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靜夜思親

◎蔡忠修

 我把母親留在故鄉,她讓我把功名築在異地;總以為離鄉背井,是很久以後才會出現的鄉愁。

 不知親情已遠逝,不懂「樹欲靜而風不止」的遺憾,也不知一個孤單老人的寂寞與無助的沮喪。

 如今「子欲養而親不待」,我把傷痛留給自己。其實愛像一盞燈,就像母親生前每晚必留一盞燈等著遲遲未歸的孩子,歲月流逝,母親一直等待,在路的盡頭。

 如今我在故鄉等母親,在孤燈下久候,因為自老人家走了以後,她一直沒有回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