悉未來10至20年內當局在北領地實現其主要國防目的所需的工業能力,這些資訊的限制性顯而易見。但是,在4個關鍵角色─領土和聯邦政府,國防和民營部門之間,仍然存在真正的經濟夥伴關係。

 融合地緣戰略發展

 印太是全球海上貿易中心,每年大約有5兆美元貨物流經南海和東南亞的戰略水道和節點。澳洲未來發展的定義是它與該地區的關係,能夠進入不斷增長的經濟體和戰略海上聯繫道路,支持90%以上的全球貿易,這是海上運輸具有成本效益和可靠性的結果。

 提升澳洲作為亞太大國的能力,融入強大的國家權力型戰略經濟、外交和軍事能力,不僅是澳洲主權的有力象徵,也是支持和加強印亞太地區安全與繁榮不變的責任。

 新世紀的亞太地緣布局,將為澳洲提供前所未有的經濟、外交、政治和戰略機會。然而,盡可能提高這種對地緣的影響效果,需要採用截然不同的策略來實現澳洲關鍵防禦基礎設施和中繼點,如同目前在美澳聯盟下對達爾文港市的建設,同時考慮到當地的環境,以支持印太戰術戰略並行布局的回應時程。(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